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华中建筑》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中庭空间再思考——多样化的中庭运用
中庭空间再思考——多样化的中庭运用_杂志文章
中庭空间再思考——多样化的中庭运用
发布时间:2018-01-21浏览次数:160返回列表

吴爱明

耿跃

中图分类号TU-02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739X( 2010) 06-0050-04

摘要建筑中庭空间作为普及化的建筑理念,早在20世纪就得到广大建筑工作者的研究与运用。然而,当我们站在新世纪潮流之巅,以更高、更全面的视角重新审视当代建筑的中庭构成时,我们不难发现由于建筑类型的复杂化、多样化,中庭空间也呈现出纷繁复杂的组成特点。因此,该文将通过对不同建筑类型的中庭空间进行分析,寻找出它们各自的特点和相似的规律,从而为中庭空间在建筑中更好的运用寻找到答案。

关键词中庭空间多样化运用

1中庭空间的概况

建筑中庭空间的由来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古罗马时期,万神庙的建造者就利用穹顶结构的特性,创造了约40m高的室内无柱空间并在建筑的史卷上记下浓重的一笔:而拜占庭时期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则突破了单一的空间体量局限,采用主次空间嵌套的方法,展现出建筑所具有的节奏与层次(图1)。作为满足人们举行仪式、交往聚会、礼拜祭奠等公共活动的场所,大尺度室内空间一直是建筑师追求的目标:但由于技术水平的限制,建筑空间形式的发展又往往滞后于人们生产生活的需要。当建筑的年轮跨入到工业时期,钢材与玻璃的组合形式因技术的革新而得到广泛的运用,从而使室内公共空间无论在体态、功能、类型上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由于此类空间吸纳了室外庭院的众多特点,并且同时具备了空旷的尺度、通透的采光、自然的景观、多变的形态、不受天气的影响且常设于建筑内部核心区域等新特点,人们往往称其为建筑的中庭空间。

在当代,由于社会分工越来越细化,建筑也根据功能的不同而细分为不同的类型。与此同时,中庭空间作为一种成熟的、有效的空间组织手法,也已广泛的运用到各种类型的建筑中,并且切实的为建筑空间质量的提高和人们工作休闲环境的改善起着重要作用。于是我们在不同的建筑类型中可以看到不同特色的建筑中庭,其空间形态已不仅仅局限于单一的垂直体量,其所承载的功能和意义也各有不同。当今建筑界,无论是在哪种类型的建筑中,中庭空间都常常被建筑师设计为一个重要的核心区域,因为它所承载的是人类对建筑内部空间的更高要求。接下来,本文将对不同建筑类型中的中庭空间进行简要的梳理和分析。

2不同建筑类型中的中庭空间

2.1办公类建筑的中庭空间

传统的办公楼建筑由于缺乏适宜的“共享区域”,经常会暴露出办公场地拥挤、室内通风差、缺乏绿色植物等问题,并会使处于办公楼内的人们产生封闭、压抑、紧张、疲劳等情绪。而当代建筑师正是从解决这些问题的角度出发,引入中庭空间并充分利用其特点,为办公楼内的人们提供自然的阳光、绿色的景观、清晰的空气、交流的场所。此外,由于城市中心办公区高楼密集且楼层数不断增高,建筑与建筑之间缺乏绿色区域空间的过渡,从而削弱了人们在城市室内工作生活的舒适性。而中庭空间作为室内的公共广场,将有利于改善办公楼的内外环境,并且通过分层设置中庭的手法,解决了因楼层较高而无公共活动区域的问题。在这里,首先要提到的典型案例是凯文·罗奇和他所设计的福特基金会总部大楼(图2)。

作为埃罗·沙里宁的继承者,凯文·罗奇通过对钢架玻璃等新型材料的探索以及对自然问题的关注,在福特基金会总部大楼设计中第一次创造出宏大体量的室内中庭花园。在这个花园中,大量的绿色植物、充足的阳光、清晰的空气成为提升办公楼品质的关键。建筑师通过绿色体系的营造,为办公楼里的人们提供了一个宜人的休息交往场所,也为各办公室提供了共享的景观。将本应属于城市功能的花园通过中庭空间纳入到建筑当中,使建筑与城市内外空间相互渗透、融合,这在当时实属首创。因此,该中庭被后人称为“现代建筑第一中庭”,并成为七八十年代建筑师们效仿的典范(图3)。

随着建筑技术的进步,办公楼的高度在不停的刷新记录。高技派大师诺曼·福斯特所设计的法兰克福商业银行大楼就是一栋有着50层楼高的“生态之塔”(图4~5)。在这个办公楼中,福斯特沿用了香港汇丰银行的设计手法,将交通体系分散在建筑的边角,从而为营造内部中庭赢得了充足的空间。通过在中庭区域分段设置四层楼高度的空中花园,成功解决了大体量高层建筑的内部采光通风问题,并为处在高楼层内的人们提供了接触绿色植物的机会,从而有助于调节办公楼内人们的心情。此外,由于中庭空间的加入,该建筑无论外侧的办公室还是内侧的办公室都可以开窗通风采光,这样不仅为办公室内的人们提供了一个赏心悦目的绿色景观空间,以缓解视觉疲劳、消除紧张情绪,也有利于调节室内气候以及节约能源。

2.2酒店的中庭空间

酒店有着特殊的消费人群,因此酒店的中庭空间有着特殊的意义,它已成为传达酒店形象、增强顾客记忆、提升生活品味的重要空间节点。约翰·波特曼是最早将中庭空间与酒店公共活动区联系起来的人。无论是在旧金山海亚特摄政旅馆(图6),还是在亚特兰大马里奥特侯爵酒店(图7),波特曼所创造的富有生气、充满活力的酒店中庭都给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作为一名亲自参与地产开发的建筑师,波特曼十分注重顾客的需求。通过长时间的观察思考和丰富的工程实践,他发现了城市广场对于都市人类的特殊意义。因此,他以中庭空间为载体,巧妙的将城市广场、酒店公共活动区融为一体,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室内中庭广场。

进入21世纪,营造更高、更大的中庭空间已不仅是酒店中庭发展的一种趋势,也是许多建筑师追求的目标。这种大尺度空间所产生的震撼性感官效果不仅能吸引顾客的眼球,而且有利于提升酒店的形象品质以促使顾客多次光顾。由SOM事务所设计的上海金茂大厦君悦酒店就有着近150m高的中庭空间。该中庭继承了波特曼的设计特点,将人与空间的相互关系作为设计的主导因素,并在此基础上努力营造高大中庭对人的精神震撼和感官刺激效应。此外,为保证中庭界面的完整性,设计师将观光电梯用弧线玻璃墙围合起来,并通过富有韵律感的观景平台来丰富中庭的视觉内容(图8~9)。

除了在空间尺度上的突破,营造适宜的主题风格也成为各酒店彰显个性、吸引顾客的手法之一。在世界各地的文化相互渗透交融之下,众多高档酒店为打造自己的个性品牌、提高竞争力,纷纷将酒店的风格定位与具有代表性的地域特色、民族风情相结合,以使顾客能够感受到不同于传统星级酒店的亲切之情。在迪拜帆船酒店的中庭空间内,设计师就创造出波浪形的中庭界面,充分体现出海洋文化对迪拜建筑的影响以及作为地标性建筑的独特风格。由于建筑造型与地理环境相吻合,再加上建筑内部阿拉伯风格的装饰元素与蓝色波浪形界面展现出很强的地域特色,该酒店成为了迪拜的标志性建筑并受到世界各地游客的追捧(图10~11)。

2.3商业类建筑的中庭空间

随着商业经营模式的发展变化,越来越多的商业功能被集中在同一建筑内以方便消费者“一站式”购物、休闲、餐饮、娱乐的需要,但这就容易造成建筑出现体量庞大、人流混杂、购物流线不清晰、购物环境差等问题。而中庭空间的介入,则有利于解决这一系列的问题,通过中庭对建筑空间的组织和引导,不仅整理出合理的交通流线使顾客能够清楚的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以及预购物品的方位,而且能创造出舒适的、高品质的购物环境,从而促使消费者多停留、多购物、多光顾。在多伦多的伊顿中心,蔡德勒建筑事务所就为人们创造了一个复合型的购物中庭并获得了成功(图12~13)。作为20世纪80年代末的作品,建筑师率先将“购物流线观赏化、购物休闲一体化”的设计理念引入到该建筑中,从而充分发挥了中庭空间作为公共交流场所的优势。在该建筑内,中庭形成室内商业街空间,商铺排列在中庭走道的两侧,对于已有明确购物目标的顾客来说,他们能在穿过中庭之时清晰、便捷的寻找到目标店面所在的位置并迅速到达;而对于无明确购物目标的顾客而言,玲琅满目的店面广告以及中庭空间所围合聚集的商业氛围将有助于刺激他们的购物神经。此外,在中庭走道的若干中心节点区域还设置了茶座、绿化、雕塑、水景等休闲元素。人们如果因长时间购物而感到疲惫困乏,可以在中庭里休息、交谈、看人、观景;待疲倦过去体力恢复后,又可以继续购物。

到了新世纪交汇期,美国捷得事务所作为“场所创造”的先锋,率先在亚洲引领起大尺度商业中庭的风潮。无论是在上海的正大广场、香港的朗豪坊、深圳的万象城、广州的正佳广场还是在日本大阪的南波公园、东京都会区的六本木森之塔,美国捷得事务所始终把营造舒适的购物环境作为设计考虑的首要问题,并在此基础之上努力发掘更具商业潜力的楼层空间。在深圳的华润万象城项目中,建筑师就通过层层退缩的中庭走廊和非规则的扶梯链接创造出颇具动感的空间效果。在这里,虽然大面积的中庭退台致使建筑的总体面积减少,但因退台所产生的大量可视空间则为设置更多的“一线商铺”提供了可能性。此外,在强调层间观赏性的同时,捷得事务所也注重到了平行视线的丰富性问题。由于弧线型购物流线相对于直线型更具有视觉连续变换、空间纵深延展的效果、更能发挥吸引人流导向方面的优势、更能有利于提高购物场所的视觉舒适度,因此无论是在深圳万象城还是在广州正佳广场,以及近期笔者参与设计的重庆正生百老汇广场等,建筑师都倾力打造弧线型的中庭形态以求满足多元化购物场所的需求(图14—17)。

2.4文化类建筑的中庭空间

适宜的公共空间已成为文化类建筑不可缺少的设计元素。在美术馆、博物馆、图书馆等文化类建筑中,设计师为营造博大、通透、宁静的环境氛围,常常利用中庭空间高大、明亮等特点,将文化类建筑特有的文化底蕴、艺术感染力传递给来访者。因此,人们在文化类建筑中常常可以看到中庭空间被设计成为整个建筑的核心区域。在贝聿铭设计的美国国家美术馆东馆项目中,气势磅礴且充满几何变化的室内中庭不仅丰富了建筑的空间构成,也为人们创造了一种神秘、安静的环境氛围。而正是这样的环境气氛,将有助于把到访者的心灵引向对历史的回忆和对艺术品的思考之中。此外,光与影的结合也有利于美术馆艺术气氛的营造,从而给予到访者更多的视觉感悟。在这里,充足的阳光透过三角体的玻璃屋顶散落在中庭内,在走道、扶手、台阶上印下了点点光斑;而室内植物和光影的组合则有利于调节美术馆的视觉节奏,起到了缓解观赏疲劳、改善室内环境的作用(图18—20)。

除了在新建的项目中使用中庭,建筑师在旧建筑改造时也常常利用到中庭空间的特点来丰富建筑的内容。在欧洲,由诺曼·福斯特执笔的大英博物馆改建工程就运用中庭的特性,创造出颇具震撼性视觉效果的空间体量。由于该项目是对历史建筑的改造,建筑师在设计时充分考虑了对原有建筑的保护,并运用玻璃与钢材建造了一个能够自行支持的巨大玻璃屋顶。该屋顶将自然光引入到建筑的内部,从而为游客提供了一个不受天气限制、四季都可参观游览的室外展览空间。在这里,中庭已不仅仅是交通流线的枢纽,而且是人们参观游览的重要部分。博物馆将展品展示延续到中庭内,使游客能够在享受阳光沐浴的同时,也能够体会到博物馆悠久的历史底蕴。此外,高大的中庭还具有震慑性的视觉效果,从而有利于历史感的烘托和文化氛围的塑造:而阳光与屋架投影的结合则不仅丰富了中庭的界面机理,也提供给游客若有若无、若明若暗的视觉享受(图21—23)。

3中庭空间的展望

建筑中庭空间不仅广泛运用于以上几种建筑类型,而且在文教体育、科研医疗、住宅公寓等多种建筑类型中都有运用。作为建筑空间的组织者、服务功能的集结地和交通流线的枢纽,中庭空间已受到建筑师的普遍关注和使用者的广泛喜爱。回顾中庭发展的历程,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60年代凯文·罗奇设计的室内中庭花园、还是70年代波特曼创造的中庭广场、或是90年代末美国捷得事物所追求的“中庭场所”,中庭空间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建筑类型中总能展现出不一样的个性差异、满足不要一样的需要。它的加入不仅大大丰富了建筑室内空间的趣味性,而且能把使用者从传统的封闭环境中解救出来,从而获得精神上的自由和超越一般使用功能之上的心灵满足。在当代,建筑已普遍朝着复合化、生态可持续化的方向发展,而在这个过程中中庭空间虽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却也暴露出一些弊端。由于中庭空间容易产生室内温室效应,并且在适应国内防火规范方面还存在着一些问题,因此继续对中庭的关注与研究依然有着必要性和实用性。为使中庭空间能更好的发挥其独特优势,建筑师们应当更深入的挖掘中庭的功能和价值、更系统的研究中庭建筑空间所能带来的各种可能性、更广泛的借鉴各种建筑类型的中庭空间所具有的优势和特点,从而创造出更加以人为本、绿色生态、复合多样、可持续发展的未来中庭空间形态。

您对《中庭空间再思考——多样化的中庭运用》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