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毛泽东思想研究》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邓小平政西南时期的思想政治工作 
邓小平政西南时期的思想政治工作 _杂志文章
邓小平政西南时期的思想政治工作 
发布时间:2018-01-23浏览次数:176返回列表

[摘要] 西南解放后,邓小平接受了改造西南、振兴西南的重任。针对西南地区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在思想、作风等方面出现的一些不良倾向,他有效地开展思想政治工作,提出了对党员干部、人民群众、民主党派和中间人士、少数民族等方面的思想政治工作,丰富和发展了我党我军思想政治工作的理论和经验,取得了西南革命和建设的巨大成就。邓小平这一时期的思想政治工作,在我党思想政治工作史上占有特别重要的地位。

[关键词] 邓小平;西南时期;思想政治工作

[中图分类号]A84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 - 8999( 2009) 01 - 0105 - 04

1949年刘伯承、邓小平率领二野进军大西南,成功地解放了西南地区,圆满地完成了中国大陆上的最后一战,同时接受了改造西南、振兴西南的重任。邓小平从西南的实际出发,坚持和加强了党的领导,努力排除党内存在的各种错误倾向,科学地制定斗争策略,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和以理服人、以诚相待的工作方法,端正了党的作风,从而丰富了我党我军思想政治工作的经验,对于今天党的思想政治工作仍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一、对党员干部的思想政治工作

(一)反对党员干部的享乐思想

西南解放后,部分共产党员和领导干部身上滋长着腐朽享乐思想,铺张浪费、贪图享乐、不愿吃苦的不良倾向在党内盛行。各级领导干部忙于政务,忽视了党的理论素养的提高和思想路线的端正,导致党内政治生活很不健康,自由主义空气浓厚。有些同志不愿再艰苦奋斗,少数同志还骄傲自满、以胜利者自居,不遵守纪律,不尊重群众,不爱护战士;有些同志认为:“革命胜利了,可以睡觉了,可以骄傲了,应该享福了,不必努力了。”一部分党员干部表现出官僚主义和命令主义倾向,特别是有一些干部,进城后就不愿意再离城,不想到边远地区去开辟工作。这反映出在胜利面前,党员、干部队伍中居功自傲的思想开始滋长。

1950年初,邓小平在二野前委的指示信中指出:“部队现在正发展着享乐思想,值得所有部队引起严重注意。”邓小平非常重视检查与纠正享乐思想,提出要克服这种危险思想,除了领导干部以身作则,保持和发扬艰苦作风外,还要在政治上说明形势,共产党员要做好地方工作,以身作则,做好地方模范。虽然从革命战争来说,我们是取得胜利了,但是,敌人依然存在,我们的任务还非常艰巨,困难还很多,没有哪一点值得骄傲自满、放松警惕。1950年6月在重庆市召开的中央第二次代表大会上,邓小平指出:当前,除了官僚主义和命令主义、统一战线中的关门主义外,还有一个错误倾向是正在发展的腐朽享乐思想。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腐朽享乐现象都比较严重,干部婚姻上也出了问题。邓小平在列举了蜕化腐朽思想的种种表现及其后果后,精辟分析了上述错误思想倾向产生的根源,提出了克服腐朽享乐行为的措施。这就是在大力抓紧恢复和发展经济建设的同时,教育广大干部务必谦虚谨慎、老老实实、虚心学习,以防革命胜利后产生骄傲自满情绪;共产党员要老实,要严肃组织纪律,反对骄傲浪费。他告诫西南各级党组织,第一位的是要教育干部,干部教育工作要抓紧进行,通过教育克服党内的不良倾向,使党员干部和党组织真正成为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和建设的中坚力量。

(二)整训干部,克服官僚主义

1950年在西南军区政治工作会议上,邓小平提出了建设西南的三件大事。其中之一就是整训干部,克服官僚主义。干部整风运动贯穿于整个西南建设的过程中,干部问题被作为党内严肃问题加以重视。从艰苦斗争的环境一下转到执政的地位,很多同志的思想变得复杂起来。正是在这个思想复杂多变的紧要关头,邓小平及时提出,就算任务再繁重,整训再困难,也要利用间隙轮流整训干部。他主张定期召开党代表会议及工作检讨会议,着重整顿干部思想,反省思想,反省作风,反省官僚主义与命令主义,人人成为执行政策法令的模范。邓小平3月7日在《人民战士报》上题词,号召干部“任何时间都要保持我们艰苦朴素联系群众的作风”。

当时的西南百废待兴,面对情况复杂、任务繁重的困难局面,邓小平教育全党要正视困难,特别要搞好西南外来干部和本地干部的思想“会师”。去西南工作的干部带着全国各地革命和建设的不同经验和作风,因此,求得思想上、行动上和工作方法上的一致,搞好内部团结,显得尤为重要。他要求,每位同志首先要采取主动态度,尊重别人的经验,服从党的安排,不做违背党的利益的事情。无论外来干部还是本地干部,要学会批评与自我批评,根据党的需要,服从党的安排,符合党的利益。邓小平非常重视干部德才兼备的品德,对于干部标准,主张德才兼备。“‘德’就是政治品德,‘才’就是从事革命事业的才能。”做到德才兼备,关键在于提高教育干部,培养锻炼干部。要从思想上、政治上、工作能力上、业务上一步步地提高他们,使其能担任更多的工作,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二、对人民群众的思想政治工作

(一)坚持密切联系人民群众、依靠人民群众的路线

邓小平经常下基层调查研究,充分相信群众和依靠群众,虚心向群众学习,不断从群众中吸收智慧。西南地区解放后,一些同志受腐朽蜕化思想的侵蚀,忘记了党的唯一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忘记了毛泽东说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在实际工作中脱离群众,甚至使自己的工作处于被动的境地。为此,邓小平强调,无论在城市还是在农村,无论在工厂还是在机关,都应当密切联系群众,走群众路线。在土改、减租、退压、反霸运动中,党员干部任何时候都要依靠群众组织,依靠贫农雇农,坚固地团结中农,并在充分发动群众的基础上完成工作任务,随时警惕和防止脱离群众的官僚主义、命令主义,以达到提高群众觉悟与发展生产相统一之目的。邓小平提出,唯一正确的办法是走群众路线。不仅要向群众宣传政策,还要进行共产主义、爱国主义教育。全党要时刻铭记党的民主革命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的胜利,是依靠广大人民群众的结果。

邓小平在解放大西南、建设大西南的过程中,提到克服西南困难的三大法宝之一就是依靠西南人民。他指出,西南地区干部少困难多,需要密切联系人民群众;班子不整齐,一定要依靠群众才能完成任务。革命军队来到新区最怕脱离群众,因此部队干部也应抱着为人民服务的态度去工作。针对党内存在的命令主义、脱离群众、按照干部自己的意志行事的错误倾向,邓小平严肃指出,这种做法不仅违背了党中央和毛泽东一贯强调的密切联系人民群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而且使党员干部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大打折扣,完全脱离了人民群众的方向,妨碍了党的各项工作的展开。他强调,在干部严重缺乏的情况下,各级干部更要改进工作作风,注意工作方法,密切联系人民群众,利用西南人民群众的强大力量解放人民的西南。

(二)对农民、工人、知识分子的思想政治工作

我党的基础在农村,土改虽然满足了农民的要求,但并没有改变农民的愚昧落后思想。在农村,土改完成的地方,部分农民开始萌发一种“松劲”的思想,满足于现状。因此,必须在土改运动中发动并教育农民,加强农协组织、农村政权的民主改革,加强农民内部团结,从生产、教育和民主建政三个环节上加强工作,从思想上进一步提高农民觉悟。要依托城市改造农村,干部下乡对农民进行组织与教育,组建农会,培养干部,帮助建立政权。要认真建立人民代表会议的政治制度,谨慎地建设农村党组织,整顿和建立农民协会。同时,在农村召开农民代表大会,训练农民的减租清匪反霸能力,对农民进行无产阶级、马列主义的思想教育和民主教育,使其成为国家主人。这需要经过长期的思想改造过程。邓小平强调不仅要把拖拉机、先进的科学技术给他们看,启发他们看远点,而且还要让他们明白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才是我们革命的最后目的。

在城市,工人的思想状况也不适应新政权的要求。大部分工人没有经过布尔什维克教育,没有经过工人运动和马列主义思想的锻炼,因此,把工人组织起来走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思想路线没有得到落实。另外,部分党员干部没有从思想上认识到工人阶级的作用,存在轻视工人阶级的小资产阶级思想。针对这种情况,邓小平指出:“必须把工人的最大多数组织到工会中去,并依靠工会去教育工人,启发其阶级觉悟,发挥其生产积极性。”要非常重视举行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团结大多数建立统一战线,允许各界、各阶层代表有充分的言论自由。要在企业召开工人代表大会,切实解决工人们的实际问题,真正代表工人阶级利益。在企业内部进行民主改革,在提高工人觉悟的基础上使管理民主化,生产合理化。工会要做到努力克服官僚主义,实行批评与自我批评,组织教育工人,使他们认识到工人阶级的长远利益。结合西南地区实际,针对刚解放时党员数量不足、干部工作要求“量大质高”的现实,邓小平特别强调要在产业工人中有重点地发展党组织,以加强党的领导作用。同时,适时地把工作重点从农村转移到城市,通过支部、青年团和工会把党的教育和影响深入到工人中去。

对于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不仅要开学生代表会议,团结知识分子,吸收他们到各行各业,还要教育青年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革命人生观,广泛开展思想改造运动。邓小平指出:“思想改造首先是各种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是我国在各方面彻底实现民主改革和逐步实现工业化的重要条件之一。”针对学校教育理论与实践相脱节和只搞学业轻视政治的错误倾向,邓小平语重心长地对青年说:“一个革命者是不是忠于党,忠于人民,就看是不是老实,是不是实事求是。”他勉励青年,要一辈子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做老实人。根据邓小平的指示和党的统一安排,西南各界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广泛开展思想改造运动,系统地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初步确立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三、对民主党派和中间人士的思想政治工作

(一)加强人民民主统一战线

20世纪50年代初,西南地区匪患严重,物价波动。部队和干部要剿匪、征粮,就必须与开明绅士、工商界及其他方面的人士结成统一战线,争取一切可能争取的力量,孤立敌人。但在革命基本胜利后,很多同志却忽视了统一战线的重要性,表现出关门主义的倾向。针对这一情况,邓小平一针见血地指出:“统一战线是决定胜利的三大因素之一。没有统一战线工作,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办不好的。”统一战线的本质是“团结大多数,孤立敌人”。因此,革命胜利后是不可以抛弃统一战线的。今后不仅需要统一战线,而且还要进一步巩固发展统一战线。

1951年3月26日,中共西南局召开第一次统一战线工作会议,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统一战线工作的指示》。在会上,邓小平提出了“首先就要把统一战线的重要性和原则性弄清楚”的要求。他联系红军长征到达陕北、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历史,说明我们取得胜利,一方面是靠枪杆子,另一方面也和统战工作分不开。他针对做事情单纯依靠工农,不注意团结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及其他爱国人士的思想,指出工农确实是我们依靠的基本群众,但是只做工农群众的工作解决不了全部问题,因为整个社会存在着各个不同的阶层。他还针对土改一完成统战工作就勾销了的思想指出,统战工作是我们党总路线总政策的一部分,是要贯彻到底的。只要有敌人、有朋友,就得团结朋友,孤立和打击敌人,就还得有统战工作。因7此,统战工作一直要做到社会主义社会。

(二)加强各阶级的团结

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阵营中的四个朋友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和其他爱国分子。邓小平指出:“在现阶段,必须‘争取尽可能多的能够同我们合作的民族资产阶级分子及其代表人物站在我们方面,或者使他们保持中立,以便向帝国主义者、国民党、官僚资产阶级作坚决的斗争,一步一步地去战胜这些敌人’。”无论在政治上还是在经济上,一脚踢开资产阶级的思想是错误的、危险的。各民主阶级、各民主党派要更好地团结起来,在毛泽东和中央人民政府的领导下,依据共同纲领的原则,分清敌我,向着共同目标一致努力。

邓小平指出,在民主革命时期,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和其他爱国分子团结一致,是革命胜利的中流砥柱。现在要通过统一战线,继续加强对民主人士、民主党派的教育,团结他们一道走进社会主义社会。在清匪反霸、减租退押运动中,西南局动员组织了一批民主人士和开明绅士下乡,了解运动的实质及进展情况,提高思想认识,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在土改中,西南各地继续沿用这一行之有效的方式,先后动员了数万名民主人士参加土改,使土改运动得以顺利进行,取得了显著成果。

四、对少数民族的思想政治工作

(一)搞好团结,消除隔阂

大西南是我国少数民族的重要聚集区,贯彻好党的民族政策,做好民族工作,是西南地区工作的关键,也是对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中央西南局的一个严峻考验。

邓小平进军西南以后,充分认识到西南的民族问题复杂,要求民族问题必须解决好。他认为,西南地区的民族问题,特别是西南民族间团结以及相互间的信赖,要经过长期工作才能办得到。在认真分析、广泛调研的基础上,他提出了西南民族工作的基本方针和中心任务,这就是要广泛地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传播爱国主义精神,搞好团结,消除隔阂。邓小平主张采取非常稳当的态度,解除各民族对人民解放军的顾虑,解除民族之间的隔阂。在实际行动中严格执行纪律,不侵犯少数民族人民一丝一毫的利益。“只要不出乱子,能够开始消除隔阂,搞好团结,就是工作做得好,就是成绩。”他要求各级领导干部的工作态度是实事求是,老老实实。在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方面,也要老老实实。“我们要主动向他们说清楚,正是因为风俗习惯不同,容易引起误会,容易犯忌讳,可能得罪了人还不知道。有些生活习惯我们很想学,但是一下学不会,也勉强不得,请他们原谅。这就叫老老实实。这样容易得到同情。我们做政治工作,经济工作,文化工作,都应该采取这种态度。”这足以看出邓小平对民族工作的耐心和细心。

邓小平重视少数民族问题,努力搞好民族团结,积极消除历史上遗留的民族隔阂,收到显著成效。西藏同胞积极支援人藏部队,凉山彝族同胞自动捉拿土匪,民族关系大大改善,各少数民族地区的同胞热烈响应人民政府的号召,民族团结进一步加强。

(二)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

根据中央共同纲领的规定,邓小平在少数民族地区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要求外面的力量不能干涉少数民族的内部事务。要通过各族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在少数民族聚居区建立民族民主区域自治政府,以发扬民主,团结各族人民致力于社会主义建设。

邓小平把西南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政治、文化建设作为头等大事来抓。由于历史原因,少数民族地区大部分贫困落后,改善各少数民族人民的生活就成为西南人民政府的大事。邓小平强调各级人民政府要尽量帮助各兄弟民族逐渐提高生活水平,同时他鼓励少数民族人民靠自己的辛勤劳动来争取自己的生活和幸福。他提出,要通过组织各族人民的劳动和物质交流,改进生产工具和生产技术使生产增加,解决少数民族人民的温饱问题,使他们的生活逐渐得到改善和提高。邓小平主张在政治上实行民族平等,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和民族民主联合政府,同时提出要在各族人民共同劳动生产的过程中真正实现民族融合。这样,就为解决西南最复杂最重大的问题——民族团结问题,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参考文献]

[1][4][7]邓小平文选: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 159,175,186.

[2][3][5][8][9][10]邓小平西南工作文集[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 60,311,460,294,197, 202.

[6]回忆邓小平(下)[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 356.

(责任编辑:曾 敏)

您对《邓小平政西南时期的思想政治工作 》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