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收藏家》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王原祁《仿高房山山水图》与《仿高克恭山水图》真伪辨
王原祁《仿高房山山水图》与《仿高克恭山水图》真伪辨_杂志文章
王原祁《仿高房山山水图》与《仿高克恭山水图》真伪辨
发布时间:2018-01-24浏览次数:191返回列表

清初的画坛以“四王吴恽”①为首,他们占据着清初画坛的正统地位。相对来说, “四王”中的王翚与王原祁,在绘画艺术上取得了较大的成就,如王翚开创了“虞山派”、王原祁开创了“娄东派”。他们对清代山水画的发展产生过重大影响,影响整个清代山水画三百年。

王原祁,字茂京,号麓台、石师道人、西庐后人,擅长山水,工诗文,时称“艺林三绝”,为清代著名山水画家,明崇祯十五年壬午生(1642年),康熙五十四年乙未卒(1 71 5年),年七十有四,江苏太仓人,王时敏之孙,官至户部待郎,人称王司农。他的艺术活动,主要活跃于清初,绘画继承家学,集各家之所长,得王时敏、王鉴指授,学“元四家”,尤以黄公望为宗,喜用干笔焦墨,层层皴擦,用笔沉着,自称“笔端金刚杵”。可以说,王原祁在山水画方面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传世作品较多。其一生仿高克恭的山水画有多幅,在这些作品中就存在着“双胞”现象,如苏州博物馆藏的《仿高房山山水图》和上海博物馆藏的《仿高克恭山水图》。笔者带着这一疑问,试图从印章、题跋字迹和笔墨三个方面,去辨别两图的真伪。

两件作品简介

《仿高房山山水图》 (图1),立轴,纸本墨笔,纵93.9、横46.6厘米,现藏苏州博物馆,简称为“苏本”。《仿高克恭山水图》(图2),立轴,纸本墨笔,纵91.3、横45.8厘米,现藏上海博物馆,简称为“上本”。从两图来看,它们的构图、画家的本人题跋、钤印都基本相同。两本画家本人题跋的内容均为“房山画原本米家,仍带巨然风味,淋漓中见淡荡,以其惜墨,故能泼墨也。学者于此究心始得。康熙丁亥清和题于瓜步舟次,王原祁。”由此来看,两本均绘制于康熙丁亥年,即康熙46年,也就是1707年。两本跋文的右上角均钤“画图留与人看” (朱文长方印),左下角钤“王原祁” (白文方印)、 “麓台” (朱文方印)。

此外,在两本的画面下方均钤有三印,其区别在于“苏本”左下角钤两印,其中一印为“茝林审定” (朱文方印),而另一印较模糊,笔者无法辨认。同时,在该本的右下方钤“西庐后人” (朱文长方印)。而“上本”画面的左下角钤“苣林审定” (朱文方印)和右下方钤两印,其中一印钤在石头上的为“西庐后人”(白文方印)。, 简单来说,以上两本下方所钤的印章和钤印方位是不同的。更重要的区别是“上本”钤的“西庐后人”为白文方印,而“苏本”钤的“西庐后人”为朱文方印。另外两本的墨色完全不同,即“苏本”墨色较轻淡,而“上本”墨色较浓重。

“苏本”与“上本”真伪辨

上文已提到两本的区别,并且笔者也怀疑这两本并非全是王原祁的真迹。因而,为了鉴定这两本的真伪,笔者就试着从以下几个方面去分析与考证。

1、印章的区别

前文提到两本所钤的“西庐后人”印章有着重要的区别,即“上本”钤的“西庐后人”为白文方印,“苏本”钤的“西庐后人”为朱文方印。虽然两本中均钤有“苣林审定” (朱文方印),但是“上本”中该印钤得较模糊, “苏本”中钤得非常清晰,这也是两本真伪的疑点之一。事实上,该印为清代收藏、鉴赏家梁章钜的一枚鉴藏印。梁章钜(1775-1849年)是清代福建长乐人,字闳中,又字茝林、芷林,晚号退庵,富收藏精鉴赏。若两本中的该印都为真印,这可说明它们都经过清人梁章钜的鉴定与收藏。当然,在书画鉴定中,我们不能全信印章。因为,印章只是辅证,而非书画鉴定的主要依据。

此外,这两本跋文前的“画图留与人看” (朱文长方印)与跋文后的“王原祁印”(自文方印)、 “麓台” (朱文方印)的印章,也有所区别。通过两本的比对,我们会发现“上本”中,这三个印章看起来较模糊,而“苏本”中的这三个印章看起来相当清晰。通观其作品,以上三个印章被王原祁使用多年,尤其是“王原祁印”、 “麓台”二印,在其早期的山水画中就已使用,如1681年所作的《富春大岭图》(图3)就使用了此二印章。目前无法知道这两个印章最早的使用时间。但是,有一点至少是明白的,即王原祁在1681年就使用了这两个印章。通过仔细观察图4和图5,我们会发现“苏本”的印章非常清晰且印章无大的损害,而“上本”的印章却相对模糊,印章有所损坏,如“苏本”中“王原祁印”的“原”字与“上本”中“王原祁印”的“原”字明显不同,如前者“原”字的第一笔全有,后者不明显,看似无。这有可能与印章使用有关。

我们还可通过对他这一时期所作的山水画用印的考察可知,钤有“王原祁印”(白文方印)、“麓台”(朱文长方印)的印章进行比对,就会发现“上本”中所钤的这两个印章与同一时期所钤的此二印章基本上相类似,如1705年所作的((为杨晋画山水图》,1706年所作的(《仿黄公望山水图》、《仿梅道人秋山图》、《仿倪黄笔意图》、1707年的《仿王蒙山水图》和1709年的《扁舟图》等。

同时,笔者通过仔细观察其作品,还发现了一个关于其印章使用的规律,我们通过表1得知。 (表l中未包括“上本”,即《仿高克恭山水图)》,这是因为目前笔者还未确定其真伪,但是该本却体现了王原祁钤印的规律。)从此表来看,我们会发现“画图留与人看”(朱文长方印)、“王原祁印”(白文方印)、 “麓台” (朱文方印)和“西庐后人” (白文方印)是同时使用的。也就是说,这四个印章基本上都是钤在同一幅画上。只要画面上有前三个印章,“西庐后人”(白文方印)一般都会钤在画面当中的某一石头或空白位置上。从此表来看, “西庐后人” (白文方印)绝大多数情况下,都钤在画面当中的某一石头上,这可以在此表中反映出来。相反的是, “西庐后人” (朱文方印)是经常与“御书画图留与人看”(朱白圆)、 “王原祁印” (白文方印)、 “麓台” (朱文方印)一起使用,见表2。

上述各种迹象都表明“苏本”在用印习惯上与王原祁通常的习惯相异,这一信息提示我们,这有可能是伪作。

2、题跋字迹的区别

尽管前文提及两本题跋的文字内容相同,但是若仔细观察图6和图7,我们就会发现两本所题某些字的写法还是有区别的,整体来说“上本”题跋墨迹显得沉着自然, “苏本”的题跋显得飘忽缺乏遒键之致。我们从1 684年的((溪山高隐图》、1691年的《(仿大痴山水图》、1701年的《送别诗意图》,1702年的《仿大痴笔意图》、1704年的((南山图》、1706年的《仿梅道人秋山图》和1708年的〈富春山色图>等图题跋文字看也验证了这一判断。这也从同样内容的题跋文字墨迹上看出“苏本”存在的问题。

3、笔墨的区别

从构图与取景上来看,两本的构图基本相同,景物描绘也极其相似,稍有的区别,如两本的墨色和两本左边树木的数量不同。加之,目前笔者也未考证出这两本的真伪。但是,这些都表明此两本中必有一本为伪作的迹象。由于前面所谈及的几个方面都属于书画鉴定的辅助依据。因此,笔者不得不从书画鉴定的主要依据——个人风格中的笔墨来辨别真伪。

笔墨是书画鉴定的主要依据,其可信程度远远大于题跋、印章等辅助依据。在进行两本笔墨的对比之前,我们有必要确定其作品的年代和分期。前文已提到两本的落款时间为“康熙丁亥清和题予瓜步舟次,王原祁。”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它们都是绘制于康熙丁亥年,即康熙46年,也就是1707年。由于王原祁出生于1642年,所以1707年时壬原祁为66岁,这应属于其山水画的晚期。这是因为在美术史界,美术史家将王原祁山水画韵风格分期如下,40-65岁为中期,65-74岁为晚期。关于王原祁山水画的艺术风格,清人秦祖永概括为“中年秀润,晚年苍浑”。从画家年龄与王原祁作品的分期来看,两本应属于其晚期山水画的风格——“笔墨苍浑”。但是,通过对这两本的比较,我们会发现“苏本”山水画的整体面貌与“上本”山水画的整体面貌明显不同,即“苏本”整体上显得秀润和笔墨层次较清淡,而“上本”显得“笔墨苍浑”和笔精墨黑。若我们从这个角度去考虑, “苏本”明显不符合王原祁晚年山水画的风格,而“上本”就体现了王原祁晚期山水画的风格特征与面貌。下面,笔者将从用笔和用墨方面来辨别两本的真伪。整体上来看,两本均是淡墨略分轮廓和运用勾、勒、皴、染等技法。若我们仔细对照两本,就会发现“上本”更能体现出王原祁晚年山水画用笔的特点。据现有美术史资料的记载,王原祁山水画用笔最明显的特点就是“笔端金刚杵”。所谓“笔端金刚杵”是说笔力坚凝之意,用笔凝重浑厚及笔力沉贯纸背等。<国朝画征录》载: “尝(王原祁)自题秋山晴爽图卷,略云: ‘不在古法,……笔端金刚杵,在脱尽习气。’……盖笔力沉贯纸背,而光气发越于上,诚如自题所云‘笔端金刚杵’也。更加明确其“笔端金刚杵”意思的是《国朝画征续录》说: “其云‘金刚杵’者,盖言笔力坚重,……”。他晚年的山水画,长于用拙并追求拙朴趣味且画作中的线条大多带有顿挫战掣的笔意。 ((溪山卧游录》日: “麓台壮岁参以己意,干墨重笔,皴擦以博浑沦气象。尝自夸笔端有金刚杵。其苍苍莽莽,长於用拙,是此老过人处。”

除上述所说的特点之外,他的山水画还具有以下特点,如作画时速度较慢,墨色层次丰富,晕染多次,由淡而浓,由湿而干等。同时,在其画面当中的关键处,常常以焦墨破醒,使之浑然一体。

王原祁一生仿元代画家高克恭的山水画有多幅,这或许也为我们鉴定此两本的真伪提供了辅助依据。通过对图8、图9和图10的仔细观察与比对,我们会发现图10(“苏本”)山的墨色与前两图有着明显区别,即图10的墨色要淡很多。相对来说,图8与图9的山显得非常厚重,笔力凝重,线条带有顿挫战掣的笔意,且墨色是经过数次的堆积、皴、擦、染而产生的结果,体现出王原祁山水画中善用干墨重笔、 “笔端金刚杵”、 “笔墨苍浑”等特点,而图10(“苏本”)山的用笔却无“笔端金刚杵”之意,显得有点柔软。与图10(“苏本”)相比,图9(“上本”)基本上,符合了上述文献有关王原祁山水画绘画特点的记载。

再者。我们还可通过对这两本石、树的局部,进行对照,如图11、图12所示。从这两个图来看,图12的墨色及皴染层次明显要比图11丰富,且墨色搭配也合理,干、湿、浓、淡搭配适中,空间层次感也清晰自然。同时,图12(“上本”)所塑造石头的结构与块面,也要比图11(“苏本”)交待的清楚。此外,从图12中山和小树的黑色墨点来看,明显反映出王原祁山水画中“以焦墨破醒,使之浑然一体”的绘画特点。相反,图1 1(“苏本”)中山与小树墨点的墨色层次太淡,笔法单一,且墨色变化不明显,没有用焦墨去点苔、树叶等,使得画面显得平庸乏味,无法唤醒画面,缺乏滓沦的气象。当然,图12画面的整体效果是绝对离不开画家的独特用笔(“长于用拙”、 “笔端金刚杵”)和多次皴、擦、染的结果,充分体现出王原祁晚期山水画中“长于用拙、笔墨苍浑”的特点。而图11(“苏本”)却显得单薄,石头的结构与块面交待不清,用笔不够肯定,皴、擦、染的层次也不够到位,用笔速度相对较快和柔软无力,宋体现出王原祁山水画晚期“长于用拙、笔墨苍浑”等特点。

综上所述,从图9与图12来看,它们都体现出了王原祁晚期山水画的绘画特点和长时间作画的绘画过程,正如〈国朝画征录》所说: “以淡墨略分轮廓,……每举一笔,必审顾反复,而日已夕矣。次日复招过第,取前卷少加皴擦,即用淡赭入藤黄少许,渲染山石,……再以墨笔干擦石骨,疏点木叶,……再勾再勒,再染再点,自淡及浓,自疏而密,半阅月而成。”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上本”为王原祁的真迹, “苏本”则有伪作的嫌疑。

在中国古代绘画中,存在“双胞胎”现象作品并不稀奇。笔者认为,这一现象的产生由书画作伪或中国书画特殊的传习方式而引起的。通常, “双胞”作品大都是人仿作的。因而,在此类作品中必有一真一伪。结合全文来看,笔者主要通过对印章、题跋字迹和笔墨的分析与对比,推断认为王原祁作于1707年的《仿高克恭山水图》,现藏上海博物馆的“上本”为真迹,而苏州博物馆藏的((仿高房山山水图》“苏本”则为疑伪之作的结论。 注释: ①“四王吴恽”,即“清六家”,也就是指王时敏、王鉴、王犟、王原祁、昊历和悍寿平。

②出自清·秦祖永的《桐阴论画》卷首“书画大家”。

③于安澜《画史从书》 (三),《国朝画征录》卷下,第五二至五三页。

④于安澜《画史丛书》 (三),《国朝画征续录》卷下,第-O四至-o五页,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63年版。

⑤于安澜《画史从书》(五),《溪山卧游录》卷一,第九页,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 963年版。

⑥于安澜<画史从书》(三),《国朝画征录》卷下,第五三页,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 965年版。

您对《王原祁《仿高房山山水图》与《仿高克恭山水图》真伪辨》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