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收藏家》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御隆轩藏品撷英
御隆轩藏品撷英_杂志文章
御隆轩藏品撷英
发布时间:2018-01-23浏览次数:164返回列表

民间收藏之可贵,在于其秉承的民族文化传承,在于其对祖先文明的尊重乃至敬畏,于是不惜有限的财力和精力倾注其中,拳拳之心浸润入千方百计收集来的藏品中,因此,不能不令人击节。

民间收藏之艰难,在于其非专业性——无专业人士的眼界和学养却远较专业人士痴迷。于是千辛万苦舍财耗时地寻觅,却未必能积累起任何一座专业博物馆那般的恢宏和壮美。但其行可壮,其心可歌,其汇聚成了整个社会对于传统的珍惜和审慎,使得“破四旧”的蒙昧运动不再回潮,倒不一定非要每个人都修成正果了。所以,余以为,似御隆轩卢深先生这般恬淡,这样不急功近利,在民间藏家里已实属难能可贵了。

大概是性格的双重性使然,卢先生之为人算极沉静的了,但于古典家私的审美取向却甚为张扬。或许岭南人士自古就是这种取向,从广式家私的精工繁复到金漆木雕的极尽奢华都彰显出同样的奢华气度。于是卢先生似不例外,所有家具选材必紫檀、黄花梨,所有款式表现出之气韵,则皆为饱满的乾隆朝宫廷味道,甚至常有过之——并非按图素骥地照搬模仿,而是追求“清宫味儿”的那种奢华气象,那种不惜千工万工的精雕细琢。所以,就还叫清式家具吧!毕竟渊源有自,因为,那式样有所本,体现的是那一路的传承。

卢先生收藏的翠件儿很是了得。一些来自祖上家传,一些是后来的喜好,大多品质上佳,即所谓冰种水地子的翠料,体现出近乎清官造办处的工艺追求。而依用途又有饰物,如镯子、挂坠儿;又有摆件儿,如立相的佛、舒坐的观音,以及瑞兽祥禽不一而足。

印石章料属于文玩,卢先生处的大件鸡血料、田黄章我们已经见到几方,还有多少却连他自己也无法一时说清楚。唯选刊其收藏的瓷器很费了些周章,或许跟许多民间藏家的境遇相仿,真伪杂糅,难以分说。

余以为,近世古玩行里最怕的就是这路文化附加值很高的东西——杂玉,自身价值非常有限,可一旦与红山文化、良渚文化挂上钩,价值就可以直攀七位数;瓷器,一般老窑仿品成本无几,一旦进入古玩市场,千儿八百块却属于便宜货,而高仿官窑器的市值虽早已直逼七位数,可真品的拍卖价却几乎稳定在千万元以上了。这不同于金银器,狗头金比重量相仿的金酒壶所差无几;不同于和田籽儿玉,明清两代与近年精工新做的差距不大,因为材质本身一路飞涨了几十倍,所以雕镂的工本费都快能忽略不计了,所以,过去许多民间藏家大多只骂文博界不识货云云,现在则连拍卖界、古玩行都一律被划归“三座大山”之列了。

卢先生态度相当坦然,反正我收藏的就是这么一路东西,我自己看着好,别人怎么看都成,总归嘴长人家身上,堵不住,也堵不过来就是了。早期青花瓷器有个历史成因问题,绘画稚嫩、质朴的未必不好;釉质细腻、画工规整的也未必都好。更重要的是,真伪问题如今已经不是什么学术问题而是身家、身价问题了,于是,暴粗口、骂大街都堂而皇之地上了主席台了,所以,阵营鲜明地摆在那里,一派高腔大势,一派三缄其口,想对阵摆擂都没法儿布场子。

其实,冷静如卢先生者,泰然就好,坦荡就好,安之若素就蛮好。玩儿收藏无非就是玩儿个心境,玩几个心情,玩儿个惬意罢了,原不必火急上房似的。而似这般悠然自得地一路玩儿下来,未必就不能开辟出个事业来。我赞赏这个态度——愿意交流的就交流,可以交易的就交易,不能不愿交流交易的,北京话叫“闷得蜜”,或者就是抱定“躲入茅屋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地自得其乐也无妨,左不过收起来,藏起来罢了。当然,陈设理当是艺术品最初始的功能之一,故不论何物,看上去不俗,找个所在尽管摆着,文博界习称陈列。

(思语)

您对《御隆轩藏品撷英》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