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小康》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桑巴足球光芒下困顿的巴西
桑巴足球光芒下困顿的巴西_杂志文章
桑巴足球光芒下困顿的巴西
发布时间:2018-03-13浏览次数:778返回列表

据说在1999 年巴西有史以来最大的债务爆发后,巴西外长要求面见基辛格,但后者让他等了很长时间。于是巴西财长在见到基辛格后,忍不住抱怨说,“你不能因为一个没有历史的亚洲小国而慢待一个大国”,而基辛格回答却是,“巴西有历史吗?”

文 偶一

神秘的天赋异禀之国

国人谈起巴西,估计首先想到的是其男足的优异战绩——在百度上搜索“巴西”,头几页的结果几乎全部与足球有关。也许是因为距离的原因,很少有人知道,这个面积与中国差不多的国家(大约850万平方公里,人口超过2 亿),是一个资源禀赋极佳的国家,而且长期以来被世界看好,认为它蕴含着极为庞大的经济增长潜力。

其中,巴西已探明铁矿砂储量333亿吨,29 种主要工业矿产原材料储量极为丰富,镍、锰、铝矾土、铅、锡等多种金属储量均居世界前列,已探明的铌矿储量够全球使用800 年。而且,自2007 年以来,巴西在东南沿海相继发现大油气田,预计石油储量将超过500 亿桶,有望进入世界十大石油国之列。而且由于一百年多年未经战乱,人口密度相对稀疏,还拥有傲视全球的自然环境:森林覆盖率达57%(巴西亚马孙流域的热带雨林甚至被称为“世界之肺”),拥有世界18% 的淡水,气候宜人适合发展农业——实际上,世界上75% 的咖啡出产自这里。

由于巴西所拥有的这种令人羡慕的自然条件,且独立较早,破坏性较强的两次世界大战都未涉足,又在上世纪60 年代在美国的“指导下”,由军人发动政变,成为了一个“民主国家”,因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认为,巴西必将创造经济发展的“奇迹”——而且,这个“奇迹”确实在上世纪50 至70 年代出现过。

从数据可以看出,巴西在上世纪50-70 年代, 发展十分迅速, 如果以GDP 来衡量的话,远超同时代的中国——毫无疑问,在那段时间里,巴西是明星国家。

西方难以解释的衰落

事实上,西方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对巴西乃至整个南美的快速经济发展,也产生过疑虑。例如美国就认为当时的巴西政府是一个“威权”政府,虽然实现了民选,但并不“民主”,而非民主国家能取得这样的经济发展成就,是西方很难理解的。

西方经济学家虽然也承认,在巴西经济欣欣向荣的年代,正是巴西实行进口替代经济模式最快速的时代——即通过工业国有化运动,大力发展民族工业,走工业革命道路。但这在西方看来,是一种注定要失败和崩溃的模式——原因很简单,走的不是市场经济路线。

于是在那时的西方经济学界,也有一批经济学家专门研究巴西,不断预言巴西经济何时走向衰落——很快,他们的预言成真了——由于上世纪60-70 年代咖啡价格剧烈波动,世界性的石油危机爆发,巴西经济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也有持阴谋论的人认为,由于咖啡的国际定价权掌握在西方手中,因此这是西方针对巴西所发动的经济战。

对此巴西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的应对措施,包括与苏联恢复外交关系,限制外资利润外流( 不得超过10%),对石油进行国有化。对沿国有铁路、公路、水利设施宽10 公里以内未耕种土地实施国有化,废除矿山开采租让合同,对农业工人实施社会保险等等,但随即这一切被1964 年发生的政变终止了。

新政府虽然被美国所迅速承认,认为其是合法、民主的政府,但正是这个政府废除了巴西公民的民主和政治权利,巴西前总统古拉特、夸德罗斯、库比契克被逮捕,工会被解散——巴西军政府甚至向美国中情局“取经”,如何利用酷刑来镇压工人运动。巴西后来成立的真相委员会指出,在这段时间,“国家杀人变成家常便饭”。

军事政变后,倡导新自由主义和私有化的留美人员在巴西经济部门获得要职,他们大力倡导吸引外国资本。国家投资的比重大规模降低,从1965 年至1969 年间的29.6% 下降到1973 年至1975 年的16.7%。1972 年巴西300 家最大的公司中,49% 处于外资控制之下。从1965 年至1975 年,10 家外国大公司直接投资巴西9880 万美元,但是汇出的利润却高达7.745 亿美元。军人独裁期间,巴西劳动者实际工资几乎下降一半。1972 年,巴西基尼系数高达0.66,居拉美国家之首,贫困家庭占家庭总数的49%——转年新自由主义学派的创始人米歇尔·弗里德曼受邀访问巴西,面对巴西的情况,他宣称这是“一个奇迹”,很难说这句话的真实含义是什么。

而且,巴西军政府上台伊始,就宣布要与美国进行更深入的经济合作,其中包括巴西放弃包括铁矿石在内的多种矿产定价权——而这些原本是掌握在巴西国有公司淡水河谷手中的。但这还不够,随即美国就和巴西签署了影响更为深远的另一份经济协议:鉴于当时巴西在咖啡定价波动所引起的经济危机中深受债务困扰,美国伸出援手的条件是“无论巴西地方政府和巴西私人企业借贷多少外债,巴西联邦政府都要作为最后的债务担保人。

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在历次巴西债务危机爆发后,巴西联邦政府不但要为这一条协议,承受来自国际资本的高利贷盘剥,而且在丧失出口矿产定价权之后,丧失了经济主权的巴西无法掌握贸易利润——这就使得巴西陷入了一个怪圈,即:矿产等自然资源贸易所获得的利润,刚好够巴西偿还高额的外债利息(近几十年来,巴西政府预算的55%用于还旧债、借新债来维持开支),但财政上却拿不出多余的钱来进行发展——因为利润都被债主拿走了。

最典型表现是,日本和巴西在上世纪50 年代至60 年代初期,人均消耗的钢铁、电力、水泥和石油等初级工业产品数量一直在一个水平线上(中国在本世纪初才达到并超越了这个水平线),但巴西军政府上台后,巴西的工业渐渐为外资所掌控,日本也开始将巴西甩在了后面。时至今日,巴西在这四项指标上与日本的对比,已经是远远落后的局面了。而且,巴西军政府上台后,由于拱手让出了大宗商品的定价权,巴西开始沦为纯粹的工业商品倾销地,失去了进口替代的能力,最终成为了全世界最主要的农产品和矿业产品出口国。

事实上,美国在这段时间里,通过在拉美国家推行类似的政策,几乎控制了拉美国家石油产量的60%、炼油业的50% 以及几乎全部的石油产品,控制了拉美国家铜产量的90%,控制了巴西、委内瑞拉、智利、秘鲁、古巴的铁矿开采,在中国大幅度进口拉美国家铁矿石以前,拉美国家的铁矿砂几乎全部运往美国,此外美国还控制了墨西哥全部的锌、铅矿,巴西的镍矿和大部分金矿,拉美国家的通讯、水电、航空也几乎全部为美国控制,美国联合果品公司和糖公司控制几乎全部拉美国家的咖啡、可可、香蕉、甘蔗的生产和出口。

与此同时拉美各国还深受债务困扰,由于美国控制的IMF 拒绝给这些国家贷款,使得这些国家不得不转向国际短期借贷(高利贷),更关键的是,贷款利息的增长是耸人听闻的:拉美国家的外债利息支出在1975 仅为120 亿美元,1982年就达660 亿美元,到了1985 年,利息支出则达到千亿美元规模。与此相对应的是,这段时间拉美国家出口增速大约为12%,但外债本息增长远高于这个比例,拉美各国由此失去了还债能力。

但依照西方经济学理论很难解释在巴西发生的这一切,所以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巴西阿根廷为代表的南美国家的经济现象研究,是那个时代最热门的经济学课题——在看来奉行完全市场经济道路,且又是“民主国家”,自然资源条件又那么好国度——西方经济学理论体系中所需的发展要素几乎全部具备,为什么会突然经济发展停滞?

在经过近20 年的研究后,西方经济学界终于找到了答案,即巴西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即在劳动力成本方面无法与低收入国家竞争,又不能在高附加值工业领域与发达国家竞争,这导致了巴西经常出现经济发展指标大幅波动或陷入停滞状态——由此西方经济学界也诞生了两个著名的名词,一个是“中等收入陷阱”,一个是陷入这个陷阱的“拉美化”国家。

当然,是否相信这一说法,就见仁见智了。这也是目前在经济学界,就走进口替代“东亚模式”和走完全市场化的“拉美模式”,哪种模式更优所争论的焦点。

巴西的命运

也许有人会问,巴西军政府早已成为历史,自查韦斯、卢拉为代表的、被视为左翼的拉美领导人上台后,南美政坛的风向已经发生了变化——巴西自然资源条件那么好,重走进口替代的国有化道路不就行了,何必背上历史的包袱?

事实上,从新闻信息上看,卢拉总统确实曾想过走这条道路——例如卢拉曾表示,在上世纪30 年代以没收英国与美国垄断资本的资产为契机,开始了发展巴西民族工业走国有化运动道路的巴西,是巴西经济最为成功的年代。卢拉甚至在2002 年一口气兴建30 家国有企业,力图重新加强国家在石油、天然气、电力、金融、交通运输等领域的控制能力,企图重振巴西经济,但从实际效果看收效不大。

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巴西的金融体系已经被外资渗透了,巴西既不具备印度政府在1991 年时的金融监管能力(印度政府在1991 年,因债务危机,不得不接受IMF 的贷款条件,进行金融改革,但仍保留了一定的金融监管能力),也因军事实力弱小,无法直面军事威胁,没有“资本”像俄罗斯那样在面对国际金融大鳄狙击时,敢于果断宣布停止支付金融债务。

因此巴西既无力监管外资利润的流出,也无财力重走国有化的进口替代道路。在本次世界杯开始之前,巴西爆发了全国性的示威游行,以抗议世界杯在巴西举行——但分析人士指出,巴西国内的经济问题才是真实诱因:常年居高不下的基尼系数,占总人口近一半的贫困人口,武器泛滥,需动用特种部队和装甲车、坦克才能进入的贫民居住地毒品泛滥(央视在世界杯开赛前,曾冒险进入贫民居住地,拍摄了巴西贫民区毒品和武器泛滥的画面),早已使得这个国家两极分化了。

据说,在1999 年巴西有史以来最大的债务危机爆发后,巴西外长要求面见基辛格,但后者让他等了很长时间。于是巴西财长在见到基辛格后,忍不住抱怨说,“你不能因为一个没有历史的亚洲小国而慢待一个大国”,而基辛格回答确却是,“巴西有历史吗?”

记得上世纪50 年代,巴西委托西方石油公司在巴西进行油气勘探,西方石油公司的勘察结论是巴西只[来自wWw.lW5u.Com]有很薄的油层,完全不值得开采。在石油危机后,巴西自己在那些“薄的完全不值得开采的油层”里打出了源源不断的石油,到2000 年,据巴西经济年鉴称巴西是世界上第15 大石油储备国,石油储藏量达130 亿桶,占世界8.2%——但这一切都太迟了,卢拉上台后,巴西政府每年将55% 的政府支出用于偿还债务,其中仅债券利息就高达22%-28%。

也许巴西的命运其实早已注定了,谁也无力改变。

您对《桑巴足球光芒下困顿的巴西》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