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报刊荟萃》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梅花档案》、《一只绣花鞋》是如何诞生的
《梅花档案》、《一只绣花鞋》是如何诞生的_杂志文章
《梅花档案》、《一只绣花鞋》是如何诞生的
发布时间:2018-01-29浏览次数:191返回列表

“文革”手抄本《梅花档案》、《一只绣花鞋》是如何诞生的?张宝瑞曾经写过一首七律诗《自鉴》:

凄厉半生苦语迟,

沧桑笑对榜揭时。

绣花鞋落无人觅,

落梦花飞有谁知?

醉鬼原来佯自醉,

痴侠依旧青衫痴,

书魂孽海飘无定,

望断云居有泪湿。

这诗里寓含了这一手抄本的境况,但真正解谜还要从神秘的十号大院谈起——

神秘的十号大院

应该说,北京东城喜鹊胡同十号大院对我后来创作梅花档案系列故事产生的影响非常大。对我来说,喜鹊胡同十号大院是一个充满神奇的地方。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就是在十号大院里度过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那里正是我创作《一只绣花鞋》、《绿色尸体》等一系列梅花档案故事的源泉所在。

我1952年8月23日出生在北京,从我记事的时候开始我们一家人就居住在东城区喜鹊胡同十号大院里,一直至1975年才离开这里。十号大院是一个典型的北京四合院,院子虽然只有十几户人家,却有三个人精神上有毛病。他们一类属暴力型,那是一个工厂的女工,有入诬告她偷了工厂的布,实际上她没有偷,一下子就给刺激疯了;我记得她梳着短发,两眼发直,冒着绿色的凶光,脸上长满了粉刺。一类属政治型,他后来疯死了;还有一个属青春型,也就十五六岁,看见你就笑。环境造成了一种特殊的气氛,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二层的住户姓王,女主人带着两个女儿和父母一起生活。对面的这幢灰色的[来自wwW.Lw5u.coM]二层小楼,对我来说是最神秘的地方。因为就在我家的对面,所以我总是注意观察她家的情况。但是,她家窗户上的所有布帘子总是挂得严严实实的,一年四季都是一样,外面的人根本无法看清里面。只是王老师的两个漂亮女儿总是站在二楼的栏杆上眺望,我们叫她们姐姐妹妹。她们若有所思的样子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些人,使十号大院充满了神秘的感觉。在日后我创作《一只绣花鞋》故事的时候,王老师的两个女儿就成为了故事里黄家姐妹的原型人物。

可以说,喜鹊胡同的十号大院以及大院周围的一些建筑使我萌生了很多丰富的想象,在后来都体现在自己编出的一[来自wwW.lW5u.coM]系列关于梅花党的故事里面。

工厂的“故事王”

1969年3月1日,我被学校分配到北京最东南的北京铁合金厂工作,直到1 979年3月1日考上大学,我在工厂整整呆了十年时间。实际上,从1970年起,我就已经开始给工友们讲各种故事。那时工厂的工作特别累,而且我们是三班倒,上夜班的时候最难熬。我当时作为生产班长,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调动大家干活儿的积极性,特别是上夜班的时候大家都是爱犯困,于是,我就给大家讲故事。我现编现讲,特别吸引人,大家都把眼睛瞪得溜圆听我的故事。到该干活儿的时候,我就解一个扣子:“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大家抄家伙干活儿!”于是,大家吆喝一声拿起工具开始干活儿了,就这样,讲故事提起大家的精神头。我这一讲就是十年。由于大家都爱听故事,劳动的积极性也被带动起来了,所以我所在的生产班组几乎年年都是厂里的班组生产冠军,而我因为所在的班组生产上的业绩也“平步青云”,还当了车间团总支副书记,也是每年的先进生产者,可见在文化生活极度贫乏的时代里,文学对人们产生的巨大影响。

我最初讲的故事流传最广的,就是关于梅花党的系列故事,包括《一只绣花鞋》、《绿色尸体》、《火葬场的秘密》、《一幅梅花图》、《金三角之谜》等。绣花鞋是梅花党人的接头信物;诚然,明朝、清朝和民国时期的许多小说和戏剧,也有不少绣花鞋的故事,我想主要是绣花鞋是年轻漂亮的女人穿的,和神秘的女人有关,因此就有了奸杀案、凶杀案等。我写的这个故事,主要是为了描写国民党特务潜入大陆,准备反攻大陆的时候,我党进行反特工作的故事。故事引入入胜,我也就有了现编现讲的积极性,同时将梅花党的故事用文字记录下来,形成了“文革”时期独特的手抄本。 手抄本是这样流传的 1971年春天,我把我1970年给工友们讲的梅花党的故事写了一部四万多字的中篇小说,取名《一只绣花鞋》,然后给亲友们传看。当时我的手抄本,通过到内蒙古大草原插队的哥哥,到西北当兵的表哥,到东北军垦,山西、陕西插队的同学,流传到社会上。1971年的时候,我18岁。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我就会坐在我家屋子前面的葡萄架下写我的小说《一只绣花鞋》。在葡萄架不远的地方,有一株母亲亲手栽下的白丁香,花开的季节,飘来淡淡的白丁香花的清香,夹杂着枣林的气韵,灰色的旧屋顶笼罩在黛色之中,偶尔传来灰喜鹊的叫声,此情此景,颇有韵味,都能刺激我想象出很多故事。1974年夏天,因为我在三年里给工友讲故事时又增加了不少内容,于是又把这4万字的小说扩充为一部12.5万字的小说。在2000年1 0月正式出版的时候,实际上又增加7万多字,加入当代的一些故事背景。因为按照出版社的要求,长篇小说20余万字比较合适。

有人说,手抄本犹如“文革”时期我们嚼过的玉米面窝头和菜团子,可是你们别小看这些菜团子,就如同你们别小看了人类那些光着屁股的猿猴老祖宗一样,当然这种比喻未必那么恰当。你们想一想,从1966年开始的历时十载的“文化大革命”,无疑是中国当代社会经历的一场大灾难、大破坏。一时间,文坛陷入万马齐喑、百花凋零的悲惨境地,连老舍这样的优秀作家都跳了太平湖。但是一向富于反抗意识、想像力的中国人,不能容忍文化沙漠中长途跋涉的饥渴,于是民间口头文学不胫而走,各种手抄本应运而生。诞生于“文革”这一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历史环境中的“手抄本文学”,是中国文学史乃至世界文学史上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

1 976年5月,我又写了影射“四五”天安门事件的电影文学剧本《国恋》,但由于政治原因,只在极少数亲密朋友中秘密传阅。这部电影文学剧本实际上是当时最早的一部反映“四五”天安门事件的文学作品,剧中写的红岩广场就是暗指天安门广场,书中的反面人物张帅,是“白卷英雄”张铁生和黄帅的合字。剧中有刚刚平反解放的老干部、老将军凌云飞,也有“四人帮”的爪牙谢群,即谢静宜和叶群的合字。

“文革”已经过去27年了,手抄本也已进入历史的档案,但是中华民族的文明之火生生不息,愈烧愈旺,中国人的英勇顽强精神永恒!

(摘自《中华文摘》

2005年第1期)B9

您对《《梅花档案》、《一只绣花鞋》是如何诞生的》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