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当代青年》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长成一棵树
长成一棵树_杂志文章
长成一棵树
发布时间:2018-10-21浏览次数:21返回列表

日子像刀子样锋利,划在女人的脸上,每个女人都被流年惊得嗷嗷叫,于是,美容店日渐走俏。

我就是在这个时间抢抓机遇,才开起这家美容店的,美容店的名字叫“格莱美”,名字是他取的,他叫老马,大我15岁,已经将近50了,老马很有钱,市里的很多工程都是他承包的,我开小店也有他不少股份。

家里人谁都不知道我在Z城做什么营生,只知道我在外面做生意,挣了钱,家里,原本几近倒塌的土坯墙也换成四合院了,爸妈在人前也不再低头,就在这个时候,家里突然打来电话,说,弟弟考上Z城的大学了,这个周末就要过来。

我当即十分惊慌,我不想让弟弟发现,当初那个气之下离家出走的乡下土姐姐,现如今变成这么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我怕弟弟知道我干的是美容店的营生。其实,还有更怕的,弟弟若是知道了我跟一个大我15岁的老男人在起,他该如何接受。

接弟弟那天,我故意穿得特别朴素,妆也没敢化,怕弟弟别扭,我没有把弟弟接到我的家里,而是给他在宾馆开了个房间。弟弟一听房价就急了,拖着我往外走,我笑着骂他土老帽,说别,姐姐现在有钱了,住这种价格的宾馆算不了什么的!

弟弟怕我在服务员面前难堪,心疼得咽了几口唾沫,然后就住下了。

第二天,我就领着弟弟去大学报到,把他的一切安排好,弟弟就要军训了,我的生意也忙,给弟弟留了个电话号码就离开了。弟弟那天特别开心,他撒娇地拍着我的肩膀说,还是老姐最疼我。

九月的天气,Z城还相当闷热,我的“格莱美”对面,是一片大排档的世界。Z城里的人不爱上大饭店吃饭,就喜欢吃大排档,要上一大份龙虾,再点上一扎生啤,吃得好不快活。

由于“格莱美”是一家美容店,最近,屡屡有醉酒的男人前来捣乱,尽管我一再说,这是女子生活馆,不像他们想像的那样,但是,几个刺头还是硬往里闯,幸亏老马及时赶到,才得以解围。

老马是个黑白道通吃的家伙,许多街上的小混混见了他也要绕着道走,这些酒鬼就更别提了。以防那些不知趣的酒鬼再来闹事,老马在“格莱美”待了整整三天,知道天下太平了,他才去忙他的事情,临走撂下 句话,若是再有人来捣乱,就提我的名字,保准没有人敢胡来。

老马说得果真不假。后来,再也没有醉酒的男人敢踏进“格莱美”半步,即便他们在对面的大排档反了天,酒瓶子砸得到处都是,但是,连根筷子他们也不敢往“格莱美”这边扔。

店里的生意逐渐好起来,许多阔太太们也开始陆续光顾“格莱美”,为了给客户以超值的享受,我和老马商量,决定重新装修一下“格莱美”。老马笑着用他那满是胡子拉碴的嘴一下啄在我的脸上,有种粗暴的疼。

“格莱美” 装修就是1个月,此时的弟弟早已经军训结束,中秋也快到了,突然接到弟弟的电话,电话里的弟弟开口就埋怨我不去看他,打了我几次电话我也没接。

可不是吗,我有时候一忙就是半夜。我赶紧向弟弟赔罪,并承诺送给他一A手机,这样的话,有了固定号码,我就可以回过去了。弟弟很懂事,忙说,你挣钱也不容易,我要用我的钱来买

和弟弟相聚的那顿饭,我们吃得很开心,弟弟告诉我,他和同学接下了一个在建筑工地画宣传画的活,50元一幅,能挣一笔小钱,结了账,他打算用那些钱给爸妈买些衣服,剩下的钱再考虑买手机。

看着弟弟说话时的幸福表情,那一刻,我突然觉得弟弟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小时候为了只鸡腿和我争得面红耳赤的小男孩了。

饭后,弟弟突然说要上我的住处去看一看,我—下子变得好恐慌,生怕自己住的豪华别墅在弟弟面前露了馅,我忙借口说,要去陪弟弟逛逛商场,顺便给他买几件衣服,因为,他身上的衣服,都因画宣传画,撒上了颜料,洗不干净了。

从商场回来,弟弟执意要送我回家,我仅仅让他送到我小区门口,就劝他回去了,躺在床上,我的一颗心终于落地,总算逃过了弟弟的追问。

“格莱美”重装开业以后,生意果然比以前要火爆得多。许多新客户也接踵而至,就在这时候, 件令人气愤的事情发生了。

一天,店里突然来了一个年龄在40岁左右的中年女人,一进门就指名道姓要找我。看到来者不善,我忙起身去接,她开口就劈头盖脸地骂,臭婊子,勾引了他男人。我愣,勾引他男人?她一定是搞错了吧?

中年女人是被几个人劝走的,后来才知道,她是老马的女人。老马当晚一脸歉意地出现在我面前的,我恼怒地扇了他两个耳光,他动也未动。

我问他为什么骗我说死了老婆,他坐在沙发上默默抽烟, 句话也不说。

那晚,老马说,他会尽快办理离婚手续的,我不知道自己所扮演的第三者的角色是受害者还是伤害别人的人,总之大脑片模糊。

好在那天之后,老马的妻子再也没来找事,约摸一个星期之后,老马拿来了他和老婆的离婚证书在我面前炫耀,不知为何,我竟一点也感觉不到高兴。

老马净身出门,手里只有一个空头的公司,所有的花销全从“格莱美”出。他开始回来得越来越晚,好几回都是醉醺醺的,我给他端水他也不喝,澡也不洗,从工地上回来一身臭汗,倒头便睡。我自然很恼火,拉他去洗,没想到他起身给了我一巴掌。打了还不算,还恨得牙痒一样地骂我,扫把星,自从和我在一起之后,所有的事情都不顺,项目招标也失败,工程也出了质量问题….-他把一切的不如意全都归结到我身上。我哭着跑出了家门。

我再也没有回到老马的别墅,尽管老马已经好几次恬不知耻地来求我。

我在一个距离“格莱美”很近的小区租了一个三居室,还给了弟弟一把钥匙,放假的时候,弟弟常去玩。

大二的时候,弟弟交了个女朋友。花销自然—下子加大了,弟弟是个非常自立的人,我给的钱他不要,非要自己挣,他说,给建筑工地画宣传画能挣钱,他又接了一个大客户,要画60张,这下子又能挣不少钱。

哪知道两个星期后,我突然接到了派出所给我打来的电话,说弟弟与人打架了,因为,他画了宣传画,那人却不付工钱,警察赶到的时候,他正与那个赖账的老板扭作 团,弟弟也伤得不轻,因为,赖账老板后来叫来了不少帮手,幸亏警察及时赶到,要不,弟弟非被打残废不可!

我打了车,飞速赶到了派出所。老远就听到派出所里那个被打的“老板”正在叫嚣,你小子胡说什么,老子堂堂一个大公司,会赖你那几个破钱,老子玩女人费的钱不知比你那点工钱多成千上万倍。

听声音我就知道了,这个被弟弟打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老马!

我进了门,发现弟弟两眼乌青,鼻子上也流了血,一个警察正给他拿湿毛巾擦拭。看到我来了,弟弟一脸歉意地冲我笑。我转过身,旋即给了老马两个闪亮的耳光。老马骂了两句,想动,但被警察拦住了。

这下子,受了欺辱的老马哪肯罢休,开口边骂,看见吗,这个小贱人就是我老子包养的女人,为了养她,我还专门在红星路上给她开了一家美容店,店名就叫“格莱美”,不信你去看看I

弟弟用惊异的眼睛看着我, 脸质疑。半小时后,老马被带进了审讯室,弟弟录完了口供被放出来了。

我把我来Z城的全部都告诉了弟弟,Z城的大街上,我和弟弟抱着哭得泪雨滂沱。

第二天,我把“格莱美”店里老马的所有股份都还给了老马,下午,就收拾行装离开了Z城。怕老马发狠,整个过程都是弟弟陪着我办的,送我离开Z城那天,我不舍地拉着弟弟的手,直到火车离站。

后来,我在家乡也开了一家美容店,店名叫做“棵树”,许多人都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为什么叫“一棵树”呢?

我总是笑而不答,直到弟弟大学毕业,也在家乡开了一家规模很大的设计公司。我才逐渐向人们解释起店名的来历。我告诉他们,这店名是给弟弟取的,因为,当年那个和我为吃一只鸡腿而翻脸的弟弟,如今已经长成了一棵树,我还要仰仗着他,在树阴下乘凉呢!

责编宋雪(E-mail:zhuhuihui@gmail.com)

您对《长成一棵树》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