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党史纵横》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我党在沈阳的第二战线所创办的《东北公报》
我党在沈阳的第二战线所创办的《东北公报》_杂志文章
我党在沈阳的第二战线所创办的《东北公报》
发布时间:2018-02-24浏览次数:48返回列表

文/黄卫东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苏联红军从东北进入沈阳,随即军管。与此同时,在党中央的指示下,我东北人民自治军进入沈阳,建立了沈阳市临时人民政府。不想,苏联红军依照与国民党政府签订的《中苏友好条约》,决定将沈阳移交给国民党南京政府,并要求我军立即撤出沈阳。同年11月25日,我沈阳市临时人民政府和武装力量撤离沈阳市区。

在我沈阳市I临时人民政府和武装力量撤离沈阳市区时,为继续坚持城市斗争,党组织决定留下一批干部转入地下,组成第二战线继续开展工作。在中共沈阳市委城工部的领导下,第二战线的同志在沈阳创办了进步报纸——《东北公报》,并使它成为宣传党的政策和主张的阵地。

寻找时机创办《东北公报》

奉命潜伏下来的我党第二战线地工人员之一的李格政,并没有与即将撤离的同志们话别,他静静地呆在潜伏地,默默地送别战友。因为今后要从事地下工作的关系,他不能够在敏感的时候暴露身份。一天,较早进入沈阳工作的郭春雷来到李格政的家中,对他说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咱们能不能办个报纸?”“办报”?李格政听后感到很新奇,之前从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郭春雷继续说:“是,要办报。市委城工部长李明哲同志希望我们能办一张报纸,利用报纸这块阵地同敌人展开斗争。眼下,不知你有没有办法?”李格政思索片刻,信心十足地对郭春雷说:“能办”。接着,李格政向郭春雷谈了自己的想法,他说:“在中学念书的时候,认识一个叫‘丁袖东’的人,目前正在办个《东北日报》。这个报社一没许可,二没经费,三无纸张,近来已趋于破产停刊。如果我们肯接过来,丁袖东是求之不得的。”郭春雷听了李格政的话,非常高兴,当即表示由他负责向上级汇报,并且要立即行动,把报纸接手过来。

与郭春雷商谈后的第二天,李格政就拜访了丁袖东。两人在寒暄了几句之后,李格政问丁袖东:“听说老兄生意不大景气,来日作何打算呢?”丁袖东叹声说:“什么来日,马上就要关门了。”“你不想补救之法吗?”李格政反问道。丁袖东丧气地说:“都山穷水尽了,还有什么办法。”李格政立即抓住机会说:“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想与学兄商量商量。”丁袖东听李格政这么一说,顿觉眼前一亮,急切地说:“只要李老弟可以使报社回生,什么事都好商量。”李格政说:“我有几个好舞文弄墨的朋友,想借贵报出出名。如果袖东兄同意的话,今后报纸归我出。”丁袖东听后没有接话,但也没有反对。李格政察言观色,看他很想听下去,就接着说:“赚了钱咱两下分,赔了由我承担。但有一条:编辑部都要归我当家,编辑、记者要由我招聘;营业、报纸销售归你,我不干涉……”丁袖东一听这样“优厚”的条件,自己只管收钱而不操心办报,这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事。于是当即同意李格政的条件。

李格政与丁袖东达成办报的协议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要真正办成一个报纸,还必须取得合法手续,取得办报“许可证”才行。当时,沈阳市由苏联红军军管,要办报就必须取得军管方面的同意,否则报纸就是非法的,不能出版。于是李格政马不停蹄,立即通过关系找到苏军司令部,向一位名叫“郭里佐夫”的人提出了办报的申请。郭里佐夫是前苏联莫斯科大学东方语文系的毕业生,讲得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他问李格政:“你们的报纸是什么性质,什么主张?”李格政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是说:“我们拥护共产党、八路军和苏联红军。”经过李格政的游说,郭里佐夫最终同意了李格政的办报申请,并立即签发了许可证书。在得到许可证、取得合法手续后,市委城工部就把《东北日报》的牌子改为《东北公报》,报社的地址就位于今天的沈阳市沈河区小西路十字街路西。

《东北公报》成立后,第一步是成立编辑部。根据地下党组织指示,郭春雷(化名郭耕坡)、李伯岚(化名朱厚福)、曹明达、李菊贞(化名李立)、陈书林(化名小娟)、李淑英(化名李伟光)以及曹书章、梁凤章、刘万昌等同志为《东北公报》社编辑、记者。党的领导是郭春雷、李伯岚,党小组长是李格政(对外化名李鲁夫),并担任《东北公报》的主笔。《东北公报》编辑部正式组成之后,为尽早出报,在党地下组织没有拨给任何经费的情况下,郭春雷和李格政自掏腰包,买了五百公斤纸印报。1946年2月,《东北公报》正式出刊。

适时宣传《东北公报》成为投向敌人的匕首

日本投降后的沈阳起初由苏联红军军管,自从国民党南京政府接管后,派出了大量的先遣人员实际控制了沈阳,他们还利用伪满时的汉奸作为国民党的先遣军对沈阳人民进行反动统治。而且,国民党的特务组织也从地下转入地上,一股反共风日趋猛烈。在国民党特务的支持下,一些反动的报章如中央社、《中苏日报》、《东北公论》等纷纷开张。他们大肆鼓吹“一个党、一个领袖”和“戡乱救国”的言论,公开污蔑中国其产党为“乱党”,我军为“共匪”,扬言只要国军一到,半年甚至三个月之内就把“共军”统统消灭。

在一片反共的叫嚣声中,沈阳街头悄然出现了一张不起眼的四开小报。在报纸的头版以大字标题公开刊登了1945年10月10日国共双方签订的《会议纪要》(即双十协定)的摘要,报道了毛泽东亲赴重庆与蒋介石共商和平建国大计的消息。报纸还详细报道了中国共产党反对内战,要求和平建国的主张。第二版“世界风”专栏所刊文章都是以宣传新民主主义革命思想,明确反对蒋介石一党专政、要求民主,要求执行《双十协定》,成立联合政府等方面为内容。报纸还报道了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坚持抗战的伟大功绩。在第二版的下半部《文艺新潮》专栏,发表了多是主张和平和重建家园,反对分裂,反对内战的一些小说、诗歌、散文等,其中不少篇都是我地下党的同志主笔写的。在第三版为《时事新闻》,大部分稿件来自苏军司令部和新华社李明哲同志寄来的稿件,其中不少是宣传解放区人民政府的政策、法令及建设的消息。此外,报纸还刊登了东北各界要求释放张汉9即先生的活动。这张报纸就是由我党第二战线同志创办的《东北公报》。

当时,《东北公报》一拿到社会上发行,很快就会被抢购一空。在我党地工中做小学教师的同志还把报纸拿到学校,在课堂上给学生讲解。一时间,沈阳城里不少人都在谈论毛泽东和共产党,谈论和平、反对内战,有的人找到报社表示赞成共产党的主张。

报纸的出版受[来自www.LW5u.coM]到民众的如此欢迎,大家都很受鼓舞,新华社的李明哲同志托人传来了对《东北公报》社同志的问候。同志们深知,报社处在敌人的统治区,影响面越大就意味着一定会引起反动当局的注意,打击和迫害就会接踵而至。但是大家都抱有信心和一个宗旨:只要坚持一天,就干一天。

1946年3月中旬,国民党接收大员和军队都进驻了沈阳。国民党政府在沈阳市政府成立了“社会科”,其主要的目的就是对新闻、书刊、出版行业进行所谓的“整顿”,实际上就是控制舆论。《东北公报》被列入了整顿之列。为了应对这样的局面,党组织决定四月份的《东北公报》暂时停刊,避开敌人的锋芒。

千方百计《东北公报》于敌垒中再次取得合法地位

面对国民党《前进报》、《青年日报》《国民党-O七师的军报》、《东北青年日报》(三青团的机关报)、《扫荡报》(国民党军队报)的反共宣传围剿,使《东北公报》这个党的革命据点可以继续存在下去,我党在沈阳第二战线和《东北公报》社的同志们再一次为《东北公报》取得合法地位而四处奔波。

一天,郭春雷跟李格政说:“要想再次取得《东北公报》的合法地位,还得你出头,你不是有个“护身符”吗?”经郭春雷的这一提示,李格政恍然大悟地说:“是呀,我不是还有个国民党党员证吗,这回该派用场了。”说起李格政的国民党党证,还得从1945年9月说起。当时,李格政在北关区郭春雷的领导下搞工运工作。后来,他被调到区委,同华子扬同志和公安局王丹波同志接头,接到了一项艰巨的工作。他们要李格政侦察北关区国民党的活动情况,要求他有可能“钻进去,爬上去”,掌握敌人的具体活动情况。两位领导对李格政说,你是沈阳人,熟人多,要尽量利用关系,打进去。当时,他们还给李格政200元苏军纸币作为活动经费。李格政接受任务后,天天到街上“闲逛”。正巧在街上遇见在小学读书时的几位老师,他们拉李格政去吃饭。在交谈中,李格政得知他们是国民党党员。其中一位老师问:“李老弟现在干什么差事?”李格政低下眉头说:“哪有差事,失业!”几位老师一听便哈哈大笑起来:“入伙不?入伙有你的好处!”李格政一听当然高兴,马上答应:“入伙!”就这样,1946年李格政拿到了一张国民党的临时党证,成了“国民党党员”。事隔很长时间,李格政没想到这个“国民党党证”还真要派上用场了。

事不宜迟,李格政拿着国民党党证到伪市政府去找门路。一番打听后,他得知社会科负责报刊登记的人叫“白文硕”,李格政并不认识,但他的老同学李振国跟这个人关系很熟。于是,李格政便找到李振国帮忙,请白文硕批准《东北公报》继续出版。没过几天,李振国便告知李格政直接去找白文硕。

李格政到伪市政府社会科找到了白文硕,并亮出了国民党党员证。白文硕很高兴地说:“没想到你原来是国民党党员。”接着,他很痛快地开出了社会科批准的《东北公报》出版签证。白文硕还叮嘱说:“你们一定要出版,不出版不行,出版的报纸要送来几份。”就这样,《东北公报》再次取得了合法地位。

手续问题解决了,又遇到了经费的困难。城工人员连吃饭都困难,哪还有钱买纸、付印刷费呢?当时,郭春雷对李格政说:“不管怎样也得设法出版,哪怕隔几天一出,也好应付。”正在李格政他们愁眉不展的时候,有一个叫薛凯的年轻人得知了《东北公报》面临困境的消息。他表示愿意出资办《东北公报》的旬刊,但有一个条件,就是要发表他所写的作品。经过调查,李格政了解到这个年轻人没有什么政治背景,只是愿意写些无关痛痒的散文、诗歌之类文章。这样一来,他的文章即使刊登对报纸也不会产生损害,更重要的是可以利用他的资金保证《东北公报》的出版。深思熟虑后,李格政等人决定接受了年轻人的条件。不久,《东北公报》旬刊于四月下旬复刊。

灵活周旋与敌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

《东北公报》旬刊出版到7月份时,那个出资的年轻人看没有什么收益,就提出终止合同,不再出资印刷。《东北公报》旬刊再次停刊了。

为了保住党的宣传阵地,《东北公报》社的同志们自己凑钱,买油墨、纸张和三台小油印机,把原来的报纸变成传单式散发。郭春雷既是报社党的负责人,又当缮写员,亲自刻钢板。李伯岚则亲自负责审查稿件,逐字逐句地校对。刻印宣传材料是件很辛苦的工作,为了保密,一般都是在夜间遮严门窗,在密闭的屋子里工作到天亮。即使在炎热的夏天,也得将窗户遮得严严实实的。在数月中,同志们送走了一个又一个漆黑的长夜,迎来了一个又一个的黎明。他们把刻钢板、散发传单当成是同敌人的战斗,一张张宣传单都是射向敌人的一颗颗子弹。

散发传单多数是李格政和曹明达两个同志去做。有时,李格政和曹明达两人各自骑自行车,将传单揣在怀里,到工厂、学校、闹市,选择好时机和有利的地方,由曹明达放哨,李格政趁机撒下一摞。一次,李格政和曹明达来到大东菜行东侧的沈阳第六中学(周总理少年读书的地方)附近,这里是一条僻静的小胡同,南北走向弯弯曲曲,大墙里边是学校的操场,一看胡同里没人,李格政和曹明达就一摞一摞将传单扔到操场内,遂蹬车而去。李格政和曹明达就是这样冒着危险到和平区的太原街和中街等公共场所去散发的。散发传单的工作尽管危险,但由于每次行动前都做好周密的安排,一次意外也没有发生过。

在国民党的白色恐怖下,《东北公报》社的编辑,记者们采取机动、灵活、隐蔽的战斗方式,在《东北公报》暂时停刊的情况下,利用散布传单来随时揭露国民党反动派的阴谋或宣传我党我军胜利的消息,鼓舞沈阳人民。

顽强斗争坚守在最后的日子里

1946年6、7月间,国民党对新闻检查一天紧似一天,此时的《东北公报》还在困难的环境中顽强地坚持出版。一[来自Www.lw5u.com]天,李格政从报社里出来,正想进城里(指沈河区中街),走在距小西城门约800米处时,一辆吉普车驶到李格政身边猛然停了下来。这时,从车上跳下一个穿旧协和服的人,胸前挂着冲锋枪,向李格政大喝道:“站住!”李格政毫无惧色的直视着他,暗暗骂道:“他妈的,一个汉奸,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的特务了,虎什么洋气。”于是大声反喝道:“特务!想干什么?”那个特务笑了笑说:“看看你的证件不行吗?”“可以,看吧。”李格政把《东北公报》的记者证拿给他看。那个特务遂说:“好吧,跟我走一趟。”李格政随即被带到路北的派出所。不一会儿,一辆吉普车停在派出所门前,两个荷枪实弹的特务把李格政叫出了派出所押上车。李格政上车一看,车里押着两个人:一个是《东北青年日报》的主笔李中民,另一个是该报社的总务佟玺功。李格政一愣,心想:“还真是大搜捕……”李格政上了车,同那两个人挤坐在一起。吉普车随即朝中山广场方向驶去。李格政一路上脑中不断盘算着应对的办法。此时他的手提包中还有一只手枪,这使他心里不安起来。

吉普车开到中山广场西面一幢小洋房前停了下来。李格政和那两个人一同被带到楼上一间大屋子里。坐在办公桌旁的一个上校没问什么,先是拿起一张报纸,操着湖南腔调说:“这报上的消息是从哪儿搞到的,谁叫你们发表的?”三个人同时把目光投向那张报纸,原来是《青年日报》(国民党二O七师的军报)。上校军官说:“这是辽南战役的消息,你们随便就发表了,共产党本来就骂我们发动内战,这样一来,你们帮了谁的忙!”李格政没等那个上校军官把话说完,便抢先一步插话说:“你们搞错了,我是《东北公报》的主笔,你们怎么上街随便捕人?”说着就把《东北公报》的记者证拿给那个上校军官看。那个上校军官遂站起来说:“误会,误会。”李格政回到报社后,立即向党组织做了汇报。大家分析后觉得这是一个信号,说明特务们已经注意到了新闻界,必须提高警惕,做好应对准备。

9月中旬的一天,《东北公报》记者李伯岚在沈阳北站附近被捕。报社党组织经研究决定,由李格政和曹明达两人出面到警备司令部要人。其实,这时的李格政等人早已受到监视。李伯岚被捕后不久,距李格政家不远、在大北关东横街路口一家修车铺的老板,一天傍晚突然来到李格政家。李格政与修车铺老板过去从无来往,只是有时到他的车铺修车或给车打气。修车铺老板走进屋,见是李格政,便笑着大声说:“原来是李先生呀,我以为是谁呢!”李格政问:“有事吗?”修车铺老板连声说:“没有,没有。我知道你,你是这的老户了。”李格政立即明白了这小子是来侦察的,于是就挑明了,说道:“不像话,他们把我们报社的记者平白无故地抓去了,怎么还要找到我的头上?”这位修车老板急忙解释道:“你不要误会,这是张参谋打发我来的,他要我看看这里住的是什么人……”李格政紧接着盯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张参谋?”修车铺老板说:“张参谋是伪满军官,我是他的下属。他现在又到国民党警备司令部去了,又高升了。全沈阳有不少是他的下属……”李格政遂问:“抓了我们报社的记者能放不?”修车铺老板回答说:“这个吗!我可不敢说……”

这件事发生后没几天,突然有两个不速之客来到报社找到李格政,见面就问:“你姓李吧?”李格政点点头。来人又说:“我们是从北平来您这儿报到的。”李格政一看这两个人是学生打扮,立即警惕起来说:“报什么到,我们这儿不招人。”其中一个说:“你别装糊涂,我俩就是来你这里报到的。”李格政说:“我从来就不糊涂。我们这儿不用人,一未贴招工告示;二未经过考试,通知录取,你们报什么到?”李格政接着又说:“即使招工也招不到北平去。”经过一番对话,两个不速之客交换了一下眼神便下楼了。两个家伙走后,李格政暗自笑道:“报到?装得倒挺像”。从此以后,李格政一直守在报社。

形势一天紧似一天,到了1947年春,党组织终于决定撤销《东北公报》据点,《东北公报》随即停刊。李格政于1947年4月通过关系介绍到省一中去教书。李伯岚在狱中通过隐蔽和绝食斗争的方式,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中与敌人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1947年7月,李伯岚逃脱国民党的铁牢之苦,回到人民中间,与战友们一起投入到新的战斗中。

您对《我党在沈阳的第二战线所创办的《东北公报》》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