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大众理财顾问》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瑞郎脱欧的三大影响
瑞郎脱欧的三大影响_杂志文章
瑞郎脱欧的三大影响
发布时间:2018-11-16浏览次数:11返回列表

文/蔚华

蔚华,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研究员,国投期货研究部经理

不少分析机构表示,瑞士央行的“突然袭击”是一个令人非常意想不到的变化,这与该机构此前关于汇率的表述存在巨大差异,对中期瑞士央行的信誉所受到的影响感到担忧。

1月15日,瑞士央行突然宣布瑞郎“脱欧”,堪称2015年全球金融市场的第一只黑天鹅。这使得笃信欧元兑瑞郎的下限为1.20的交易者们损失惨重,也引发了全球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

此次瑞士央行的突袭,被多数人解读为他们已经预期未来欧央行会全面推出量化宽松政策,对于当前欧元最大的“多头”瑞士央行来说,很担心届时自己无法再买入更多的欧元来维持瑞郎与欧元的下限。所以,他们孤注一掷,宣布脱欧来解救自己。

与欧元脱钩后,瑞郎作为传统的避险资产将迎来大规模的资金流入,瑞郎将随之升值,并因此影响到瑞士的出口,给旅游业、制造业等造成打压。除以之外,笔者认为,此次瑞郎与欧元脱钩,应关注以下三大影响。

首先,由于此前挂钩欧元,为了维持这一汇率下限,瑞士央行的外汇储备里积累了大规模的欧元。瑞士央行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瑞士央行外汇储备中,欧元资产的储备占比为45%,而其外汇储备总额占GDP的比重也激升至80%的水平。与欧元脱钩之后,瑞士央行将面临缩减资产负债表及调整外汇储备结构的需求。至此,在预期欧元继续贬值及缩减资产负债表的压力之下,欧元最大的“买家”也许将变成最大的“卖家”。

其次,在瑞郎脱欧的消息公布后,与欧央行绑定的丹麦央行表示并不会随之做出“脱欧”之举。丹麦央行发文表示:瑞士央行舍弃欧元兑瑞郎1.20汇率下限措施勇气可嘉,但丹麦不能与之相比。尽管与欧元挂钩使得丹麦央行的外汇储备里也积累了大量的欧元,但其外汇储备总额占GDP比重并未大幅度攀升:据国际投行测算,丹麦央行外汇储备占GDP比重自2010年以来一直在25%的水平,资产负债表的风险并不严重。

另外,从经济形势来看,丹麦当前的情况也与欧元区更为相似,其房地产市场正从衰退的泥沼中慢慢走出,宽松的货币环境对房地产市场的萎靡能起到缓解作用。而瑞士则相反,近10年来瑞士房地产市场一直处于繁荣阶段,如果继续与欧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绑定,势必会给瑞士带来资产泡沫的危险。

最后,由于瑞郎脱欧,全球尤其是欧洲市场未来的动荡将会加剧。瑞士央行的举措实际上是为欧央行做量化宽松扫清了又一道障碍。如果继续与欧元挂钩,会给瑞士央行未来的货币政策操作造成巨大压力。与欧元脱钩之后,瑞士央行可以重新获得自己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就不会对欧央行大规模购债计划再有任何质疑。这样,当前欧洲央行所需顾忌的只剩下德国央行与希腊政局。消息称,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已经密会默克尔,商讨货币政策大事。德国人对欧洲量化宽松的激烈反对一直在持续,说服德国人并非易事。好在1月15日欧盟法院高级顾问就德国宪法法院对OMT合法性的质疑,初步给出了认定OMT合法的意见。此举或可令德国国内对欧洲央行一系列非常规宽松政策的质疑声音略有平息。相比之下,希腊大选的搅局就令欧洲央行更难以掌控。目前希腊左翼政党在民调中优势明显,一旦赢下提前举行的大选,势必就会对此前希腊与“三驾马车”达成的种种协议进行否认并提出一系列更难以被接受的条件。彼时欧元崩溃、希腊退出欧元区声音必然再起,混乱之局将会令原本已有宽松重任的欧洲央行手忙脚乱。

瑞士央行之举给世人带来了警示,随着全球经济恢复形势和政策的日趋分化,叠加油价大幅下跌、地缘政治风险不断攀升等因素,未来各国“各自为政、务实主义”的情况必将越来越多。

您对《瑞郎脱欧的三大影响》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