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杜甫研究学刊》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杜诗在东南亚的传播述要
杜诗在东南亚的传播述要_杂志文章
杜诗在东南亚的传播述要
发布时间:2018-02-03浏览次数:46返回列表

张洁弘 周睿

摘要:作为中国古代最重要的诗人,杜甫及其诗歌受到海外学者的广泛关注。东南亚地区各国对杜诗的译介、研究虽未能如欧美、东亚那样取得丰硕的成绩,却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文化条件而形成了某些值得关注的特点。本文以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为例,对杜诗在东南亚地区的传播情况进行简述。

关键词:杜甫 杜诗 翻译 中国文化海外研究 东南亚

作者:张洁弘,湖南大学文学院中国古代文学在读硕士研究生,410012。

周睿,西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400715。

一、引言

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研究正在成为一个热门的全球性话题,从古典文学理解中国文化,也变成了一个全球性的学术共识。杜甫作为中国古代最伟大的诗人,其诗歌的一字一句都有着丰富的中国意蕴,这决定了杜诗在海外的传播热度不减,而这种传播,具体来说,主要通过以下三个途径实现:翻译、教育和学术研究。

东南亚诸国各有其独特的语言和文化,目前已经有超过80%的海外华人生活在东南亚。因此,东南亚地区的杜诗研究虽没有欧美、东亚那样盛行,却因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历史条件形成了某些值得关注的特点。

本文以东南亚国家中的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新加坡和越南为例,介绍杜诗在东南亚的传播概况,并试图总结这一传播过程的发展趋势。至于老挝、柬埔寨、缅甸、文莱和东帝汶等国,因为文献不足,暂付阙如。

二、杜诗在东南亚的传播述要

(一)新加坡

新加坡是东南亚各国中与中国最为相似的国家,从人口比例上说,75%的东南亚华人都居住在新加坡,因此它具有比较好的中国文化研究土壤;同时,作为一个世界领先的商业中心,其在经济上的富足也有助于对包括杜诗在内的中国文化的传播与研究。

1、学术研究

杨松年(Yeo Song Nian)是新加坡杜诗研究的第一人。关于杜诗的评论与批评,他著有《杜甫〈戏为六绝句〉研究》①(Tu Fu’s ‘Joking Remarks on Six Quatrains’)。在这本书中,他总结了杜诗研究的学术历史,并为《戏为六绝句》作注,还写有自己的评论。

另外,他写有《杜诗为诗史说评析》一文,原文引用如下:

在唐代,除了杜牧、元稹、韩愈等少数几个人外,一般不太重视杜诗。一些诗人提及杜甫,是出于怀念友情、怜其穷困,羡其狂豪,或赏其才情之高。到了宋代,情况为之大变。宋人对于杜诗,推崇备至,以致不敢低贬一词。他们多方面的称赞,使杜诗在文坛上的地位达至峰颠。②

新加坡文学评论家周粲(Zhou Can)著有诗歌评论集 《剥蕉记》③(Peeling Bananas)和《周粲评介诗30篇》(Chou?Tsan Judgement on 30 Poetry)。在《周粲评介诗30篇》中,有一段和杜甫有关的论述,笔者摘录如下:

杜甫《登岳阳楼》:“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不凭轩,眼泪鼻涕怎么流得出来?他在另一首诗《登高》里说:“百年多病独登台”在“多病”时“登台”,神思当然更容易飞驰,“百感”也更容易“交集”。

外界的景物和诗人内心的感情是有密切关系的,这就是杜甫在《春望》里会写上“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这两句诗的原因了。④

中国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苏渊雷(Su Yuan Leo)1989年赴新加坡讲学,在新加坡各高校宣传包括杜诗在内的中国古典文化。同年九月,新加坡文化学术协会出版了他的中国古典文学专著《钵水斋近句论诗一百首附苏诗龚图风流人物无双谱》(Features of 100 poems)。在此书的“跋”中,苏教授提及杜甫,他说:

以诗论诗,始于杜甫的《戏为六绝句》,后来代有继作,成为我国诗歌评论的传统形式。⑤

以上所引众学者对杜诗所作的这些研究,不论是杨松年对杜诗研究历史所作的总结,或是苏渊雷对《戏为六绝句》的评论,在新加坡尚为创新之作,在大陆学界却已成为常识,说明新加坡学者在对杜诗研究充满兴趣的同时,研究深度和进展有限。

2、文学创作

在文学创作[来自wwW.lw5u.Com]方面,新加坡诗人蔡志礼(Cai Zhi Lee)写有诗集《月是一盏传统的灯》(Moon is an Immemorial Lantern),所作诗歌《长安赋》中涉及杜甫的一句为:

届时,少年的杜甫已经老了,

不爱呼鹰逐兽的游戏。⑥

“呼鹰逐兽”引自杜甫《壮游》⑦。当代学者普遍认为,《壮游》全诗是杜甫对自己一生的概括。《长安赋》的广泛传播,有利于新加坡读者了解杜甫其人,或深入探求其生平,让杜甫其人其诗得到广泛传播。

(二)马来西亚

2015年全马来西亚人口为3033万人,华侨华人就占了总人口的30%。普通话和中国方言盛行于马来西亚,中国方言包括粤语、闽南语和客家话。中国文化是马来西亚多民族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学习中国文化也占据马来西亚教育体系的很大一部分。基于此点,大多数杜诗研究者都活跃在大学和研究机构当中,翻译和文学创作是马来西亚传播杜诗的重点。

1、翻译

二战以后,马来西亚华人翻译家吴天才(Wu Tiancai Goh Then Chye)开始用马来文翻译中国古典文学,他也在马来西亚各高校传播自己的翻译作品,被称为马来西亚翻译的先驱。他的翻译著作有:《论语》(The Analects Analek)、《中国新诗集总目》(Modern Chinese Poetry:A Bibliography 1917-1949 Bibliografipuisi modern China)和《中国现代诗集编》(Contemporary Chinese Poetry: A Bibliography 1950-1980 Koleksi puisi modern China),其中就有包括杜诗在内的唐诗宋词。

2、文学创作

除了以上提到的学者翻译的杜甫诗歌以外,另外一些马来西亚华人也十分重视学习杜诗的创作手法,他们汲取杜诗意象密集、形断意连、意境幽远的艺术手法,并融入当代文学中,形成了新的作品。在这方面,最为杰出的诗人是吴岸⑧(Wu An Wu Ann)。他创作的《长安赋》里涉及杜甫的一句为:

依旧是玉关情深的

李白的一片月

依旧是映入鄜州闺中的

杜甫的清辉⑨

吴岸将中国唐代最伟大的诗人李白、杜甫并列。“玉关情深”“月”来源于李白《子夜吴歌·秋》中“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鄜州闺中”“清辉”来源于杜甫《月夜》“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这些诗句显示出吴岸对杜诗的喜爱之情。吴岸与新加坡诗人蔡志礼的两首《长安赋》,将杜甫其人巧妙地融入现代诗,在东南亚华文诗歌创作史上独树一帜,扩大了杜甫及其诗歌在东南亚的传播与影响。

(三)印度尼西亚

印度尼西亚一共有三百多个民族,其中华人仅占总人口的3%—4%。在东南亚32年的新政权里,中国文化被印度尼西亚疏远和隔离,专门的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中心也仅存于印度尼西亚的顶级大学中,譬如印度尼西亚大学、加札马达大学、艾尔朗加大学等。虽然一些印尼华人在新政权倒台后试图打破僵局,努力传播中国文化,但道路曲折,收效甚微。

1、翻译

印尼最早出现的杜甫翻译作品是阿米尔·哈姆扎(Anur Hamza Amir Hamzah)1939年出版翻译的诗集《东方诗锦》(Eastern Poems Puisi Timur Kam),其中有包括杜诗在内的中国、日本、印度、波斯和阿拉伯的古典诗歌共76首。1963年,阿米尔·哈姆扎等人选译的《杜甫诗选》(Tu Fu?s Poems Puisi Tu Fu)出版,这是印度尼西亚最早公开出版的杜诗专著译本。

印尼翻译家蒙丁萨里(Munding sari Mengdingsali)1949年出版了《中华诗集》(Chinese Poetry Puisi Cina),其中有包含杜甫诗歌在内的41首唐诗译文。印华诗人、翻译家陈冬龙(Chen Tung Long Wilson Tjandinegara)著有印尼文诗集和诗译集10余部,其中《唐诗选》(Dinasti Tang Antologi Sajak Klasik⑩)收录有中印尼双语对照的杜甫诗歌译文,被称为印尼历史上的第一本唐代诗歌专著。

继蒙丁萨里、陈冬龙之后,2003年印华诗人、翻译家戴俊德(Dai Jun De Minggus Tedja)在华文月刊《呼声》上先后发表翻译了杜甫的《月夜忆舍弟》和《咏怀古迹》,双语对照,作有释义及附有诗意图。《呼声》在印尼的影响及图文传播的普及性使杜甫广为人知。印尼翻译家周福源(ZhouFuYuan Zhou Fuyuan)也用印尼文翻译了中国历代诗歌560首,其中包括杜甫诗歌。除此之外,他还用印尼文撰写了杜甫等六位唐代诗人小传,将其结集为《明月出天山:中国古代诗歌选》(Bright Moon climbing on mount Tian:Anthology of Classical Chinese Poetry Purnama di Bukit Langit: Antologi Puisi Tiongkok Klasik),在印尼雅加达出版社出版。

2、文学创作

印尼的华文月刊《呼声》,是杜诗翻译与文学创作的主要阵地。戴俊德不但将其翻译作品发表于上,广泛传播,更以杜甫《月夜忆舍弟》中的“月是故乡明”一句为题创作律诗,全文如下:

月是故乡明

武荣子弟下南瀛,搏命惊涛浪里行。

落地生根居岛国,椰风蕉雨望乡情。

危邦认命遭排斥,乱世苟全经死生。

海外清辉多魍魉,举头月是故乡明。

《月夜忆舍弟》原诗表达的是在战乱年代,兄弟因战乱而离散,居无定所,鸿雁哀鸣更加重了思念的思想感情。戴俊德的诗句,语言上遵循了唐诗的韵脚,情感上也表达得十分到位。落地生根偏居一隅,只能望着“椰风蕉雨”思念祖国,这种沉郁哀伤的格调,真挚感人,恰好与杜诗里的深情不谋而合,最后感叹“月是故乡明”,极像唐诗笔法。

除诗歌外,小说家林汉文(Lin Hanwen Lin Hanwen)在其文集《卡布亚斯河》(Cabo Elias River Cabo Elias Sungai)一书中引用[来自www.lW5u.Com]杜诗诗题“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来描述坤甸当地的气候。在《卡布亚斯河》的影响下,杜甫及其诗歌在印尼传播更为广泛。

(四)泰国

1990年,泰国解除了对中文教育的禁锢,泰国人重新开始学习中华文化。目前,中文已成为泰国最受欢迎的外国语言之一,很多学校都开设了中文课程。在泰国6710万人中,约940万是华裔,大多数来自中国广东省潮汕地区。随着中泰两国的经济交流快速发展,杜诗在泰国的传播取得了诸多进展。

1、翻译

泰国公主玛哈·扎克里·诗琳通(Maha Chakri Sirindhorn )是泰国最有名的中国古典文学爱好者,亦在杜诗在泰国的传播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诗琳通从小热爱汉语,1998年,诗琳通在自己学习中文期间翻译的100多首唐诗宋词中选出34首,出版了一本翻译诗集《琢玉诗词》(Poetry & Lyrics as Jade Carving )。其中第十三首是杜甫的诗歌《月夜》,有中文、汉语拼音以及诗琳通的译文和评析。据笔者所查阅之篇目来看,诗琳通的翻译虽然并非完全正确,但的确扩大了包括杜诗在内的中国古典诗歌在泰国的传播,越来越多的泰国人开始学习中国文学。后来,《琢玉诗词》被泰国政法大学当做中国文学课的教材使用并再版数次,这都扩大了杜诗在泰国的传播。

除《琢玉诗词》以外,泰国大学里使用最广泛的中文教材是由Suphat Chaiwatthanaphan ()撰写的《中国文学史》(History of Chinese Literature ),详细介绍了中国文学在不同时期的表现形式,包括《诗经》、先秦散文、《楚辞》、乐府诗、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和明清小说等。这部《中国文学史》亦有6篇杜甫诗歌的译文并附有杜甫简介,6篇译诗分别为:《兵车行》《无家别》《春望》《月夜忆舍弟》《望岳》《旅夜书怀》。笔者摘取了其中一篇《月夜忆舍弟》如下:

(月夜忆舍弟)

(《月夜忆舍弟》原文:“戍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

如上文所示,《月夜忆舍弟》原诗为五言律诗,共八句,译诗为九句,在句数上有增加,也无法体现原诗在押韵、对仗、平仄上的要求。

另外,泰籍华人黄荣光(Yong Yingkhawet ),也用泰文翻译唐诗等中国古诗250首,出版有《中国韵文纂译》(Evolution of Chinese Poetry ),其中包含杜诗。

2、研究及文学创作

黄荣光撰写杜甫等中国名人的故事,与林运熙(Thaworn Sikkhakoson )共同出版了:《诗——中国的生命之歌 》(Poetry: Songs of life in China )和《中国三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Three Chinese poet:Li Po, Tu Fu, Po Chu?i ),涉及杜甫生平经历与作品。黄、林二人长期在泰国高校任教,并在泰国的各个大学传播中国古典诗歌,增进了泰国当代大学生对杜甫及中国古典诗歌的兴趣和了解,客观上促进了杜诗在泰国的传播。

另外,陈常(Zhang Saedang )1974年在后嗣出版社的《中国古典诗歌选》(Anthology of Classical Chinese Poetry ),Sitthra PinitPhuwadon()在Satreeseaksa School()出版社1973年出版的《比较文学》(Chinese Comparative Literature )等均有关于杜甫的论述,这些作品亦推动了杜诗在泰国的传播。

(五)菲律宾

目前,超过100万的菲律宾人都有华人血统,并在促进菲律宾的经济发展中展现了重要作用。但这些菲律宾华人很少了解中国文化,几乎与当地菲律宾人所受的教育无异。在此情况下,杜诗在菲律宾的传播并不像在其他国家那样受到欢迎。

1、翻译

菲律宾华人翻译家施颖洲(Shi Yingzhou)是菲律宾最好的中国古典诗歌翻译大师,曾先后出版过:《古典名诗选译》(Translation of Classical Poetry)、《世界名诗选译》(Translation of World′s Well?known Poetry)、《现代名诗选译》(Translation of Selected Modern Poetry)、《莎翁声籁》(Shakespeare′s sonnets)等著作。在87岁时出版的《中英对照读唐诗宋词》(Tang and Song Poetry: Chinese?English)中,他对杜甫的以下作品有翻译:《绝句(一)》(Quatrain(Ⅰ))、《绝句(二)》(Quatrain(Ⅱ))、《登高》(Climbing the Heights)、《春望》(Spring Prospect)、《月夜》(Moon Night)、《旅夜书怀》(Night Thoughts While Travelling)、《月夜忆舍弟》(Thinking of my brother on a Moonlit Night)、《赠卫八处士》(To Hermit Wei the English),本文摘录一首如下:

Thinking of my brother on a Moonlit Night/ Tu Fu

月夜忆舍弟 / 杜甫

The frontier drums halt passers-by,

戍鼓断人行,

In autumn drops a wildgoose’s cry.

边秋一雁声。

The dew turns while frost since this night;

露从今夜白,

The moon seems brighter in home sky.

月是故乡明。

I’ve brothers scattered all aroung,

有弟皆分散,

No home to know they live or die.

无家问死生。

My letters seem far to reach them;

寄书长不达,

Besides,the war still rages high.

况乃未休兵。

从此篇翻译来看,施颖洲翻译有两个显著的特点。其一,忠于原著,翻译后的诗歌八句,句句对应原诗,极其精准,譬如“无家问生死”一句,诗歌里就分别有“no”“home”“know”“live”“die”,可谓原句中的每一个字都翻译到了,整句在表达上也并未有任何不妥,细看其余七句,每句均是如此,总体流畅,细节对应;其次,诗歌语言优雅,特别是在音韵结构上,把原诗中的五言译为四音步,英文版注意了韵脚,使译诗读起来像原诗一样节奏分明,疾徐有致,譬如译诗中,上下两句的末尾,读起来都韵律合谐。

林健民(Lin Jianmin)是另一个杰出的翻译家。他对包括杜诗在内的唐诗翻译十分严谨,认为翻译的英文字母应在数量上严格相同于原文,这样严谨流畅的技巧也扩大了杜诗的传播。无论是施颖洲或林健民的翻译,都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菲律宾人重视杜诗。

在报刊上转载英美学者的英译唐诗也是杜诗在菲律宾的传播途径之一。1982年2月开始,菲律宾诗人雷耶斯(Gracianus?R?Reyes)在报纸上陆续转载了英国汉学家翟理斯(H?A?Giles)的英译唐诗,其中就包含了杜诗。

2、文学创作

20世纪期间,潘葵邨(Pan Kuicun)、陈天怀(Chen Tianhuai)、洪明(Hong Ming)、李谈(Li Tan)和庄克昌(Zhuang Kechang)等,喜爱中华传统文化,他们自身努力学习杜甫诗歌的同时,模仿杜诗创作古诗。

1985年,菲华诗人陈天怀出版了诗文写作集《空山秋菊》(Autumn Chrysanthemums in Empty mountains),收有其所创作的五、七言律、排、绝共342首、译诗5首、短篇小说3篇、议论文3篇、杂文11篇,以及对联、诗韵简集等。陈天怀的作品中,很多诗句均有唐诗的影迹。依照笔者的检视,其中两句“滚滚长江水”“空谷幽兰怜溅泪,心惊恨别负卿卿”分别化用杜甫《登高》和《春望》中“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两句。

(六)越南

与其他东南亚国家不同,越南不仅在地理上与中国相连,在文化上也与中国一样属于汉文化圈。从秦设象郡开始,越南一直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本土学者陈庭史甚至认为“越南历代诗人几乎没有一个不受李、杜为代表的唐代大诗人的影响”。由此可见杜诗在当代越南的传播极为广泛。

1、翻译

在喃字时期,越南文人用喃字详解唐诗,如《唐诗合选详解》(Detail Explanation of Selected Tang Poetry )、《唐诗国音卷之一》(One of the National Tang Poetry Volume )、《唐诗合选五言律诗解音八十三首》(83 of Tang Eight lines‘5 characters’ poetry analysis )、《唐诗七绝演歌》(Tang Four Lines‘7characters’Poetry )、《醉后闲吟集》(Xianyin Poetry)、《唐诗摘译》(Excerpt Translation from Tang Poetry )、《唐诗国音》(National Tang Poetry )等,其中《唐诗合选详解》最为著名,并收录有杜甫的诗歌76首,其余六本杜诗共26首,其中19首由陈秀昌翻译。

1885年越南沦为法国殖民地,越南学者们只能用殖民政府规定的语言来传播杜诗。从20世纪开始,越南很多杂志开始刊登包括杜诗在内的中国古典诗歌翻译作品,比如《南风杂志》《东洋杂志》《越汉文考》《知新杂志》《文化月刊》《百科杂志》《新风杂志》等等,其中最有名的是阮敦复(Ruan Dunfu )主编的《南风杂志》与陈俊凯(Chen Junkai Kai)主编的《东洋杂志》。阮敦复和陈俊凯不仅翻译杜诗,还在翻译后作有注释与评语,以便读者了解杜诗。其中以阮敦复的《佳人》《与朱山人》最为著名。

1940年,吴必素(Wu Bisu )出版了越南译文《唐诗》(Tang Poetry Tang Trích),越南对中国古典诗歌的翻译开始由杂志刊登的单篇翻译进入多篇专著阶段,吴必素的《唐诗》共收录了唐代诗歌53首,最多的为杜甫诗歌,被称为是越南唐诗的最佳译本。之后翻译家南珍(Nan Zhen NamTreasure)也译有包括杜诗在内的《唐诗》(Tang Poetry Tang Trích)(1962、1963),1944年,让宋(Rang Song )的《杜甫选集》(Tu?Fu Anthology Tu?Fu )在新越出版社出版,该书收录了让宋翻译的杜诗360首,由于作者个人原因,此书只有翻译,并未收录杜甫原文及典故的解释,但此书仍不失为越南文学史上第一本杜诗专著。1962年,河内文学出版社出版了由黄忠聪编辑、张正校对的《杜甫诗集》( Tu?Fu Poetry Tu?Fu ),该书收集了当时越南诗人们共同翻译的126首杜诗。这种诗人群体对杜甫诗歌共同翻译的潮流,体现了越南诗人对杜诗的重视和欣赏。

2、文学创作

杜诗在越南的广泛传播,主要原因是越南古代借鉴中华科举制度赋诗取士,杜诗作为中国古典诗歌代表,自然得到广泛传播。因此,当代越南学人在撰写文学史时,几乎把杜甫当成中国文学史上最重要的作者。阮献梨(Ruan Xianli )、梁维次(Liang Weici )、陈春题(Chen Chunti )等分别撰写《中国文学史大纲》(Summary of Chinese Literature History )、《中国文学讲课》(Summary of Chinese Literature )、《中国文学史》(Chinese Literature History ),并依次用第33、24、21页介绍杜甫。这些作品被越南各个学校当成学习中文的教材使用,杜甫之名之诗又得到更广泛的传播。

在此种情况下,越南当代文人多学杜诗。阮飞卿(Ruan Feiqing )在《奉赓冰壶相公寄赠杜中高韵》诗中说:“独树孤村子美堂”,黎圣宗(Li Shengzong )亦在《见月遣怀诗》诗中借用杜甫“富贵必从勤苦得,男儿修独五车书”的意向,将原句写成:“壮年书捲雄豪气,亹亹平生独五车”。阮攸(Ruan You )在其六八体喃字长诗《金云翘传》(Biography of Jin Yunqiao )中,将杜甫“取醉他乡客,相逢故国人”一句五言改为六言,巧妙地出现在长篇叙事中。

另外,越南诗人也将杜诗里的意象带入越南国语诗中,比如刘重闾(Liu Chonglu Liu Lu c?n)的《江湖》:

此时霜已满天,

孤舟一系冷月光。

此刻你我共陶醉,

紧绳忽而离树去。

“孤舟一系冷月光”化用的是杜甫《秋兴》中“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一句,只不过这种“孤舟一系”的情感到了充满自由的《江湖》当中,就变成“你我共陶醉了”。在这类诗歌中,杜诗多作为典故进入越南国语律诗,使诗意更加含蓄、优美。

以上提到的越南创作者们,不管是改写或是创作,都在很大程度上扩大了杜诗的影响范围,体现出诗人对原句的熟悉程度,他们的相关作品与杜诗原句融会贯通,意义相连,扩大了杜诗在越南的影响。

三、结语

相对于欧美、东亚等汉学发达地区,杜诗在东南亚的传播成绩说不上非常丰硕,但由上文的简略介绍,也可以看出一些特点:首先,由于地理位置和文化土壤的相似,东南亚的杜诗研究者(或传播者)大多数对中国古典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或者有着密切的关系,他们多为东南亚籍华人,或者与华文教育相关之人;其次,东南亚各国对杜诗的研究多为从中文到其本地语言的翻译,对杜诗在当地的普及有重要意义,但对诗歌本身的审美特征和主题却较少关注;第三,东南亚对杜诗的研究还做不到精深专注,出版的研究作品中,涉及杜诗的很多,进行专门研究的著作却寥寥无几。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以及与东南亚各国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深入,笔者相信杜诗在东南亚的传播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①杨松年:《杜甫〈戏为六绝句〉研究》,台北文史哲出版社1995年。

②杨松年:《杜诗为诗史说评析》,《古典文学》(台北)1985年第7期。

③周粲:《剥蕉记》,新加坡美雅出版发行公司1979年。

④周粲:《周粲评介诗30篇》,新加坡青年书局2012年,第24页。

⑤苏渊雷:《钵水斋近句论诗一百首附苏诗龚图风流人物无双谱》,新加坡文化学术协会1989年,第183页。

⑥蔡志礼:《月是一盏传统的灯》,新加坡七洋出版社1992年,第89页。

⑦仇兆鳌:《杜诗详注》,中华书局1979年,第209页。以下所引杜诗皆据此本,不另出注。

⑧吴岸著有:《盾上的诗篇》,香港新月出版社1962年;《到生活中寻找你的谬斯》,吉隆坡双福文学出版基金会1987年。

⑨吴岸:《吴岸诗选》,北京艺华出版社1996年,第784页。

⑩Wilson Tjandinegara, Antologi Sajak Klasik,Komunitas Sastra Indonesia, 2001.

Zhou Fuyuan,Purnama di Bukit Langit: Antologi Puisi Tiongkok Klasik,Gramedia Pustaka Utama, 2007.

戴俊德:《月是故乡明》,《呼声》(马来西亚华文月刊)2003年,总第57期。

林汉文:《卡布亚斯河》,美国瀛舟出版有限公司2003年,第56页。

施颖洲:《中英对照读唐诗宋词》,台北九歌出版社2006年,第59页。

凌彰:《唐诗在菲律宾的传播》,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4c191d0100fmsx?html,2009年10月16日。

陈庭史:《中国文学对越南文学发展进程的历史意义》,《文化艺术杂志》,1993年第2期。

参看黎文亩:《杜甫诗歌在越南的接受与传播》,《广东农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3年8月总第29卷第3期。

责任编辑 陈宁

您对《杜诗在东南亚的传播述要》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