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董事会》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浮城迷思
浮城迷思_杂志文章
浮城迷思
发布时间:2018-03-27浏览次数:1返回列表

文 彭飞

导演们在电影的文学性和原创能力上集体缺“钙”,对生活和真理缺[来自wwW.lw5u.com]乏洞见,对电影“当代性”有意无意地回避。浮城谜事仍逃不出这样的窠臼

在人们的印象中,第五代导演偏爱红高粱黄土地之类宏伟意象,崇尚宏大叙事,而到第六代则将镜头对准个体经验和日常生活,喜欢将电影拍成个性化的影像日记。笼统而言,这一说法不无道理。可在我看来,无视中国导演整体的结构性缺陷,转而在不同代际的导演之间挖掘鸿沟,形成对照的行为十分可笑。换言之,中国导演们的“同”远远超过了“异”,在他们放大了的共通性缺陷面前,代际或个体间的差异显得微不足道,甚至可以忽略不计。我以为,普遍的问题在于,导演们在电影的文学性和原创能力上集体缺“钙”,对生活和真理缺乏洞见,对电影“当代性”有意无意地回避。

在此前提下,谈论中国电影的作者性或风格才是合适的。具体到娄烨,这是一个极具个人风格的导演,有其特征鲜明的一系列作品为证。早期作品《苏州河》盗版碟的封面上赫然印着王家卫,现在看来不免有些滑稽。同样是晃动的手持影像,其质地与王家卫的伪小资情调截然不同,一种标志性的颓丧感与暗黑氛围籍由粗粝的影像、灰败的色调、脏乱破败的城市景观、暴力的性爱和扭曲的情感营造出来,在电影中不断累积、升腾、弥漫,散发着城市中下层社会的气质,在这一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娄烨拍出了某种时代精神。

此前,娄烨已有《紫蝴蝶》的商业化尝试,或许对“顽固”的娄烨而言,商业片仅仅意味着讲一个更有“看点”的故事,因此无论是《紫蝴蝶》中的历史传奇还是《浮城谜事》中的网络故事,都仅仅是传达其个人感觉和影像风格的工具。

《浮城谜事》取材于天涯网友“看着月亮离开”的直播帖《看我如何收拾贱男和小三》,跟泛滥于各大论坛上的小三故事如出一辙,所谓的中产阶级妇女陆洁,发现丈夫乔永照有外遇,继而与小三斗智斗勇,最终以胜利者的姿态接管丈夫的公司,令其净身出户。如果仅仅是这样,这个帖子显然无法吸引超高人气。其狗血的桥段在于,安排陆洁“发现”丈夫外遇的女友桑琪才是真正的小三,她们各自与乔永照所生的子女是同一所幼儿园的玩伴,两人由此结识。为避免这一粗制滥造的故事使电影沦为道德声讨式的家庭伦理剧,创作者对故事进行了两层设计。

首先,增设了一条情节主线,即乔永照的外遇对象蚊子被陆洁和桑琪相继追打、推倒,从山坡滚落后被飚车的富二代撞死。警方对这一命案的追踪和侦破贯穿全片始终。这一设计把这个故事推向极端,同时也暴露了创作者思维之简单化,利用命案增强奇情效果,使故事更具震撼性,其实是最偷懒的一种做法。

其次,借助片中人物视角的更替制造悬疑性。创作者在命案的叙述上可谓费尽心思,影片开头即从富二代的视角展示了命案血淋淋的后半段,可谓吊足了观众胃口,在一连串巧合和狗血剧情过后,观众几乎已经遗忘了血案之际,突然从陆洁的视角进入命案的前半段,让观众不知所措、满腹狐疑,最后再通过桑琪的视角讲述命案的全过程,使人恍然大悟、震惊不已。这一设计可谓巧妙,使故事更加悬疑、“好看”,但也造成视角的混乱,甚至留下过重的编织痕迹,时时让人觉得情节和人物只是导演手中的提线木偶,无法代入继而感同身受。就叙事而言,本片较之同样擅长从社会新闻中攫取灵感的西班牙电影大师阿尔莫多瓦天马行空、诡异多变的创造力,自不可同日而语。

此外,作为本片故事的源头,男主角乔永照却是最被导演忽略的人物,他仿佛只是一架内心空洞的性爱机器,机械地周旋在女人们之间。对乔永照内心的回避使本片的人性探讨仅停留在“人心险恶”、“ 欲望是万恶之源”之类表层,真知灼见严重缺失。被忽略的还有两个孩子,本片的英文名Mystery(谜)由于谜底的过早揭开而显得[来自www.LW5u.com]名不副实,或许,被隔绝在成人世界之外,却亲眼目睹其恶的两个孩子在事件中受到多大程度的伤害,这伤害将如何影响他们的心灵和成长才是本片最大的谜。

您对《浮城迷思》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