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共产党员》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感受日本的交通文明"等5篇
"感受日本的交通文明"等5篇_杂志文章
"感受日本的交通文明"等5篇
发布时间:2018-04-21浏览次数:209返回列表

玛瑙斯的桑巴热情

在巴西,临亚马孙河而建,已有300多年历史的小城玛瑙斯很美。城外,这里是黑、白河的交汇处,黑河因被巨量的腐木长期浸泡成了“黑色”故名,我捞了一瓶河水看看,其实它呈不很浓的茶叶水色;白河就是亚马孙河。由于两条河水的流速、温度、比重及酸碱度等都不相同,因此即使交汇也不会混淆到一起.从而在数十公里宽的河面上形成了黑白分明的世界奇观。

城内,小巷幽幽,教堂、剧院、图书馆和各类民居星罗棋布,华贵典雅古色古香的很有葡萄牙风味。玛瑙斯的全盛期是所谓的橡胶时代,上世纪初英国人在此发现橡胶后几乎引来了全世界的商人,长达1313米的巨大浮动码头及大量的仓库、客栈等,也跟着拔海、拔地而起,这兴旺景象的见证人便是歌剧院广场上那座著名的雕塑。雕塑四面都塑有向前突出代表各大洲的船头,地面又用砖块铺成了海水样的波浪纹,象征满载橡胶的船只正从玛瑙斯出发驶向全球各地。有趣的是亚洲的船头塑了条龙,说明百年前的中国对巴西、对世界已有一定的影响。如今,作为巴西自由贸易区的玛瑙斯又获得了新生,美、日、韩等纷纷在此设厂组装电器,中国也建了许多内销巴西就能免税的空调和摩托车厂,中、巴交往的势头依然强劲。

游玛瑙斯,我最感兴趣的是批发和零售水果、工艺品等的贸易市场,让当地人备感自豪的这座市场是巴黎埃菲尔铁塔的设计者埃菲尔设计的,虽然结构还坚固牢靠,装饰亦能见当年风采,但因年久失修,它感受日本的交通文明

前段时间随旅行团在日本游览观光,除了美丽的风光、繁华的商业、豪华的建筑给我留下美好记忆外,印象最深的当属日本的文明交通。

刚走在日本的街头,我开始有个疑惑,按理说日本的大城市人口密度甚至比中国还高,但怎么大街上看不到很多的人?走到地铁站里才明白,日本城市的地铁网、轨道交通网如蜘蛛网般密布。特别是地铁站内,道路四通八达,一个站点往往有七八条道路向各个方向延伸,道路两侧密布各类商店,日本城市居民在上下班乘坐地铁的途中,就可以把所需的生活用品都购置齐全,完全没有必要再到地面上来行走。所以,大街上人不多,而地铁站内反而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另外,日本的公共交通系统可以说是高度发达的。其公共交通主要是指四通八达的地面交通车,容量大、速度快的地铁和地面轻轨系统,再辅以合理数量的出租汽车,使得日本人选择公共交通这种出行方式的比例达到了65%以上,东京更是达到了85%以上,这个比例在全世界是最高的。

据当地导游介绍说,一般日本的私人小汽车只是用来从家里或单位到达公交系统站点途中使用的。而与之相辅的就是日本的停车设施非常到位。在日本,沿街住户、商铺如需增购汽车,必须先在门前租用一块场地以供私家车停放用。此外,无论是沿街的专用停车场、立体停车楼还是私营的停车场地,都有非常便利的停车信息指示和充足的停车泊位,特别是在一些大的公交换乘站点,停车更加方便。

正是因为这些文明的交通管理措施,才使得车多路少的日本交通十分畅通,成为世界上交通事故死亡率最低的国家。

(据《半岛都市报》)已明显衰败不堪了。在《很美的小城玛瑙斯》里,我从街对面游画了它大门前的一组建筑,也许画面感动了一群观画的黑人小伙,他们不时向我竖起大拇指(这种手势在巴西运用得很普遍,打招呼或好、棒、老大、成功的意思都有),还有几个索性载歌栽舞、跳起了糅有很多足球元素在内的桑巴舞。他们像是表演给我看,也像是自娱自乐,上身动作幅度很大,架势豪放,脚下动作却细腻而精致,仿佛有球王贝利和球星罗马里奥的影子在里面,那股率真和热情感动了我。

(据《南方都市报》)在意大利想扔旧电器 需有“抛弃权”

去年刚来意大利米兰市时,住在楼下的尼尔很热心地借给我一台旧电视机。虽然电视有些“高龄”,但是并不影响使用。

4个多月后,尼尔搬到了距米兰不远一座叫科莫的小城居住。他搬离前,我打算把电视机还给他,他很客气地拒绝了,于是我就成了这台电视机的真正主人。不幸的是,有一次我去上班,傍晚时分偏偏下了场大雨,等我回到家时,那台电视机已经成了一台正宗的“落汤机”。

我抱着侥幸心理请来一个修理工,但对方检查了一阵后摇了摇头说: “没必要修了。”尽管有些不舍,但我还是将它抱下了楼,轻轻放到了路边的大垃圾箱里。

我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打算离去,这时两位巡逻警察在我身边停下来,他们先是对着垃圾箱里的电视机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告诉我要罚款。我纳闷地解释说: “电视机是我自己的,我现在不要了也不行吗?”警察大概看我是外国人,就耐心地跟我解释了其中的道理,原来,胡乱处理电子垃圾会对人类的生活环境造成破坏性的影响,所有废旧电子产品一律不能私自乱处理,而要交给生产厂家,再由厂家统一送往政府指定的工厂进行科学的无公害处理。私自处理废旧电子产品是一件违法的事情。所以,在意大利,你买的电器也不完全是你的,你只有“使用权”,却没有“抛弃权”,因为一旦乱抛弃,就会或大或小地给环境带来不良的影响。

在得知这些后,我对警察表示了歉意,两位警察不仅对我这位“不知情者”网开一面,还给这牌子的销售商打了电话,让对方来取走这台电视机,接着他们嘱咐我在原地稍等。

不到20分钟,一辆有这个牌子商标的小面包车停在我面前,下来两个人把电视机搬上车,然后要求我付1000里拉f约合5元人民币)。我说: “我把电视机给了你们,没有向你们要钱也就罢了,怎么反过来向我要钱?”

那两位工作人员对我说,处理废旧家电的厂家是一家公益型的企业,而且处理废旧家电成本极高,一台废旧电视机的处理成本要2000里拉(约合10元人民币),这个成本则由生产厂家和消费者共同承担。这下我算是彻底明白了,原来在我交给他们1000里拉后,他们还要另外拿出1000里拉交给废旧家电处理厂,这样,我这台电视机才能接受科学的处理。

交了钱后,目送车子远去,我看看洁净的马路以及马路边清澈见底的城中河,心中不禁感慨万千。看来,保护环境不只是一句口号,更是一个详尽周全的制度和一种自觉的国民意识。

(据《青年参考》)波士顿的音乐生态

口成 厌

在波士顿访学期间,我有机会观察波士顿的音乐生态,其实颇让人感到不易。尽管前前后后参加了40余场音乐会,但是每次都会发现一些新的关注点。这种新鲜感之所以没有断绝,其原因或许是波士顿吸引了全世界一流的音乐家,走马灯似的轮流上场。这样你就能以管窥豹,感触到这个时代有关古典乐的一些基本风格与精神所在。

但是波士顿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展示平台,他有自己的音乐趣味,有自己的主流审美价值。前来演出的音乐团体,风格大体上都十分保守怀旧。尽管詹姆斯·列文一直试图加大演奏现代曲目的力度,但是就连波士顿交响乐团这样的顶级团体,也没办法在演奏梅西安的时候保证一半以上的上座率,你就大体可以猜测到波士顿的听众对于现代音乐的态度。

如果说音乐的现代性是以JAZZ、Newage以及轻音乐的流行作为代表,在波士顿就会发现,这座城市的音乐趣味相当“反现代”。就以古乐(Period performance)为例,此地的BEMF f波士顿古乐节)几乎场场都能满座,这当然一方面要归功于前来演出的音乐家都是古乐界的翘楚,如像Jordi Saval这样的古大提琴天王级人物,几乎每年必来演出:从另一方面来看,这无疑也反映了这座城市的精英文化阶层的结构。你可以不喜欢,但是假如你要融入波士顿.你必须接受这种强势的精英文化趣味。

按照勋伯格的说法,像阿尔班·贝格、斯特拉文斯基这些现代派作曲家,虽然已经不再以“美”作为音乐的目标,而是将“恐惧”、“愤怒”、 “挣扎”这些现代情感作为表达人之处境的主题,但无论如何,这类音乐仍然是以真理的哲学性思考作为目标的,而JAZZ、轻音乐这类音乐形式,却是奠基在一个大众文化生产的现代基础之上。而大众文化的生产机制,事实上在世界各地都早已成为消解精英文化的最有力的武器。

由此看来,波士顿能有这般保守、精英甚至有点倨傲的趣味,无疑让人感到奇怪。他为何能抵挡住大众娱乐工业的压力,据守住精英文化的领地,保存着托克维尔当年来此感受到的欧洲遗风,都是让人觉得值得深究的话题。粗粗想来,波士顿人对欧洲文化传统的自觉维持以及19世纪末开始的以文化教育作为主业的政策,或许是其中的重要原因吧。

(据《新民晚报》)

您对《"感受日本的交通文明"等5篇》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