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沪港经济》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中国当代艺术新生代
中国当代艺术新生代_杂志文章
中国当代艺术新生代
发布时间:2018-04-07浏览次数:83返回列表

10月的上海,仿佛一下子进入了深秋,上海秋季拍卖却进行得如火如荼。24日傍晚6点,佳士得“+86FirstOpen”中国当代艺术拍卖专场拉开了序幕,涵盖绘画、摄影、装置及录像等多种媒材的33件拍品,此时一一落槌,总成交额达1,384.25万元,成交率达96.9%。

文/emmer 图/佳士得

在上海秋拍季的一系列专场中,“+86”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因为着眼于中国新兴艺术家的群体创作,除了两位60后艺术家外,95%的艺[来自WwW.lw5u.cOm]术家都是上世纪70年代以后出生,甚至包括不少80后艺术家,比如黄然、陈天灼、孙逊、王海洋、翟倞、冷广敏、张云垚、张如怡、钱佳华、朱新宇、郭鸿蔚、杨勋等,其中年龄最小的钱佳华生于1987年。

“+86FirstOpen”专场拍卖筹备了大概有两年,专家主管李丹青说:“当时,很多人一听到我们要做这个项目,认为佳士得要改变精品策略,或是在征件上遇到什么困难,事实是不然的,我们不是要打‘中国牌’或者‘年轻牌’,而是把我们觉得好的内容整理出来,呈现在你眼前,你要是觉得有意思,就会愿意收藏。”

“我们不会只是紧盯市场的表象,仅凭谁的作品卖得好就选择谁。”他们花了大量时间去拜访艺术家工作室,有针对性地挖掘市场上没有的内容。这些艺术家虽然年轻,但也已经“有一定的行业基础、完成了职业艺术家道路的转变,并非单纯的靠年轻的荷尔蒙创作。”

“即使是60后的艺术家,也都具备一定国际市场背景,且作品价格和工作状态比较有潜力。70后的艺术家占最大比例,他们在艺术道路上打磨了一定的时间,已具备一定的市场积累。80后的艺术家成熟可选择的人比较有限,不少都是在国内外重要的艺术院校求学,很年轻就参加过重要展览或者获得重要奖项,甚至有好的画廊代理。”李丹青说。

“+86FirstOpen”意味着两件事情:中国与开创。“+86”,灵感取自中国国家区码。“+”象征着增加、扩大、正面和连接;“8”代表八个最能诠释中国新兴艺术家的词汇——富有创造力、激动人心、别具一格、无极限、充满智慧、大胆前卫、充满希望和杰出卓越;“6”标志着六个不同的视觉艺术分支——绘画、雕塑、装置、录像、摄影和新媒体艺术。而“FirstOpen”是佳士得10年前在纽约开始打造的一个全球品牌,主要针对西方战后当代艺术,所有关于当代艺术创新的内容都会纳入到FirstOpen中去。

“+86FirstOpen”包括了拍卖、私洽和一系列艺术讲座与对话的平台。除了10月24日的现场拍卖,还于9月26日至29日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先期举行预展,以及10月上海拍卖前巡回成都及北京展出。

70后艺术家“紫气东来”

在李丹青看来,刘韡于2009年创作的油画《紫气》是最有望成为黑马的一件拍品。刘韡于2006年开始创作《紫气》系列,以独特的风格呈现高楼林立的城市景观,是对城市与时代进程的典型记录。

刘韡于1972年生于北京,1996年毕业自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以绘画、影像、装置及雕塑等多变媒材进行创作,是中国当代十分重要且市场关注度很高的青年观念艺术家之一。在过去15年中,刘韡逐步成为全球艺术舞台上一个醒目的存在,他将中国隐忧重重的无数改变所导致的视觉和智识层面的混乱,透过线条的聚集,凝聚成为一种多变且独特的艺术语言。

拍场上的这件《紫气》是整个系列中少数完全以灰阶为色调的作品。整张画布布满横直线条,构成抽象的网格图案,低彩度的画面形似重重薄雾,将一切吞噬,却又同时散发着慑人的魅力,充满节奏感的线条起落有致,远看像立体的高楼大厦,在平静的空中,坚实地竖立着。按照中国古代的说法,如果看到一个地方有紫气,就是灰蒙蒙的样子,实际上是生机勃勃的意思。这种感性表征,其实是刘韡通过理性的计算器与标准化生产线实现的,过程中不容许出任何差错。他先用电脑制作图像,撷取后放大产生新的图元,再把细碎的图元修整排列成为线条,再用无数的线条组合构成画面。这个技术性过程看似容易,其实需要对色彩关系、结构逻辑有强大的梳理能力,这部分须由艺术家亲自完成,反映其坚实的技术底蕴,之后画布的填色则在他的指导下依靠团队的帮忙来完成。这种工作方式虽然非传统,却符合大资本时代下的组织行为与结构,第一时间面对高度全球化的当代艺术界。

另两件亮点拍品是仇晓飞的《肢僵硬》和黄宇兴的《河流》。1977年出生的仇晓飞12岁从哈尔滨搬到北京,随后进入中央美院油画系就读,早在2007年就以其绘画装置作品《写生写生课》参加了英国泰特美术馆“TheRealThing:中国当代艺术群展”。《肢僵硬》积聚着艺术家30余载人生中经历过的情感之殇。背景由黑与蓝层层堆栈,干涸后形成极为特殊的凹凸肌理,如石灰层般的斑驳粗糙唤醒人心深处的伤痛。颠倒的现代风格建筑、红方块和标题文字飘浮在空中,是他意图将个人体验置入不断演进的社会中,以探讨不断变化的思想形态的结果。横躺着的人体与床榻融为一体,整体肤色的形象诉说着难以辩驳的赤裸真实,随着稀薄颜料向下流淌……受禁锢的意象于一整片深蓝中欲言又止。

黄宇兴出生于1975年的北京,200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喜欢以自然界为题材,擅长用色彩制造视觉冲击力,《河流》即是他用高彩度色彩与时间概念建构成的幻境。河的流动是漩涡状的,它们色彩斑斓,同时倒映着河边景物与天空,是内心情感变化的反射。深蓝色小圆圈制造真实的空间深度,薄薄的粉紫及朱红层层相叠后形成厚涂颜料层,透过深与薄、厚与浅、形与像的相互并置,他成功让捉不到、摸不着的时间变得具体。“河流”的毁灭性与生命力并存,承载时间与生命变换的“河流”成了黄宇兴实现感性绘画表达的载体。

四季更替:从60后到80后

本场拍卖中仅有两位60后艺术家—张恩利的《局部》与曲丰国的《四季-小满》同样是干净利落的线条、带有泥土与春天气息的色彩,凑巧的是两位艺术家还同样出生于东三省。张恩利1965年出生于吉林,他的作品和同时期中国当代艺术家的风格大相径庭,亦与“政治波普”、“媚俗艺术”或“玩世现实主义”等20世纪90年代广泛流行的艺术社区划清边界。在《局部》中,张恩利运用稀薄的大地色塑造了水平和垂直的线条,颜料如流水般灵动,笔触和颜料滴落的原始模样得以保留,显现出一种通透感。正如艺术家所言:“我画现实之物是为了表现超越现实之上的某些东西。”

曲丰国生于1966年的辽宁,后来一直定居上海创作。本场中他的两件拍品《四季-夜》与《四季-小满》画面色调完全不同,线条却同样由无数色彩经由混合与消解构成。曲丰国直接使用颜料锡管,水平式将颜料挤压到布面上,再用自制的工具刮抹,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动作使同一线条历经涂抹、消除、相互抵触和融合。《四季-夜》画面深层浑沌,时而明显的蓝青色横条如间隔着层层散发的寒气;《四季-小满》浅色画面上的斑驳与拓印痕迹更为明显,显现进入夏季前的最后一滴雨水、最后一抹清爽。

正如曲丰国《四季》系列对二十四节气与时间流逝的表达,整场拍卖也可以清晰看见从60后到80后的艺术家代际更替。另一位有两幅作品参与拍卖的是欧阳春,他1974年出生在北京,自中学辍学,他在浸淫社会大染缸、看清这世界的现实面貌后,便转向艺术以找寻不同的人生价值与道路。拍品《巫婆与神汉No.6》中在黑色背景中的两个男女巫师,身着朴素长袍却目光炯炯。《漠视》有着艺术家典型的厚重油彩与高纯度颜色,画布被切割为四个象限,交界处是毛边状的线条表现,呼应着眼睛上或长或短的睫毛。数个颜色各异的眼睛交错穿插于画布上,大小不一的瞳孔在空间中浮沉,刻画着冷漠社会中与我们擦肩而过的无数目光。

跟欧阳春同样炙手可热的70后艺术家徐震的拍品有个很长的标题—《团结化是一个减损的过程多于增益的过程,“忠诚信徒”永远不会觉得完整,永远不会觉得安全。系列作品1》。这幅作品是徐震以历史名言搭配15幅《真相》系列的数码印刷作品之一,每一幅相片印刷都是他创作出的装置与雕塑,比如《团结化》原为丙烯颜料,但这些实体创作在拍完照之后便即刻被销毁,出售的也仅有作品的相片。

30余位当代艺术家中有超过三分之一是80后艺术家,其中最年轻的钱佳华出生于1987年的上海,现居杭州生活并创作。她的《23:35》画面宁静平和、不疾不徐,暗砖红与墨黑占据画面上下,中间大面积乳白带给画面安定感。钱佳华的作品有着超越其年龄的成熟,谨慎却又带有主观性的色彩运用,配上节制的空间切割与理性直线,看似“简单”的元素巧妙地在平面上形成秩序性的连结,延伸艺术家对于时间和记忆的图像化表现,贯穿画面中心的黄线以及画面四周艺术家刻意留下的黑框、细线断开的缺口等等都暗含深意。

影像、装置、多媒体……

值得一提的是,本场拍卖活动中包括不少前卫的影像、装置作品,对绘画占主流的国内藏家来说,这是一个学习和挑战的机会。相比前辈们,年轻一代的艺术家更少受制于传统媒介的限制,更加自由而准确地选择他们的表达方式。“+86FirstOpen”专家主管李丹青说:“从收藏角度来说,大家习惯收藏的是一个‘object’(物件),是对物的占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影像、装置、多媒体或表演的收藏,与传统的绘画和雕塑的收藏并无本质上的不同。在今天这个科技、工业、互联网高度发达的时代,影像、装置、多媒体等艺术依托于技术给人带来的完全不同的视觉体验,很多角度是绘画难以企及的,在全球的重要美术馆展览、双年展中都可以看到这一趋势。

另一方面,影像艺术家由于独具的跨界优势,往往能在一个更大的舞台上展现艺术才能。比如,去年戛纳电影节上,80后艺术家黄然执导的电影短片《对荣誉的管理》就曾入围角逐金棕榈电影短片大奖。本场拍卖会上,黄然的影像作品《下一轮才是真实的生活》也相当富有实验气息。这部长达27分23秒的录像作品拍摄于伦敦,在影像的黑色背景前,主角为三位身着白衬衫的中年男子,他们接力传递并咀嚼同一块泡泡糖,直到这块白色泡泡糖的味道被消耗殆尽。作品之中,黄然试图发掘当代文化及政治中难以逃脱的陈腐与乏味本质。

另外一部影像拍品是孙逊的27分钟的动画短片《21克》,以一位头戴高顶黑礼帽、身着燕尾服的魔术师为主角,带领观众寻找另一个世界、一个乌托邦,短片历时四年时间制作,成为第一部入选威尼斯电影节的中国动画短片。陈秋林的《花园No.1》则是影像和摄影的综合艺术,《花园》系列初始为录像,后将影片景象独立成摄影作品,记录拆迁、改造、移民、重建等都市化必经的路程。《花园No.1》前景中两名农民工男子前后并列,在低矮且带有金属感的轮船背景中取得画面的重心;他们肩上背着扁担,正前方放着富贵之花牡丹,莲红、玫瑰粉与淡橘黄在兴建中的楼房与平静河面前显得格外抢眼,塑胶花华艳的外型与充满机械秩序的现代轮廓产生明显对比。

拍品中还有一些摄影作品,比如陈晓云以白金印相法制作的《无题》;还有一些绘画作品也以摄影、印刷为基础,比如,林菁菁《倾尽所有,我只为了那一点点的阳光阳光阳光-Ⅰ》是喷印至画布上后用丙烯颜料加工的;郭鸿蔚的单色油画《无题》临摹了照片;杨勋的《致1947年的骑士街》取材自摄影师赫尔曼?克拉尔森于1946和1949年间创作的《废墟组图》中的一张。即便是纯粹的绘画作品,艺术家也尝试在媒材、形式上有所突破,比如,宋琨的《自画像No.2》采用的材质有树脂、羊肉片和生菜,这种艺术手法让人联想到“贫困艺术”通过有机可降解材料的运用来表达时光之即逝;向庆华的《窗》则由两幅独立却又有关联的作品组成:[来自www.lW5u.coM]小画可是一幅独立作品,但又是大画中的一个局部。

您对《中国当代艺术新生代》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