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检察风云》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巩俐:我的自信来自于工作
巩俐:我的自信来自于工作_杂志文章
巩俐:我的自信来自于工作
发布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98返回列表

在世界影坛,只要提起巩俐,人们很自然的就会把她作为当今中国银幕上最具代表性的美丽女性。她是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的首位华人影后;她主演的电影已荣获戛纳、柏林、威尼斯——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项;她先后担任柏林、威尼斯、东京等国际电影节的评委会主席,同时也曾出任戛纳电影节评委;今年,她又成为了上海国际电影节首位女性评委会主席,并成为整个电影节的灵魂人物……

我的自信来自我的创作和工作

从27年前的《红高粱》到今年的《归来》,从一个不懂电影的女孩到华语电影的女皇,这样的经历即便是巩俐自己,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最难忘的是不懂电影。拍《红高粱》的时候,第一个镜头拍的是从桥上追罗汉大叔那段。那已经是后半段了,我说为什么是从这儿开始拍呢?不是从头开始演吗?后来就明白了,电影不是从头开始拍的,跟话剧不一样。”

不过,无论是《红高粱》里的九儿,还是《霸王别姬》里的菊仙,抑或是《归来》中的婉瑜,塑造角色的本质和表演的精髓依旧没变,“演员还是应该好好去表演,好好去琢磨角色,把工作做扎实,这可能是一个很老的观念,可我觉得这是比较保险的、身心比较健康的方式。”

对于好的角色的挑选,巩俐从不着急,“演员的能量是有限的,而我是一个需要储存能量的人,所以不希望去浪费自己的能量和时间。创作一个好的角色是需要时间的,碰到一个好的角色、一个自己喜欢的角色也是不容易的,所以我不着急,也不需要这么着急。”于是,从2011年与刘德华合作《我知女人心》之后,直到2014年,巩俐才出演《归来》宣布自己的强势回归。

“我很佩服有些演员,今天接了剧本,下周就能演,演得还特别像,我觉得这很厉害,我是不行。我一定要一点一点过戏,要问导演很多问题,弄明白来龙去脉,然后再回去琢磨,想完了还要跟导演再谈,翻来覆去好几次。”

在巩俐看来,长时间的积累和准备,才是一个好演员所必需的过程。“当我要接一个角色时,我一定要有一个比较长的准备过程,不会随便应付。

拍《艺伎回忆录》时,为了了解日本文化,我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体验生活,五个月拍摄,后来真的感觉自己变得有点疯狂;拍《迈阿密风云》,我也花了三个月时间体验生活。《归来》开拍前,我去北京太阳宫老年公寓探访了差不多一个月,那里的老[来自wWw.lW5u.Com]人大部分都患有失忆症;然后我又去上海看望了黄蜀芹老师,她得了失忆症,家里也贴满了纸条,这也是冯婉瑜家里贴纸条的原型。这些素材,如果不是我亲自体验,我根本演不了这个角色,因为剧本的描写不多,只是一个骨架,血肉要我自己填。所以电影拍完,我有点累着了,倒不是劳累,而是非常累心。”

正是这样的积累,才让她有足够的信心喊出“我的自信来自我的创作和工作”这样的豪言壮语,“无论什么角色,只要不用心,就抓不住她的每一个瞬间,一旦抓不住,就是失败。演戏没有中间地带,没有‘演得还行’这一说。不是成功就是失败,而且非常容易失败。”

对于自己的耐心与付出,巩俐并不太在意,“我也没有等待。我自己的个性就是这样的,没有好东西我就不做,我不愿意浪费我的精力。再说这就是一个职业,你别看得那么重。就像你是一个记者,我是一个演员,这就是一个工作,咱们就是工作性质不一样。我觉得,一个专业演员,你不会想那么多,想太多的话,你就不是一个专业演员。不用总想着我一定要去怎么做,怎么去塑造我的未来,怎么去走自己的路,有的时候,这个社会、这个世界跟你想的是两回事,不用去想。”

我的美丽来源于我的自信

作为一个演员,尤其是女演员,总是离不开美丽、美貌、漂亮这样的字眼,不过对巩俐来说,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出众。“我几乎没有听什么人说过我漂亮,人家都说巩俐挺有个性的,不会在意什么什么东西,都说我性格不错,从小我也没怎么听到过别人夸我漂亮。”而且,在她看来,女人的美与生俱来。“其实我觉得女人都是美丽的,不用担心漂亮不漂亮,其实女人生下来就是很美的,像水一样很强、很柔,可以冲破一切,当然你温柔的时候可以像水一样,可以流动。不用担心任何外表的东西。”

她说,每个女人都能性感美丽,关键在于自信。“每个女人其实都有她性感美丽的一面,只是有的时候可能她自己不知道而已,我觉得自信很重要。”不过,即便如此,巩俐也并不觉得靠外表,就能拥有一切。“我不觉得女孩子有了美貌之后就可以拥有一切。一定要在社会上有你的价值。如果没有工作能力的话,很快就会枯萎,所以我觉得美貌不是你的一切。”

巩俐建议女性们找准自己的目标。“其实我觉得女性的创造力应该是她找到自己的位置,找到自己最能够完成的目标,不要去尝试太多,因为生命是有限的。不要说在这个阶段去尝试这个,那个阶段去尝试那个,可能会浪费我们的时间。如果找准了一个目标的话,就按着这条路走下去,肯定会成功。”

在她看来,那些成功女性身上的美丽,都是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强大力量。“我觉得宋庆龄,王光美都很美。就是不在外表的,是一种内在的感受。我看她们的传记,看她们照片都有这样感觉,美不只是外表的,是很神秘,很温情,但又很强大的力量。”

当然,这样的美丽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年龄的增长而渐渐地变成现实。“二十岁的时候固执强求,后来知道世上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自己能掌控的。三十岁的时候慢慢发现了生命中真正重要的往往是最简单的东西。到了四十岁,生活自己会运行了,可以喘一口气,静下心来,找回真正的自己。四十岁像一艘顺风顺水的船,可以高速行进。而且,四十岁,可以更放得开了。在电影里,因为真正豁达了的缘故,所以饰演角色时没有虚伪的顾虑。对我来说,四十岁比二十岁还好两倍呢!”

坚守,是人类的美德

对于在2014年的《归来》中,冯婉喻对陆焉识长达20年的坚守,巩俐直言心中其实也有一份向往。“坚守,我觉得是我们人类应该做的,对情感应该是这样执著的。但这个对现代人来说,可能已经很不容易,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情感。我们看到《归来》这个电影之后,也会有自己的想法,真正的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应该是什么样子?也许当你有了这样的遭遇,你会选择什么?你是选择等待,还是选择放弃?还是选择继续往前走?我觉得很复杂,每个人不一样的,因为看完这个电影之后,你会有自己的想法,这个电影是它的初衷和它的意义所在。”

尤其是在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她更觉得坚守的重要:“我觉得这真是一个不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在如今这么浮躁的一个社会上,什么事情都变得速度很快,经济发展也很快,人的情感变化也很快,进入快,退得也快。所以我们用《归来》这么一个电影展示给大家看,我觉得大家可以思考一下,我们对情感的一些追求和守候到底该是什么形态。”

而如何去坚守,巩俐也有自己的看法。“嗯……我是觉得当下人应该要持‘珍惜’的态度,这才最重要。如果说经过了很多事情之后,你现在珍惜当下比以后去追它归来容易很多。其实归来也是可以的,可是总会有一些烙印在你的心里面,永远抹不掉。珍惜当下所有的事情,这样你才不会后悔。”

生活,是工作的灵感来源

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巩俐和当下娱乐圈的大多数人不同,她甚少出席各种活动,甚少有各种新闻传出,她坦言,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我喜欢把生活和工作分开。工作的时候全心全意的工作。生活的时候,很喜欢安静。这样我可以储存一下自己的[来自wWw.lW5u.CoM]能量,这个能量要用到工作的时候,就可以完全爆发出来。”

因为她觉得,生活才是工作最大的灵感来源。“不拍戏的时候我一定要出去看这个世界,我一定要到街上去遛弯,去走一走,去过一种很正常的生活。一个好演员一定要去观察别人,你不能老让别人看你,每天戴着口罩、眼镜、帽子,弄得像个外星人一样。别人一直在看你,你却看不到别人的生活,这样是不可能获取来自生活的灵感的。我出门的时候不需要口罩什么的,但我可能会戴一个平镜,别人跟你打个招呼也无所谓,这样我才可以坐在街上去看人,看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我才真正觉得自己参与到了正常的生活里面。”

对于这样的生活状态,她说:“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人都会有快乐,有悲伤。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志向、理想,那样会很累。你做一件事情,就认真去做,做到最好,对得起你自己就好了。”

采写:朱曦

编辑:黄灵 yeshzhwu@foxmail.com

您对《巩俐:我的自信来自于工作》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