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检察风云》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老干部头上刮油水
老干部头上刮油水_杂志文章
老干部头上刮油水
发布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111返回列表

文/陈彩虹 韩冰

打起离休老干部医药费的主意

2012年年初,一个惊人的消息开始在辽宁省直属机关悄悄流传:省农委出事了。辽宁省农村经济委员会是正厅级建制,是省政府的组成部门,其主要职责是指导粮食等主要农产品生产,加强农产品产需调控,引导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出事”的是省农委老干部处的处长李朴。省审计厅在对省农委预算执行情况审计时,发现李朴以虚假票据列支的方式非法套取现金,涉嫌贪污公款,于是将案件线索移交给检察机关,李朴在办公室被省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带走调查,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李朴,1962年11月4日出生于沈阳市一个干部家庭,1983年从沈阳广播电视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辽宁省农业科教仪器公司工作,1986年8月调入辽宁省农业厅(省农委的前身)老干部处。在很多人眼里,老干部工作是侍候老的、照顾病的、送走死的,要权没权,要钱没钱,麻烦事一大堆,费力不讨好,没有人愿意干。可是李朴不这样想。在最初的几年里,他视老干部如同父母,不管老干部遇到啥大事小情,他总是随叫随到,有求必应。为了解决离休干部医药费报销难的问题,他千方百计争取资金,与定点医院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同时建立医药费内部管理制度,不仅保证了老干部看病就医所需,每年还将争取来的大量资金补充到工作经费中,用于组织老干部到国内外观光旅游、健康疗养,受到老干部的欢迎。每逢春节、中秋节、重阳节等传统节日,都会举办联欢会,为老干部购买纪念品,开展评选健康老人、有奖征文、知识竞答等丰富多彩的活动,老干部工作有声有色,老干部的满意度逐年提升,呈现了“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乐”的和谐局面,省农委的老干部工作务实、创新,很快进入全省、全国先进行列,老干部处先后获得全省先进离退休干部党总支、全国先进离退休干部党总支等多项荣誉称号。

50多年的人生,李朴算得上是一帆风顺。从省农委的一般干部做起,李朴以儿女情、晚辈情,真心为老干部办实事,做好事,解难事,不仅赢得了老干部的广泛赞誉,也得到了组织上的提拔重用,1996年李朴任老干部处副处长(主持工作),2000年升任老干部处处长,负责老干部日常活动的管理、医药费的报销、省农委下属事业单位老干部工作的政策指导等等。李朴本人先后被评为“辽宁省先进老干部工作者”、“辽宁省人民满意的公务员”和“全国先进老干部工作者”。

在官运亨通的同时,李朴还赢得了爱情与事业的双丰收。1992年,他与同在省农委工作的田桂娟喜结连理,第二年,有了聪明可爱的儿子,一家三口,丰衣足食,其乐融融,让很多人羡慕。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面对上级领导和社会各界的赞誉,李朴再也没有感到最初的激动与亢奋,相反,觉得自己风里来、雨里去,一天忙到晚,付出的太多了,看到社会上有的老板大把大把地花钱,潇潇洒洒生活,想来想去,觉得自己有些吃亏。正是这种思想,给他增添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力,并最终导致他千里长堤溃于蚁穴。

妻子先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哀怨地对他说:“我跟了你十几年,除了你那一沓子荣誉证书外,混得家里要啥没啥。说起来你还是个省直机关的大处长,你图的是啥?”?

儿子委屈地对他说:“爸爸,你一年到头奔波在外,我的学习你从来也没有过问一下啊。”?

最知心的朋友们也劝告他:“船靠码头车到站,你都50多岁了,算算你这个处长还能再干几年?别忘了,人走茶凉,你应该为自己的退路考虑考虑了!有权不用,过期作废呀!”“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李朴的内心波动了,他默默地思忖了好久,确实应该趁自己还在位时,多弄些钱,也算是给家人和亲戚一[来自wwW.lw5u.Com]个交代。?

去哪弄钱呢?李朴把罪恶之手伸向了单位的公款。省农委老干部处每年约有500多万元的经费,老干部处的经费主要有离休老干部的医药费、农委拨付的行政经费和李朴从农委的一些事业单位以老干部处的名义要来的管理费、赞助费,这些钱都应当放在省农委机关的财务账上,但是农委嫌老干部每次报销医药费麻烦,所以就把老干部处的钱放在农业技术推广总站的账户上了,由总站替老干部处管账。

农业技术推广总站是省农委下属的事业单位,总站和老干部处是一个账户,对老干部的经费是单独列支。老干部处的经费使用由老干部处负责审批,总站领导不过问。由于总站是代管,老干部处又是上级主管部门的处室,所以钱的支出和使用实际上都由李朴决定,只要有李朴签字的借款、报销凭证,就可以到由农业技术推广总站代管的老干部处账户上自由取钱,总站只是过一下手。李朴给总站会计和出纳每人每月400元钱,有时老干部搞活动,还给他们带份纪念品。老干部处的经费中很大一笔是离休老干部的医药费。离休老干部的医药费是实报实销,由财政厅拨款,款先拨到农委的财务处,再由财务处拨到农业技术推广总站的账户上。李朴打起了离休老干部医药费的歪主意。

在“独立王国”里说一不二

2003年7月的一天,李朴找到沈阳市皇姑区黄河大街的一家复印社,花了500元钱,私刻了一枚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住院收费专用章,又花了1000元钱做了假的住院费收据,李朴用伪造的住院费收据和收款收据,轻轻松松从由农业技术推广总站代管的老干部处账户上套取公款15万元。钱来得太容易了。李朴开始时还有点紧张,怕单位察觉。过了一段时间,见没出事,他心里的石头也就落了地。贪欲的大门一旦打开,就再也无法关上,从贪污第一笔公款开始,李朴就逐渐滑向犯罪的深渊。

检察机关查实,从2003年7月至2009年12月间,李朴私刻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收费专用章,用伪造的19张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费收据和收款收据,从老干部的医疗费中套取人民币815.19万元,非法据为己有。李朴还采取先借款后用医药费预拨款冲抵的手段,[来自www.lW5u.coM]挪用省卫生厅医疗费用管理办公室拨付给老干部处的15笔共计人民币398.42万元医药费预拨款冲抵借款,非法据为己有。

此外,李朴将从省卫生厅取回的医药费预拨款转账支票三张(共计人民币131.4万元),交给辽宁省农业技术推广总站财务人员,并通过财务人员以现金的方式将该公款取出(不入账直接用现金支票从银行提款),非法据为己有。据调查,老干部处每年的4月和11月分两次集中报销医药费,每次从农业技术推广总站账户上提出的现金都交到李朴的手里,由李朴存在他炒股票的工商银行卡里,李朴负责统一的支配和管理。李朴工商银行卡里的钱一部分给老干部报销医药费,绝大部分自己炒股票、买房子。

利令智昏,李朴疯狂作案,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省农委老干部处与农委机关不在一起办公,农委机关在沈阳市和平区太原街2号办公,老干部处在沈阳市皇姑区一个农委下属事业单位的办公楼办公。除了单位的重大会议和活动,平时在省农委基本见不到李朴的人影,山高皇帝远。另一方面,省农委老干部处一共三个人,除李朴外,还有一个工勤编司机周刚,聘用一个退休干部赵金凤,三个人中只有李朴一人是行政编制。赵金凤69岁,从省农委退休后被老干部处返聘,她既不是会计,也不是出纳,既不管记账,也不管现金,只是统计报销票据。周刚24岁,从部队转业,主要负责开车。赵金凤和周刚根本无法对李朴形成制约,李朴在“独立王国”里说一不二。

搞定调研员

报销离休老干部的医药费需要接受上级的检查,这也难不倒李朴,他把辽宁省卫生厅保健办主管医药费票据审核工作的副处级调研员陈金梅(另案处理)搞定,轻松化解了这一难题。每年由省卫生厅保健办牵头,省卫生厅和省财政厅都要组成专家组,对全省离休干部医药费进行检查,检查后将情况报省财政厅社保处,然后财政厅按审核结果将医药费拨付给各单位。李朴买通了陈金梅,陈金梅就向领导提出省农委报送的凭证、票据很规范,可以免检,以后连续三年,2007年、2008年和2009年,专家组没有对省农委的医药费票据进行审核。

为了感谢陈金梅,2008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李朴给陈金梅打电话:“快过节了,我去看看你。”李朴开车拉着苹果、大米和其他东西,另外他把10万元钱装到一个榛子的礼品盒里,来到陈金梅家的楼下,给陈金梅打电话请她下楼,说过年了,给你拿点东西,陈金梅说把东西放到车库里吧。李朴就把苹果、大米和其他一些东西放在陈金梅家的车库里。李朴单独把装有10万元人民币的礼品盒给陈金梅,说:“这东西你别送人,东西挺好的。”陈金梅就把这个礼品盒和其他一些好拿的东西拿上楼了。两个人寒暄几句后,李朴开车回到单位,陈金梅打电话来说拿这么多钱干啥,李朴说快过年了,你这些年这样照顾我应该的。陈金梅就没有再说别的。

2009年11月的一天,李朴从其工商银行卡里提出20万元现金,装在两个牛皮纸袋里,然后把这两个牛皮纸袋放在一个黑色的电脑包里,李朴开车到省卫生厅附近打电话请陈金梅下楼,在车里把装有20万元现金的电脑包给了她,说感谢这些年的支持,陈金梅客气一下就收下了。

李朴贪污公款1345万元,主要用于两部分,一是炒股票。李朴是个股迷,信奉“把钱用活,让钱生钱”,他在北方证券太原街营业部开了股票账户,同时在证券公司指定的太原街邮局附近的工商银行办了银行卡,李朴把提出来的钱大部分存在银行卡里,买了股票,李朴案发时卡里有股票市值600多万元。二是购买住房。2004年,李朴花了70万元钱在阳光花园购买了一套154平方米的住房,给父母居住。2008年,李朴又花了280万元钱在同一楼盘购买了一套317平方米的住房,方便照顾父母。

事出假票据

多行不义必自毙。辽宁省审计厅在对省农委预算执行审计时,发现了两张假票据,李朴套取公款180多万元,涉嫌贪污。审计人员找李朴谈话,李朴惊惶失措,努力抑制着内心的焦躁和不安。面对出示在他面前的两张假票据,李朴矢口否认、百般推诿。李朴告诉审计人员,时间太久了,我想不起来了。工作人员没有办法,只好让李朴先回去,好好回忆一下。李朴知道事情不妙,他首先想到的是销毁罪证。假的医大一院住院收费公章和假的住院费收据一直放在他的办公桌里,李朴回去后立即把它们丢到单位的垃圾箱里。这时,陈金梅也听到了风声,她听人说审计厅在李朴这审出事了,感觉大事不好,急忙给李朴打电话,让李朴把这30万元钱拿回去。陈金梅退钱时,问李朴怎么回事?李朴故作镇静,说没有什么问题,就把钱收下了。李朴把30万元钱拿回单位后,直接到赵金凤的办公室,让她把这些钱给老干部报销医药费了。

省审计厅经过初步调查,认定李朴涉嫌贪污犯罪。4月21日,省审计厅将案件线索移送检察机关。李朴在办公室被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带走调查,正式谈话从当天下午开始,办案检察官对李朴进行了耐心细致的法律、政策教育,但李朴仍抱侥幸心理,一口咬定时间太久了,记不清了,对自己的主要经济问题闭口不谈。这时,专案组组长挂帅讯问,不失时机地对李朴进行政策教育,指出其犯罪行为的后果并指明出路,敦促其坦白交代犯罪行为,争取从轻、从宽处理。

同时,讯问人员了解到李朴是个孝子,对父母孝顺有加,经常抽出时间看望父母时,讯问人员决定把工作重点转到亲情感召上。讯问室里一番长谈,检察官耐心地讲解政策,聊做人的原则、做子女的责任,设身处地地为李朴分析利弊得失。听检察官讲亲情,李朴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将一切和盘托出。交代完自己的犯罪事实后,李朴后悔不迭地说:“我挣的钱够花了,房子够大了,还要那么多钱干啥呀,现在钱被收缴了,我还要被判刑,现在悔之晚矣!”李朴在交代材料中也写到,“钱,这个身外之物,并没有带给我幸福。案发前,它带给我的是心虚、失眠、惊吓。案发后,它带走了我的自由,带走了我家的温馨。”因李朴犯罪事实确凿,检察机关于4月21日对其刑事拘留,5月4日将其依法逮捕。

在拿下李朴的口供后,检察机关随即开始了调查取证。证据是证实犯罪的核心和保证案件质量的基础。办案人员发扬“考古精神”,案情终于水落石出。侦查过程中,案件承办人需要到银行调取2003年以来省农委老干部处以及李朴个人的相关账目,并向银行工作人员核实情况。当年的账目材料早已封存进账库,经办人员也已分散各处,反贪干警迎难而上,为获取证据付出了艰苦努力。

工商银行的账库建在沈阳市于洪区姚家镇,办案人员冒着酷暑赶到时,面对的是数十个装满账本、堆成小山一样的大麻布袋,而他们的目标是最下面的那个。侦查员变身“开山工”,把“小山”移走,翻出了压在最下面的麻袋。顾不得已浸在汗水里的检察服,他们坐在麻袋上就开始翻账本。为了找到当年的经办人员,承办人多次造访发案单位和相关银行,询问知情人的住址和联系方式。调查过程中,一位知情人感慨道:“都10多年了,你们简直是在考古!”正是办案人员的“考古精神”感动了这位知情人,他不仅清楚地讲述了当年的情况,还帮忙找到了其他相关人员。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李朴一案涉及范围广、时间跨度大、取证难度高。该案共有多位证人,他们与李朴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很多人不愿意说出真相。办案检察官不得不进行大量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持之以恒,打了多场攻坚战,终于逐一固定证据,把案件办成了“铁案”。经过一年多艰苦努力的取证工作,承办人在查阅大量账目、听取多人证言,并通过深入细致的调查,以完整的证据链还原了10年前的案件真相。

办案检察官在依法收集、固定证据的同时,积极做李朴家属的工作,协助其返还赃款近千万元,避免了国家财产的损失。承办人找到李朴的妻子田桂娟,摆事实,讲道理。田桂娟深受感动,她告诉办案人,李朴犯了错误,作为家属愿意配合检察机关工作,想办法挽回损失,我现在已经卖了自己的一处房子和自己的股票,积极筹措了一些钱上缴检察机关,希望李朴能得到从轻处理。李朴案件侦查终结后,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沈阳市中级法院进行了开庭审理。省审计厅、省政府、省农委、省直机关纪工委及李朴家属共计60余人参加了旁听。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朴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公款人民币1345万元,数额特别巨大。为谋取个人非法利益,向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贿30万元,应以贪污罪、行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被告人李朴对被指控犯贪污罪予以否认,对被指控犯行贿罪辩称其送给陈30万元是为了感谢她对工作的支持,不是为了个人利益,其构成单位行贿罪。李朴的辩护律师认为,被告人李朴的行为不构成贪污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朴犯贪污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被告人李朴犯行贿罪定性错误。针对李朴及其辩护律师的辩解,公诉人援引事实和法律进行了有力的反驳。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判决被告人李朴犯贪污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李朴不服一审判决,以“其不具有贪污的主观故意,其行为是为本部门积累资金,不构成贪污罪。其为了单位利益而行贿,应认定单位行贿罪”为理由,提出上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证人证言、相关书证、司法会计检验报告、文检鉴定书等证据以及上诉人李朴在侦查机关的供述,能够证实上诉人李朴利用职务之便骗取公款非法占有的事实,故对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信。

证人陈金梅的证言以及上诉人李朴在侦查机关的供述能够证实李朴向陈金梅行贿,其行为是为了掩盖个人犯罪,不是为了单位利益,不能构成单位行贿罪,故对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信。最终,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文中相关人物为化名)

编辑:薛华 icexue0321@163.com

您对《老干部头上刮油水》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