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检察风云》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被贷款拉下马的副行长
被贷款拉下马的副行长_杂志文章
被贷款拉下马的副行长
发布时间:2020-03-29浏览次数:93返回列表

文·图/吴贻伙

“总结这些年我的所作所为,是我私心太重。我的错误在于利用自己的身份和职权,为老乡和亲戚朋友谋取利益,并收受他们的金钱和贵重财物。”在检察机关侦查阶段写下这段忏悔的操良玉,2014年 8月19日站在安徽省淮南市中级法院的法庭上接受审判。

今年58岁的操良玉是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人,自2003年起,就开始担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安徽省分行副行长(副厅级),先后分管信贷、资金计划、风险管理等业务工作和办公室、监察、总务等行政事务性工作,堪称行里资深的“老领导”。正是这样的老资格,让其在协调行里上下左右的关系上总那么顺水又顺风。

不过,这样的“协调”并非不图回报。据检察机关指控,操良玉利用职务之便,在银行贷款事项上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非法收受他人现金等贿赂合计人民币382万余元。值得注意的是,给操良玉送钱的总共11人几乎全部来自于他的安庆“大老乡”。

帮老乡忙,一来可以落下好名声,二来个人能够得到“实惠”,这样看似包赚不赔的买卖,最终[来自WWw.lw5u.com]把操良玉“送”到了审判席上。

持有干股享分红

在检察机关指控操良玉所收受的382万余元贿赂中,有214万元来自于贷款客户所给予的干股分红和所谓的投资红利。

安庆市江花棉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江花公司”)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安徽省分行和安庆市分行的贷款开户企业。为了和操良玉拉近关系,以获得银行贷款方面的帮助,2005年下半年,江花公司法定代表人储飞请操良玉的胞弟操良奇(另案处理)到江花公司上班,专门负责江花公司在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简称“农发行”)的贷款事宜。储飞除支付给操良奇工资外,还给予其江花公司10%的干股。

对于储飞的用意,操良玉从一开始就心知肚明,但是想照顾家庭的想法和侥幸心理占了上风,他非但没制止这种做法,还按照他们的请托,为江花公司贷款的事情大力帮忙,终于铸成大错。

由于有操良玉在上头“罩着”,江花公司在农发行每年的贷款不仅额度大,而且款项到位很及时,各个环节都非常顺利。曾经有一次,江花公司申请一笔用于抢收籽棉的贷款,不料上报省农发行备案的时候被卡住了。储飞深知,这样的贷款卡住一天,都会损失很多钱。操良奇于是赶紧跑去找其哥哥操良玉,后在操良玉的出面协调下,这笔贷款很快就及时解决了。

据侦查认定,2006年至2012年,江花公司共在农发行贷款40次。在储飞看来,这样高的贷款频率和效率,操良玉、操良奇肯定是帮了不少忙。对此,储飞一直心存感激。当然他感激的方式是,自2005年起至2011年,江花公司累计给予操良奇干股分红174万元。检察机关指控认为,对于收受这笔巨额分红款的行为,操良玉及操良奇已涉嫌共同受贿犯罪。

其实,对于操良奇在江花公司拿干股分红,操良玉也曾经有过一丝不踏实,或者说还为此虚惊了一场。2007年夏天,有人给农发行总行写信举报操良奇在江花公司的事情,当时正在安庆办事的操良玉获悉后,立即打电话把操良奇喊到自己家中,朝他狠狠地发了一通火:你在江花公司拿干股、拿分红,净给我惹麻烦!

被操良玉“教训”了一通后,操良奇很紧张地去找储飞商量怎么解决,两人商量的结果就是在江花公司的账上不能体现出操良奇拿了钱。为此,储飞马上安排财务经理对记载着操良奇从江花公司拿了分红款的账目进行了调整。由于在账目上做了手脚,让农发行总行最终查无实据,这起举报也就因此不了了之。此后,江花公司在做正常账时十分小心,再也没有留下操良奇分红领钱的蛛丝马迹。

瞅着亏损分“红利”

如果说因为帮助贷款企业“办了事”而心安理得地默许弟弟操良奇从中拿干股分红,还不足以说明操良玉利欲熏心的话,那么在明知有求于己的贷款企业是在亏损的情况下,仍然来者不拒地坐收所谓的“红利”,则赤裸裸地暴露出操良玉真正贪得无厌的内心世界。

成立于2004年7月的安徽渡民粮油有限公司(简称“渡民公司”)是一家从事稻谷及油料收购、加工、销售和农副产品销售的企业。2005年,由于公司扩大发展需要大量资金,该公司董事长程渡民便找到操良玉,并且跟他谈起渡民公司的发展设想,希望能够给予帮[来自wwW.lW5u.com]助获得农发行的贷款。操良玉听了之后肯定了渡民公司的发展规划,表示将尽力帮助争取贷款。临告辞之际,程渡民送给了操良玉1万元,操良玉客气一下也就予以收下。不久,渡民公司顺利地从农发行获得第一笔贷款。

第一次“交易”成功,让程渡民摸准了操良玉的“路数”。在这之后的八年时间里,程渡民都会在每年的春节、端午节、中秋节以送“三节礼”的名义,或者在贷款之事需要请求操良玉协调时事先备好“大礼”,这样长流水不断线,自2005年至2013年,操良玉共笑纳了程渡民现金人民币50万元。

为了进一步巴结好操良玉这个“金主”,2007年,程渡民向操良玉提出不如在渡民公司所属的渡民油脂厂投资以获取分红。“之所以这样做,实际上也是为了感谢操良玉在贷款方面所帮的这么多忙,来变相地给他谋利益。”程渡民向办案人员作证时坦言。

对于这一提议操良玉表示同意。此后,操良玉让其妻子与渡民公司签订了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合伙经营协议,主要内容是向渡民油脂厂投资40万元,油脂厂给予分红,至于具体怎么操作一概没有约定。程渡民证实,签协议只是个幌子,亏损了也不可能让他承担。

操良玉投资后,渡民油脂厂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尽管如此,程渡民还是照例以分红的名义多次送给操良玉现金合计40万元。而渡民公司在操良玉的帮助下 ,八年间共在农发行获得12次贷款。

过年过节迷了眼

为人贷款勤“协调”

记者研究操良玉受贿案还发现,因为行受贿双方是老乡关系,更多的行贿人与操良玉结识后,大都选择逢年过节或操良玉过生日之机专程拜访,由一开始送些烟酒及土特产,发展到后来就直接送上现金;由一两个年节去送送礼,发展到春节、端午节、中秋这些传统节日和操良玉的生日年年次次都送;不仅给操良玉送,还顺带着给他的岳母、母亲也包上厚厚的“红包”。

因为披着老乡情分的外衣,再加上过年过节过生日这一“最佳时机”,让送的有了上好的借口,收的慢慢习惯就成了自然。

“我和操良玉是老乡关系,真正有经济往来是2003年的时候。那时我们公司想发展,需要资金支持,而操良玉在农发行,能给我们企业提供帮助,我就想到和他处好关系,也就是在2003年春节的时候,我给他送了1万元现金,从此以后,直到2013年,每年春节我都会给他送1万元现金,这么多年的春节我共送给操良玉11万元。”王某是安徽省一家知名食品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他在向检方作证时说明了10年来与操良玉之间的经济往来情况。

记者根据检察机关的起诉书统计,操良玉仅在过年过节和过生日期间,就收到11名行贿人贿金100多万元。

多年来,农发行在信贷业务方面分工明确,制度严密,在审贷分离、横向制衡、纵向制约的原则下,都要经过审查、审批、报备等基本操作流程。但再严密的制度、再规范的操作,一旦遇到操良玉这样的“老领导”的出面协调,基本上都能够被摆平。

操良玉交代,(我帮忙)基本上是找相关贷款的主管部门协调协调,比方说粮食企业就找客户一处,棉花企业就找客户二处,和相关负责同志打打招呼,让他们贷款办的顺利些,贷款额足额到位。

操良玉主要在两个方面为他安庆老家的一些企业贷款而打招呼。一种是安庆市农发行审批过的贷款项目需要到省农发行报备的,操良玉打招呼希望能搞快一点;还有一种就是安徽省农发行自己审批的贷款,如果企业申报的材料不符合要求,希望有关人员能尽快反馈以便企业及时补充有关材料。

一名银行内部的工作人员透露,这些看似都是贷款程序方面的事情,实际也并不违规,但有人打招呼就是不一样:“因为操良玉是我领导,他打招呼了,只要在合法的范围内,我都给予一定的关照。”安徽省农发行一位主管棉花企业贷款的人士说。

安徽某工艺制品集团公司也是安庆市的一家企业,2006年至2013年,这家公司在农发行共有14次贷款,仅2005年9月、2006年10月和2007年10月这三次,这家公司就获得短期贷款共4000万元。“这些都是流动资金贷款,都是我帮助搞到的。”操良玉说。为表示感谢,2005年至2013年,该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共送给操良玉现金10万元人民币。

如今醒悟却已迟

2014年8月19日,安徽省淮南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操良玉受贿一案。庭审过程中,操良玉对自己的大部分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尽管对部分事实进行了辩解,但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以我之前的供述为准”。

在案件的侦查阶段,操良玉在亲笔书写的“悔过书”中反省称,作为一个受党教育多年的党员领导干部,知道农民的疾苦、工人的艰辛、干部的节俭,也曾有崇高的理想和个人目标,在基层的时候对自己的要求也很严格,“可到头来,在自己临近退休的时候,犯下了令自己都难以接受的罪行”。

据了解,操良玉另外还写了一份“放弃律师辩护报告”。他在这份报告中说,办案人员都特别人性化,文明办案,从教育与惩罚的目的出发挽救一个犯罪嫌疑人,特别关照我的身体、饮食和休息,叫我十分感动。他们办案作风严谨,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诬陷一个好人,让我心服口服。我虽然是一个犯罪嫌疑人,但我相信自己不是罪大恶极、十恶不赦之人,只要我态度端正,如实供述一切,把自己作为一个通体透明的人呈现在组织面前,就会得到组织上的宽大处理,用不着律师为我辩护,特向组织提出报告,主动放弃律师辩护。

写悔过书和主动提出要放弃律师辩护,应该说是操良玉一种积极认罪、悔罪心态的最直观体现。可惜“亲人不能相见,友人不能问候,不能孝敬老人,不能含饴弄孙”这样的醒悟,只是来得太迟了。

编辑:郑宾 393758162@qq.com

您对《被贷款拉下马的副行长》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