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经营与管理》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刘鹏凯管理法之二:脸谱管理法
刘鹏凯管理法之二:脸谱管理法_杂志文章
刘鹏凯管理法之二:脸谱管理法
发布时间:2020-02-29浏览次数:24返回列表

●刘鹏凯

脸谱是中国戏曲中独有的化妆造型艺术,它外化于形,既彰显人物的性格特点、相貌特征、身份地位,又能以缤纷的色彩,美化舞台视觉效果,

我出于对脸谱的喜爱,在探索脸谱文化渊源、考证脸谱与戏曲角色关系时,突发奇想,借鉴脸谱艺术的特征,解决企业管理中的矛盾和问题。采取变脸和唱红脸、黑脸、白脸的方式,以新的视角,创新惩罚方法,在企业管理中找到一种艺术地解决问题的模式。

变脸——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变脸,是川剧艺术中塑造人物的一种特技。通过脸谱变换,表现剧中人物的思想感情,极具浪漫主义。借用“变脸”提升管理执行力,是一种独特的惩罚艺术。

十多年前,我兼任一家亏损企业的厂长。由于管理混乱、纪律松懈,企业濒临倒闭,人心惶惶。“斗大的馒头”该从哪里下口?经过调查发现,“纪律不抓,一盘散沙;人心不齐,泰山难移”。一些简单的问题纠缠起来,一些琐碎的事情堆积起来,就可能威胁企业的生存。找出症结,工厂自上而下,分级讨论制定了临时的“厂规二十条”。光有制度不行,还要看制度能不能执行下去。压力不大“无效应”,有点儿压力是“软效应”,压力太大又会产生副作用。如何把情与理结合起来,在结合中找到新的真理,实现合情合理的统一?

抓考勤的第一天,许多员工都在关注我的第一把“火”。第一个人迟到三分钟,迟到者看到大家表情严肃,从口袋里掏钱欲交罚款。然而我们要的并不是罚款,而是心灵的震撼。于是,我当场“变脸”,宣布对这名迟到的员工不罚款,改为站在大门口协助管理考勤,直到有第二个迟到的人来接替他。这种自己管自己的变脸表演,使许多隔岸观“火”的员工在新奇中嬉笑、议论,[来自www.Lw5u.com]受教育、受启发,使迟到者感到惭愧、警醒,从心眼儿里服气服输。这一招还真灵,第二天竟无一人迟到,

任何制度的产生,皆有其外在需要和内在意图。就像川剧的“变脸”,大凡是情感波折、内心激变之处,总能实现人物内心不可名状的律动。一个濒临倒闭的企业在恢复、整顿、重建过程中,遇到这类非实质性问题,运用“疏”的方法,比用罚来“堵”会产生更好的效果。企业管理者处理问题的最终目的不是惩罚人、限制人,而是要“变脸”,以独特的方法增加表现力,从而感化人、引导人,使弱点变为优势,成为成长空间最大的地方。

日本佳能公司有一个“自发、自治、[来自Www.lw5u.com]自觉”的“三自”精神,就是让员工自己考虑,自己管理,在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上迈进,极大的激发了他们的自觉性和积极性。人性化管理,学习的就是这种“快乐惩罚”,让员工愿为快乐付出,愿为快乐努力。

吹脸——打开心灵的窗户

吹脸,就是演员吹起色粉,以改变脸色,这也是川剧中的招数。这一手只适合于粉末状的化妆品,如金粉、墨粉、银粉等。有的是在舞台的地面上摆一个很小的盒子,内装粉末,演员在表演时做一个伏地的舞蹈动作,趁机将脸贴近盒子一吹,粉末扑在脸上,立即变换成另一种颜色。《活捉子都》中的子都、《治中山》中的乐羊子等人物的变脸,采用的就是吹脸的方式。

吹脸的过程神速短暂,揭示了人物的心灵隐秘,给观众以极大的冲击力和欣赏乐趣。将这种方法用于管理,也能实现员工头脑中理念与观点的统一,收到较好的实效。

春节后上班头一天,一名员工做完手头工作,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正好走过,却没有惊动这个“梦中人”,而是让部门负责人和值班长拿来我值班穿的大衣,披到这名员工身上。员工惊醒,揉揉睡眼,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主动请求处罚。

正确的工作方式方法能震撼员工的心灵,唤起他们的共鸣。员工上班打瞌睡在企业中都会碰到,通常是采用简单的加减法处理,按规矩办,该罚的罚,该处分的处分。然而在新年的喜气还未淡去的特定环境下,我对这个无负效应的个别问题,反其道而行之,用“吹脸”的方法,立即将黑脸变成另一种颜色的脸,用“和风细雨送温暖”方法,打开员工心灵的窗户,让员工回味、体验、感悟,这远比罚款、处分或做检查的效果大得多。

其实,宽容的本质是对差异的理解和认同。在抓制度管理过程中,发现不了问题是没有水平,处理不好问题是没有能力。发现问题相对简单,就好比内行的观众,从脸谱上就可以分辨出这个角色是好人还是坏人,是聪明还是愚蠢,受人爱戴还是使人厌恶。而发现问题的过程是艰难的,一般人总是看到结果。如果在发生问题的过程中加以感情或方法上的投入,像给员工送大衣那样——“吹脸”式惩罚,怎能不让人口服心服,欣然接受?

唱三花脸——唤起心灵的共鸣

与净角的面部化妆相比,丑角的化妆只限于面部中心,故称小花脸、三花脸。一个企业就是一座舞台,如何用不雷同的方法,让员工在制度的约束下养成文明的习惯,也是一种舞台艺术。有时候唱一出“三花脸”的戏,无须浓墨重彩勾整脸,也能博得满堂彩。

老高是本公司新聘请的机修技工。一次下班前,设备管理员在巡检过程中发现管道漏水,根据6S现场管理法中有问题不过夜的管理要求,当即开出了检修通知单。等到老高加班加点检修完毕,已是华灯初上了。

第二天一早,我随厂部督查组在机修车间发现钳工桌上有一些铁屑未清理,当即按“三定管理”平面图找到了包干区的老高。这个特别情况下的偶发性过失,对老高来说是第一次。然而我们并没有网开一面,而是用实用脸谱唱了一次“三花脸”,进行了一次滑稽式的处理——只罚一元钱,就像“大花脸”与“俊扮”同时登场“粉墨做大戏”。老高苦笑,自言自语:“罚一元钱,难得而难忘啊!”

制度是冷冰冰的。老高因为加班,忘记清理工作间,纯属无意,而且是初犯,从情理上可以原谅,但从现场管理看,它意味着自我管理的意识和执行制度的自觉性不强。管理不问客观,只讲结果。罚一元钱,对老高来说会终身难忘,对全厂员工来说会唤起他们心灵的共鸣。执行制度,不只是为了罚几个小钱,而是体现制度的神圣。在纪律制度面前,任何人都不可摆资历、卖人情、搞特殊,或以功抵过,否则制度就成了“橡皮筋”,形同虚设。

在管理过程中处理问题的艺术,在于情感与理性并重,就好比脸谱艺术,既让人产生美感,又具有舞台实感。唱个“小花脸”,只罚一元钱的背后是一种甜柠檬效应。虽然违规罚款的数目缩小了,但是对违规者来说认识提高了?一个企业,制度成惯例是对执行制度自觉性的肯定,但反过来也会产生一些副作用,关键是我们如何改变处罚的固定模式:要打破条条框框,以变应变,刺激思维,积极创新,解开各种现实中的“结”。

扮黑脸——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企业管理中,总会出现一些不确定的矛盾和问题。如何把自己置于解决问题的主导位置,在不确定情况下大开大合,形成有如舞台上的艺术形象,唤起员工的心理共鸣?

我兼任濒临倒闭的工厂厂长,上任才一个多月就过年了。放假前,我宣布正月初五上班,迟到者罚款50元。可初五早晨,全厂却有192人迟到。要不要罚,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法不责众;也有人说,正月初五财神日不能让人破财;更有人抱怨,一次罚款收入近万元,厂长不能靠罚款过日子。事情摆到我面前,我没急于表态,让大家讲,而且要大讲特讲,待你讲够了,我最后上演“黑脸包拯”,给所有迟到者送上新年“礼物”:处罚兑现,一点儿情面也不给。一分钱也不能少,并贴出了“警钟长鸣”的告示牌。

正月里让192个迟到者“破财”,犹如京剧脸谱中的杨七郎额头上画的那个繁体“虎”字,凶猛无畏,再加上净行“吼叫式”的粗犷,在员工中亮起了红灯,造成强烈的震动,抑制了不良行为。纪律是制度的保障。有些企业今天开门、明天关门,往往就是因为不良行为重复出现。这个企业管理混乱、纪律松懈,工厂大门像浴室门,随进随出,怎么能有凝聚力来发展生产呢?

在特殊时候必须唱黑脸。处罚192名员工,既是猛药,又是清醒剂,规制了员工的行为,实现了员工与管理目标的一致,使管理内涵更深刻、更科学。这种在特定时候对共性问题的敢罚、重罚,是一支有效的“强心针”,会使员工深刻地体验到企业的管理规则是铁的纪律,不容侵犯。管理者如果不能真正摆正宽容、和谐与惩罚的关系,就会给员工行为导向提供一个矛盾的信号,导致员工行为和认识混乱,造成“干的不如看的,看的不如说的”、“先来挨打,后来挨骂,不来作罢”的局面。

管理学上的“修路理论”告诉我们,管理者的核心职责是修路,而不是“修人”。

有一个故事,说的是寺庙里白脸的弥勒佛和黑脸的韦陀。当我们走进庙门就看到弥勒佛笑脸相迎,而在他的北面则是黑脸的韦陀。相传在很久以前,他们并不在同一个庙里,而是分别掌管不同的寺庙。弥勒佛热情快乐,所以来的人很多,但他什么也不在乎,丢三落四,没好好管理账务,经常入不敷出。而韦陀虽是管账的一把好手,但成天阴着脸,太过严肃,人越来越少,最后香火断绝。佛祖在督察香火时发现了这个问题,就将他们俩同放在一个庙里并进行分工:弥勒佛负责公关,笑迎八方客,于是香火大旺;韦陀铁面无私,锱铢必较,让他负责财务,严格把关。在两人的分工合作下,庙里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凡事都要找方法、讲艺术。创新管理需要我们像佛祖,在实践中用心斟酌,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要艺术性地用戏曲脸谱独特的魅力,运用夸张和变形的艺术手法,处理好管理过程中的奖惩问题,把握好宽与严的尺度,感化员工,把自律还给制度,把真诚交给企业。

其实,琢磨管理就是琢磨人心。脸谱管理法,就是雨中打开的那五颜六色的伞。●

您对《刘鹏凯管理法之二:脸谱管理法》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