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金融经济》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重新上市”缘何变成了“退市奖励”
“重新上市”缘何变成了“退市奖励”_杂志文章
“重新上市”缘何变成了“退市奖励”
发布时间:2018-08-17浏览次数:11返回列表

文/黄苏鹏

号称越来越严厉的退市新规,为什么越嚷嚷越不像嚷嚷的那么让人害怕,反而还给临近末路的ST股带来了春天的希望似的?其中的奥秘就是有了一个变利空为利好的“重新上市”。

“重新上市”,用新浪微博上网友的话来说,就是“退市好像感觉是一种奖励”。网友的感觉不是没有道理的。两大交易所《退市企业重新上市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一公布,昔日如一潭死水的“老三板”和ST便应声而涨,并且连续上涨,其原因就在于原来被退市新规所封杀了的“借壳上市”,在“重新上市”的条件下又有了死灰复燃的机会。

“借壳上市”作为一种市场行为,原本是没有什么好说的。可是,一与退市联系在一起,问题就多了去了。、以往的问题是, “借壳上市”非但令退市制度名存实亡,还助长了市场的内幕交易和投机性恶炒行为,使得ST股越是ST反而越是像臭豆腐一样,闻闻臭,吃吃香。就此而言,无论是对“借壳上市”视同IPO严加审核,还是禁止退市整理期间借壳重组,都是拨乱反正的需要,既可以说是万不得已,也应该说是非常必要的。然而,一方面严禁在退市整理期间借壳重组,一方面又鼓励通过借壳重组重新上市,这意味着“借壳上市”也有双重标准。再加上一般情况下的“借壳上市”视同IPO需要过审核关,而“重新上市”则不需要报证监会审核,也即对于退市企业来说,“借壳上市”反而可以豁免审核,这岂不又是一种双重标准。这两种双重标准叠合在一起,就让“重新上市”变了味,变成了一种有问题的“退市奖励”。

事实上, “重新上市”对两大交易所来说,原就不无把政策当利益筹码的意思。这也是政策市所同有的题中应有之义。不是吗?根据上交所的规定,对不配合退市相关工作的公司,上交所在其终止上市后的3年内不受理其重新上市申请。而深交所则更是明确表示,对于主动退市的公司,通过自身努力或资产重组,达到重新上市条件的,将由深交所优先安排重新上市。在这里,尽管一个讲的是罚,一个讲的是奖,其实都是讲的一个意思,即“重新上市”跟以前的“借壳上市”一样,都是一种利益调节的政策工具。只不过以前政策鼓励的重点是在退市前的保壳重组,而现在则重在退市后的壳资源重组而已。殊途而同归,政策鼓励的重点变了,但壳资源的价值万变不离其宗,都取决于政策同利益的情投意合。

无论是以前的“借壳上市”,还是现在的“重新上市”,口口声声都说的是为了保护投资者利益。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吗?是的,一家上市公司如果退市,对中小股东无疑会造成一定的伤害。不过,用“主动退市”来换“重新上市”,对于被退市的中小股东来说,就意味着减轻伤害了吗?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如果所谓的“主动退市”换“重新上市”,意味着造假上市者不仅圈钱所得无须交还或者赔偿给投资者,也无须对业绩变脸对投资者所造成的伤害承担任何的责任,反而还可以在退市一身轻之后摇身一变,重新上市,并且无论其壳重组或业绩重组的真实性如何,只要继续得到圈内那些中介机构的帮助也不再需要报证监会审核,上市的门槛也大为降低,那么,这究竟又是对谁的利好呢?

需要指出的是,“重新上市”不需要报证监会审批,对于理论上已经拥有上市审批权的交易所来说,其实谈不上什么放权不放权,更不用说什么市场进步不进步了。恰恰相反,在行政权力对市场机制的干预迟迟不肯退出的条件下,对发行审批权和“重新上市”审批权放开的不同步不仅造成了“借壳上市”的双重标准,也为权力寻租打开了新的利益空间。这正是壳资源价值在遭到退市新规严厉封杀之下反而得以借“重新上市”而再一次获得炒作升温之机会的原因之所在。“重新上市”作为一种“退市奖励”,与其说是对投资者利益的保护,还不如说是对造假圈钱者既得利益的保护,对壳资源炒作的鼓励,从而失去了推动退市制度到位的本意,而异化成了对“重融资轻回报”和“重上市轻退市”之制度性弊端的进一步固化和强化。

您对《“重新上市”缘何变成了“退市奖励”》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