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启迪与智慧》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启功与章宝琛的一世情缘
启功与章宝琛的一世情缘_杂志文章
启功与章宝琛的一世情缘
发布时间:2018-11-20浏览次数:4返回列表

刘世河

女画家请求:“让我留下来好吗?”启功摇摇头:“我心里只有宝琛,再也容不下任何女人了。”

“丁香一样的姑娘”

1932年3月5日,是著名书法家启功家祭祖的日子。启功的祖先爱新觉罗,弘昼是雍正的儿子、乾隆的弟弟。虽后来被列入旁支,荣华富贵几乎全无,但启功的母亲还是十分敬畏这个特殊的家世,每年都会举办祭祖仪式。

这天,启功的母亲特意叫了一个章姓姑娘来帮忙,并让启功到胡同口去迎接。当时,天上飘着绵绵细雨,启功来到胡同口,看见对面的林荫小道上,一个娇小的女子撑着一把花伞,正袅袅婷婷地走来。启功的心顿时像被一只温柔的小手抚摸了一下,情不自禁地想起戴望舒的《雨巷》:这不就是那个“丁香一样的姑娘”吗!这个“丁香一样的姑娘”就是母亲和姑姑为他物色了很久的对象章宝琛。

同年10月,时年20岁的启功和章宝琛举办了一场简朴的婚礼。新婚燕尔,因为章宝琛长启功两岁,启功便称她“姐姐”。她听了浅浅一笑,羞涩地低下了头。婚后,章宝琛操持家务,侍候婆婆,把家中一切打理得井有条。启功的家很小,朋友却极多。他们时常来启功家里聚会,大家围坐在炕上,一侃就是大半夜。每到这时,章宝琛始终站在炕前端茶倒水,整晚不插一言。

1937年,北京沦陷,启功丢了国文教员的工作,日子渐趋拮据。有一天,他看见妻子在细心缝补一只破了几个洞的袜子,禁不住满心酸楚。他想卖画赚钱,但当他背上画卷准备出门时,又犹豫了。章宝琛明白,丈夫拉不下脸来,便说:“你只管画吧,我去卖。”那天傍晚,突然下起了大雪,启功见妻子还没回来,便去接她。远远地,他看见娇小的妻子蜷缩在小马扎上,身上落满了雪花。看到他,妻子起身挥舞着双手,兴奋地说:“只剩下两幅了。”启功的眼泪夺眶而出。 “一生得宝琛这一知己,足矣”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十几年。直到1952年,启功出任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家境才稍稍好转。不料这时,启功的母亲和姑姑又先后病倒,两个重病号就靠章宝琛一人照顾。

1956年,启功母亲在弥留之际拉着章宝琛的手深情地说:“我只有一个儿子,没有女儿,你就跟我的亲闺女一样。”母亲去世后,启功于悲恸中顿悟妻子日夜辛劳的不易,以及对自己的体贴入微。他深感无以回报,便请妻子端坐在椅子上,恭恭敬敬地给她磕了一个头。

1957年,启功被划成“右派”。尽管他常以“咱家是封建家庭,我受的是封建教育,被划成‘右派’不算冤”自嘲自解,但始终难掩内心的苦楚。章宝琛心疼启功,抱住丈夫泣不成声:“以前那么苦的日子都挺过来了,还有什么能够难倒我们?”听了妻子的话,启功心头荡起一股暖流。

几年后,启功重登讲台。正当他全力以赴要在学术上做出一番成绩时,“文革”爆发了。他再次被迫离开讲台,一切公开的读书、写作也被迫停止。为了让启功专心在家练习书法,章宝琛天天坐在门口望风。一见红卫兵来,她就佯装咳嗽给启功报信。为防止抄家,她偷偷将启功的藏书、字画、文稿,用纸包了一层又一层,捆放在一口大缸里,深埋在后院。

1975年,章宝琛积劳成疾,一病不起。她深感自己来日无多,便在医院给启功交代“后事”。启功听了藏书一事吃惊不已,匆匆赶回家,拿起铁锨,按照妻子说的位置挖下去,果然挖到一口大缸。他搬出来一看,共有四个麻袋,一幅幅启功早年的书画作品、一本本文稿藏书,竟然全部保存完好!捧着自己的心血之作,启功的心在颤抖——章宝琛这个不逋文墨的弱女子竟敢冒如此大的风险珍藏他的作品,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他不由心生感慨:一生得宝琛一知已,足矣!

婉拒女画家的告白

妻子去世后,无儿无女的启功过着孤独清贫的生活,对平反后失而复得的头衔和待遇,视若浮云。他卖掉自己珍藏多年的字画,所得200万元人民币,悉数捐给了北京师范大学。自己却住在简陋狭小的房子里,吃着粗茶淡饭,往往一碗炸酱面,一碟黄瓜就是一顿正餐。他说:“老伴儿活着的时候,我没有钱让她过好日子。现在她走了,我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

1995年,一位离异女画家看到启功的这种生活状况,红着眼眶说:“启功教授,您太辛苦了,您需要一个女人来好好照顾您。”并要求留下来陪伴他走完后半生。启功婉拒道:“没有女人能够取代宝琛在我心中的位置。女画家不甘心,几乎每天都跑到启功家里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为他誊写书稿,交流绘画心得。四个月后,女画家再次请求:“让我留下来好吗?”启功摇摇头:“我心里只有宝琛,再也容不下任何女人了。”

章宝琛去世后的20多年里,启功一直沉浸在无尽的哀思中无法自拔。他无儿无女,无人可诉,只能将泪水与思念凝成文字,任心与笔尖一起颤抖:“结婚四十年,从来无吵闹。白头老夫妻,相爱如年少。相依四十年,半贫半多病。虽然两个人,只有一条命。我饭美且精,你衣缝又补。我剩钱买书,你甘心吃苦。今日你先死,此事坏亦好。免得我死时,把你急坏了。枯骨八宝山,孤魂小乘巷。你再待两年,咱们一处葬……”真可谓句句深情,字字催泪。

2005年6月30日,93岁高龄的启功带着他对爱妻的无尽思念,溘然长逝。亲属将他的骨灰与章宝琛的合葬在一起,了却了他“来生还要做夫妻”的遗愿。一代书法大师的爱情,终成凄美绝唱。

吕丽妮荐自《老年文汇报》

您对《启功与章宝琛的一世情缘》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