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企业导报》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从句式层面浅谈《园丁集》两译本中的审美再现
从句式层面浅谈《园丁集》两译本中的审美再现_杂志文章
从句式层面浅谈《园丁集》两译本中的审美再现
发布时间:2019-11-12浏览次数:30返回列表

钟楚彬

(广东科技学院,广东东莞523000)

摘要:本文以刘宓庆的翻译美学理论为基础,从句法层面研究《园丁集》冰心译本和白开元译本的审美再现,阐述了《[来自www.lW5U.coM]园丁集》的艺术价值,探究如何做到审美再现。

关键词:《园丁集》;翻译美学;审美;再现句式引言:泰戈尔的《园丁集》世界闻名,文学价值极高。本文以翻译美学的理论为基础,从句法层面研究冰心译本(以下简称“冰译”)和白开元译本(以下简称“白译”)中的审美再现。审美再现是审美活动的目的,涉及原文和译文两个审美客体。因此,本文首先举例分析《园丁集》的审美价值,再研究这两个译本分别怎样做到审美再现。

一、排比句式的使用

排比是《园丁集》中常用的修辞手法之一,能够使句式整齐,节奏和谐,加强句子的效果。例如:

原文:I dragged up from the dark abyss things of strangeaspect and strange beauty—some shone like a smile, some glistened like tears, and some were flushed like the cheeks of a bride.

冰译:我从沉黑的深渊拉出奇形奇美的东西———有些微笑般地发亮,有些眼泪般地闪光,有的晕红得像新娘的双颊。(Tagore 2007:13, translated by Bing)

白译:我从幽黑的深水收网,网中有一些形状奇异、极为美丽的东西———有的笑容般地闪烁,有的泪珠似的发亮,有的如新娘脸上的羞红。(Tagore 2008:8, translated by Bai)

以上片段出自第三首诗,讲述一些奇形怪状的美丽东西被发现了,当地人对这些东西不以为然,甚至不屑于作为礼物送[来自wWw.lW5u.CoM]人,过往的旅客却非常欣赏这些珍品,不惜路途遥远将它们带到他乡。这就好比泰戈尔诗歌,最初在印度鲜有人发现它们的价值,直到泰戈尔在国外一举成名。此处,他将自己的作品比喻成“things of strange aspect and strange beauty”,借助“some …some…some”的句式,反复且具体地描述了这些东西多么美妙,让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相应地,两个译本分别通过“有些……有些……有的”和“有的……有的……有的”来重现原文的美感,使诗歌朗朗上口。

二、重复句式的使用

原文:Come as you are; do not loiter over your toilet.

If the wreath is not woven, who cares; if the wrist-chain hasnot been linked, let it be.

The sky is overcast with clouds—it is late.

Come as you are; do not loiter over your toilet.(Tagore 2007:42)

冰译:你就这样地来吧,不要在梳妆上挨延了。即使花环没有穿好,谁管它呢;即使手镯没有扣上,让它去吧。天空被阴云塞满了———时间已晚。你就这样地来吧,不要在梳妆上挨延了。(Tagore 2007:43, translated by Bing)白译:来吧,穿一身普通衣服,不要为浓妆盛饰多费时间。

花环要是没有编好,谁会注意呀;手镯来不及扣上,干脆别戴了。

彤云蔽天———时间紧迫。来吧,穿一身普通衣服,不要为浓妆盛饰多费时间。(Tagore 2008:29, translated by Bai)

以上片段出自第11 首诗,诗中讲述一个男子等待爱人时的心情,他急切希望爱人尽快出现,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打扮上。诗中语言质朴,多为短句。这些短句大多数单词数不超过6 个,相当一部分只由2-4 个单词组成,并且这次单词往往是单音节或双音节的短词。另一方面,第四行是第一行诗的重复,这使得句子富有极强的节奏感,加强了男子非常渴望见到爱人的形象,也突出了他等待爱人的焦急心情。

就翻译而言,两个译本都能将本诗的中心思想表达出来,都运用了灵活精悍的短句,也都重现了原文中重复的手法。相较而言,冰译的某些地方效果特别好。例如“你就这样来吧”中的“就”比白译中的“来吧”,更能够将男子等待的焦急又无奈的心情表现出来。同时,与白译“穿一身普通衣服”和“不要为浓妆盛饰多费时间”相比,冰译短句更多更为精简。本片段第二行描述了最多细节,冰译将“if”译作“即使”,保留了原文的句式,而白译则使用了不同的句式。总的来说,冰译更忠实于原文,更体现了原文短句丰富的特点。

结论: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园丁集》在句式角度本身就具有极高的审美价值,而冰译和白译基本都能抓住原文的主要精神和写作风格,能够洞察原文一些微妙复杂的地方并将其传达给读者。作为译者,首先要能够品味出原文精神和审美价值,再通过相似的手法将原文的核心和细微之处重现给读者。

参考文献:

[1] 泰戈尔.园丁集(中英对照)(冰心译)[M].北京:中国书籍出版社,2007

您对《从句式层面浅谈《园丁集》两译本中的审美再现》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