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企业导报》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试论象征性艺术表现手法在《雨巷》中的作用
试论象征性艺术表现手法在《雨巷》中的作用_杂志文章
试论象征性艺术表现手法在《雨巷》中的作用
发布时间:2020-02-28浏览次数:51返回列表

徐凯澜

(长沙市南雅中学,湖南 长沙 410129)

摘 要:昔人久别,一经离愁,禁不起声声叹息;彼时淅沥小雨敲打着石桥的路,今日回首,是否还能在小巷深处重逢那略带忧愁与寂寥;一袭清美衣袍下的忧思;情似丁香般神韵的姑娘。

关键词:艺术;情感;《雨巷》

一首绝美而又不显平庸的诗,饱含的不仅是诗人的满腹情感忧思,一笔独到而又精准的用词,还应该有的是似是而非的艺术表现手法。《雨巷》便是其中一首具备声效与画面感的绝美诗篇,戴望舒诗人含蓄而又动容的情感描写使他成为中国新文学的代表,实至名归,赢得世人对他“雨巷诗人”的雅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地 结着愁怨的姑娘。

运用象征艺术性质手法表现的诗人无疑是智慧的,因为,文[来自wwW.lw5u.coM]字之间能够表达的无外乎是情感的直接表述,但是我们要回归到诗人所处的历史环境以及心境历程去解读诗人背后所包含的言外深意。回到诗人创作之初的历史背景,1927年的中国是思想控制与政治迫害最为严重的时期,“五四”运动过后,一大批的先进知识分子苦于所谓政治之间的思想控制,他们无法突破牢笼却又不甘心成为政治手腕下的牺牲品,在无从改变现有的中国大环境下黑暗而又沉沦的社会风气下,因此,满纸愁绪寄于纸笔之间,而抒写便是寄托思想与对抗黑暗现实的有利武器,“雨巷”就如当时朦胧混乱终不见光的黑暗中国,诗人忧愁寂寥,却又心存希望,一个“逢”字,便恰到好处的描写了诗人的心理浮动,就如昔人离别,今日再次重逢的满腔希冀,那种满怀希望而又迫切重逢的心境,便一一具显无疑。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地

默默彳亍着, 冷漠,凄清,又惆怅。

诗人对于“美好“似乎有着他的独到见解,而他笔下的美好便是拥有“丁香”一般情韵的姑娘,年轻而又美丽的姑娘无疑是一种青春鲜活而又阳光的艺术象征,在当时黑暗的社会背景下,人们的生活状态犹如行尸走肉般没有生气,他们迫切需要的便是这样一种具有内在表现张力和情感寄托的事物,而丁香花这样的描绘,便是对这般美好事物的具象化的匿称,丁香本身作为品质高洁的象征,花体娇小可爱,色质洁白无瑕,花香清韵优雅,似乎是对美丽女子的绝佳描述,具备药用价值的丁香花更是能够使人带来健康的体魄以及良好的精神意志,我想诗人不是单从品质去恒定对于美好事物的统称,而是希望不仅描述于表象,而是深化在具象之间的更为深刻描述本质的内在表现形式,即希望能够给中国社会以及人民带来光明,从此摆脱黑暗与无休止的政治抗争,从而生活在平安,祥和,清韵优雅的人世间,不断的邂逅,经历,感悟,追思这无限的美好。

她静默地走近,走近,

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她飘过

像梦一般的,像梦一般的凄婉迷茫。

像梦中飘过,一枝丁香的,

我身旁飘过这女郎;她静默地远了,远了,

到了颓圮的篱墙,走尽这雨巷。

对于《雨巷》这篇绝世独立的诗篇,画中的女子犹如北方的绝代佳人。李延年的《北方有佳人》写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遗世独立,绝无仅有,重逢佳人,昔日离别的满愁别绪尽在执笔之间,那像是在梦中一般的飘过,寻影觅迹,在现实与虚幻之间徘徊辗转,庄周梦蝶,不知所以。在失望与凄婉的寻觅间,诗人独自暗伤看不到远去的女子,寻觅不到她[来自www.lW5u.com]真实的背影,断是因为这“颓圮”的篱墙,阻碍了诗人再续佳人的道路。

在雨的哀曲里,消了她的颜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

甚至她的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怅。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飘过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怨的姑娘。

诗人的心境路程似乎更加的悲惘了,在最后章节之际到达了高潮。我们的心境也随着诗人的几字之间暗自浮动,能够强烈感受到的是一个满是被“雨”所浸透了的世界,就如同诗人自己也被这雨的哀曲所浸透一样,如丝如缕,暗自销魂般的淅淅小雨浸透了我们的全部身心。再次感受这般美妙的视觉和感官享受,似乎我们的毛孔也感受到了这种抽空一切的凄凉,似然而然的接受了诗人给我们的一列列悲壮凄婉的景象,没有狂风暴雨的席卷,有的只是细腻到心的情感笔触,这条寂寥的雨巷,在诗人的眼里是一条永远没有尽头的道路,那个诗人在忧愁之际所心生希望的丁香般的女子,在悠长的巷子间等待着与诗人的美丽邂逅,已然道破“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那一番愁怨深情,望穿秋水般的迫切,

深思彼时的所思所想,那一份心境,或许只有作者才能够真切的感知与抒怀了,《雨巷》里的美丽女子也许已然与诗人重逢了,此时已再不是那副场景,昔日的淅沥小雨拍打着江南的青砖绿瓦,彼时的忧愁背影幻化为身姿动容的美丽女子,那犹如丁香般神韵的笑容,定会融化诗人心中的一切忧愁迷惘。

参考文献:

[1] 戴望舒 《雨巷》[M]. 北京:中华书局,1987.

您对《试论象征性艺术表现手法在《雨巷》中的作用》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