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商场现代化》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查尔斯-汉迪的管理正义思想及其启示
查尔斯-汉迪的管理正义思想及其启示_杂志文章
查尔斯-汉迪的管理正义思想及其启示
发布时间:2020-02-24浏览次数:75返回列表

韩小荣广西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

基金项目:本文系广西师范大学2010年博士科研启动基金项目“查尔斯·汉迪的管理哲学思想研究”的阶段性成果;国家设社科基金项目“基于以人为本实现路径的利益机制协同创新研究(13BKS027)”

摘要:查尔斯·汉迪在《组织的概念》、《觉醒的年代》等论著中,通过对当代社会悖论和管理困境的论述,表达了管理正义的思想。管理正义就是在一定的组织之内以权利与义务为基础公平合理地分配组织资源使组织成员得其所应得的合理状态。管理正义问题也是当代中国管理实践和管理哲学研究中急需解决的问题,对于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构建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关键词:查尔斯·汉迪正义管理正义

查尔斯·汉迪(CharlesHandy,1932—),1932年出生在爱尔兰启达尔市一个教会家庭,他是继德鲁克之后活跃在大洋彼岸的管理哲学大师。由于深受宗教家庭教育的熏陶,在他的相关著作和论述中散发着厚重的道义情结。他创立了“文化合宜论”,其管理哲学思想特别注重不同的管理文化的有机整合。对生活的细致洞察和对悖论的理性省察,使其成为后现代管理哲学的重要人物。对管理中公平正义的论述,成为查尔斯·汉迪管理哲学思想中的亮点。

一、查尔斯·汉迪管理正义思想的出场语境

查尔斯·汉迪是从反思当代社会悖论和管理的困境入手提出公平正义思想的。从文艺复兴开始,西方社会经济、科技等方面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人类的知识在不断增长,人类的自我实现和解放成为社会进步观念。启蒙运动后“众神狂欢”的图景开始出现。“随着理性化的推进,人们相信科学和理性能够更好地推动社会的发展和进步。在西方的现代化实践中,经历着价值理性向工具理性的转变。工具理性造成了经济的高歌猛进和物质财富的增加。与此同时出现了道德沦丧和价值变异。意义的丧失和自由的丧失就是对工具理性过度追求的恶果。意义的丧失,体现在西方世界精神贫困化中,自由、平等、博爱的原则被破坏,人的价值和尊严被践踏,人们深深地陷入了生存的困惑中。自由的丧失表现为人成为利益和金钱的奴隶,行政管理和法律的工具化则日益使人丧失个性、自我意识和批判精神。”全球化时代的到来,信息社会正在形成。“信息社会”这一概念引导着思想家们从“知识状态”的视角来思考后现代社会的问题。面对社会混乱的境况,查尔斯·汉迪归纳出九个悖论。即智慧的悖论、生产力的迷思、时间商品的困惑、看不见的组织、世代的差异、正义的两难等等。不同的人对于正义的标准认识不同,正义的困境尤为突出。

查尔斯·汉迪在《组织的概念》中指出,管理者面临着众多的管理困境,例如管理文化的困境、时间范围困境、信任-控制的困境等等,这些管理困境暂时无法解决,我们只能够面对它们。查尔斯·汉迪探讨了个人与组织之间的心理契约问题。“在大多数工作环境中,组织和个人之间签有法律承认的契约。这个契约规定了谁给谁什么,以作为对什么的报酬。但是个人和组织之间还有一个心照不宣的心理契约。这个心理契约本质上是一组期望。我们得到一组后果,这些后果是我们期望从组织那里得到的。这些后果会满足我们的一定需求。作为回报,我们会花费一些精力和才智。同样,组织也有自己的期望组和它要支付给我们的报酬和成果清单。管理者需要深入地也更清楚地思考自己对于组织中的心理契约的看法,心理契约经常是管理变革问题中的核心。”心理契约存在于个人和组织之间,有和谐的一面,也有失谐的时候。心理契约具有公平性的特点。查尔斯·汉迪认为,与安全感、地位和工作满足感相比,在管理组织中,报酬依然是更为简单、也较为适宜的激励人的方法。但是管理者必须考虑到公平因素或者主观认为报酬不公平的因素。

二、查尔斯·汉迪的管理正义思想的主要内容

对于正义的作用和价值,查尔斯·汉迪认为正义是社会合作体系的粘合剂。一个社会或组织的正义观是其自身现实条件、利益、需要的自我反映,它反映着社会共同体中成员的愿望。正义原则以强大的凝聚力把社会共同体成员团结在一起共同协作。这种内在的凝集力进一步使社会合作体系成为一个可控的系统,从而有利于实现社会秩序的和谐。“正义是凝聚着社会的胶着剂。我们总是希望自己所归属的社会是一个公平的对待其成员,人人得其所应得、不偏不倚的社会。问题是人人得其所应得,可能会涉及到各种相互矛盾的事物。比如,它的意思可以是按照成就给予奖励,或者按照过错给予惩罚;也可以指照顾我们的基本需要。”

在1994年出版的论著《觉醒的年代》中,针对当前社会混乱的境遇,查尔斯·汉迪阐述了当代社会中存在着的九种悖论,也就是新型生产工具—智慧;工作,是福还是祸;生产力的迷思;时间商品的困惑;富裕的假象;时代差异;个人独尊,团体至上;正义的两难。

悖论是伴随着社会经济的进步而凸现的,我们无需来解决悖论,只需对悖论进行适当的管理。如果能够适当去管理这九大悖论,使它们变得有意义,我们就会塑造出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查尔斯·汉迪引用了迈克尔·杨的一段话,为分配正义的矛盾困境进行诠释。“在薪水上面分高低是错误的,因为分配应该根据接受者的需要来定。可以说,付给懒惰科学家的薪水,不应高于勤奋的清道夫,因为分配应根据接受者付出的努力而定。也可以说,付给聪明人的薪水不该高于笨人,因为社会因对基因上的不公平给予补偿。也可以说,付给笨人的薪水不应高于聪明人,是因为聪明人通常比较不快乐,也应该给予补偿。干自己所喜欢的工作的人,不应该和从事自己所不喜欢的工作的人同酬。怎么说都行,而且都拿公平正义当做理由。”不同的人,因为民族、阶级、价值观等方面的差异,对公平正义的诠释各有千秋。几十年之后的今天,分配领域的二难困境依然存在。“有人认为,所谓正义,就是平等对待每一个人,除非有十足理由说明确有实施差别待遇的必要。这对社会弱势者是公平的,但是对那些因为贡献较大,而也许贡献较多的人就不公平。可以确定的是,一个被视为不公平的社会,不可能赢得起成员的忠诚与奉献。”。面对正义的悖论,汉迪指出,我们要学会与相反的事物相处,习以为常并面对各种悖论。

查尔斯·汉迪指出,在知识经济时代我们要关注智慧这一新型财产的公平分配,通过建构一个学习型社会来解决有关智慧分配不公平的社会问题。智慧主要有事实智慧、分析智慧、语言智慧、空间智慧、音乐智慧、实践智慧、运动智慧、直觉智慧和人际智慧等九种类型,智慧是当代新社会的潜在资产。在一个公平的社会里面,每个人至少要具备以上九种智慧之一。因此,任何一所学校的首要责任,应该发现学生身上具有的智慧并进行培养。特定类型的智慧,就是一种认识、判断处理知识和创新的能力。智慧财产非常难以估量,具有高复杂性、高附着性、无形性的特点。我们尤其要“正视有关智慧的公平分配的智慧悖论,假如我们不这样做,人类社会不免遭殃,因为让一大群穷人和少数富人毗邻而居住,穷人总将眼红,而使社会发生灾变。我们必须接受一个事实:智慧已经成为社会中的一种私有财产,因此它也应该有一种合理的分配方式。”无人能够阻止我们获取智慧,智慧也不可能通过行政管理手段来重新分配。查尔斯·汉迪认为,智慧容易走向已经早已经存在着智慧的地方。接受教育程度高的人们给予它们的后代更好的教育。它们有机会获得更多的财富和权力。可以预见,再下一代的子女自然而然也会有更好的教育机会。可见,智慧财产有可能导致社会的分层和分化,出现新的不公平。较好的途径就是构建一个学习型社会,每一个社会成员都努力追求更高的智慧。才能够缩小这个差距。

查尔斯·汉迪从权利与义务的相互关系中来解读正义,他认为正义就是公平。汉迪指出:“不可否认,正义是维系社会的力量,正义使我们得以和睦共处。在正义的原则之下,个人权利和个人对人类同胞的义务,得以找到一个对各方都最为有利的妥协点,使我们能够既爱自己,也爱邻居。如果我们要避免那个专门制造社会分裂与争战的幽灵降临,就应该把我们的国家建立成正义之邦。”。进一步追问,正义到底是什么?汉迪认为正义就是公平,例如,“社会公平可以指:社会不应该以强制的方法来对待其成员,而应该遵循适宜的程序。公平也不一定指每个人都应该得到相同的东西,因为每个人的需求和贡献都不一样。公平的意义也可以是:给最崇明的年轻人最好的教育,因为它们最能够吸收;反过来说,公平也可以说是:给天分最差的人最好的教育。因为他们最需要。公平始终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正义目标具[来自WwW.lw5u.com]有个体性和社会性,这是贯穿在查尔斯·汉迪管理正义思想中的一根重要的“阿利阿德妮之线”。查尔斯·汉迪认为在个人需要与社会需要作出妥协和平衡是公平的原则。要把公平由一条条崇高的原则转化为一个个具体的决定需要作出某种妥协。即兼顾两项应该做的事情。查尔斯·汉迪列举了教育这个例子来进行诠释这个观点。“以教育为例,公平意味着每一个人在现实可行的范围之内,应该拥有相同的与众不同的机会。我们应该不要从一开始就对某些人特别照顾,而应该同时给那些起步较慢的人多几次起跑的机会。反过来说,我们应该帮助那些要求削减博士班教育经费以开办更多照顾失学民众的学校,至少后者比较需要教育。公平的原则是:永远要设法平衡个人的需要与较大的社会需要。”查尔斯·汉迪认为公平就是意味着更多的良好的机会均等。

“公平意指给予每个人发展其人生第二条曲线的良好机会。在一个社会里,公平的意义在于让每一个人都获得发展的机会。在21世纪来说,这种资产指的是某种类型的智慧。因此,社会要讲公平,必须进行智慧投资。在一个正义之邦里面,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取得某些财产,至于要任何利用,却是由个人自行决定。”汉迪引用英国社会正义委员会的一份报告书上的观点,我们应该达成一个基本共识:“不断扩充人民发展的机会,是社会正义原则的核心观念。”在人生赢得与输掉的机会之间,怎样让一个人具有更强的公平感呢?公平也意味着人生得的机会应该多于输的机会。在一个公平正义的和谐的社会里,赢家是多于输家的。公平正义的社会语境中,必然是施与的人多,而收受的人少,生活的多样性更大,衡量成功标准也是多元的。

政府要勇于担当,把最严重的不平等状况消除掉,这是维护公平正义的重要途径。汉迪强调说:“若要维护正义,必须把最严重的不平等状况消除。并非一定要所有人完全相同,才叫正义,这种情况事实上是一种不公平,因为否认了人们在一定限度内可以与他人的不同权利。”汉迪认为,“我在过去强调两种公平正义,第一种是给予每个人所应得的正义,第二种是能够给予每个人所需要的正义;后者得到伸张,前者才能够被容忍。这种工作只有政府做得来,而美英政府长久以来都是集中在最求第一种公平正义上面。”在英国,义务教育就是要人们的人生活得机会均等。其实它并没有真正考虑到每一个年轻人的才华、个人差异、学习方式、期待等因素。选择因材施教,真正落实教育公平公正,着也就是政府的责任。

三、查尔斯·汉迪管理正义思想的当代启示

科学哲学家波普尔在《科学知识进化论》里面指出:科学只能从问题开始,科学知识的增长永远只能始于问题,终于问题。现代管理强调以人为本,公平正义成为现代管理追求的基本价值之一。查尔斯·汉迪的管理正义思想对当代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管理实践活动和和谐社会建设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首先,处理好效率与公平的关系是实现管理正义的关键。在现代管理文化之中,效率和公平是评价现代管理的两个基本的价值尺度和价值目标。“一个国家或一个单位的管理水平如何,其先进合理性何在,最基本的现实尺度就在于它是否具有高效率的社会价值创造能力和公平合理的社会价值分配制度。”管理效率本质上就是一种价值关系,在管理实践中展现出来的就是人对效率的追寻,实质上就是对价值的追求。管理主体不能够为了暂时的、局部的价值而牺牲掉长远的、整体的价值。应当使这种价值关系与人的整个价值体系极可能协调而不与它冲突。“管理伦理公平是以权利与义务的互动统一为基础并通过分配为中介的利益关系所放映出来的人的全面发展状态,是人们在管理过程中对共有价值的分享。它包括机会公平、程序公平和实质公平。实质公平也是最大的公平。”人类历史的进步也可以说明,效率与公平在实质上是一体的,人类历史上面每一种公平的建立和演变都是源自效率的要求,同时使自身与效率合二为一。其次,要促进管理的整体正义形成。整体正义在价值要求方面就在在管理中要求权利与义务的对等、效率与公平统一的整体价值。亚里士多德提出关于权利的正义思想,特别重视对个人权利的肯定。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今天,我们也必须重视义务的正义。权利与义务具有对等性,我们在致力于建设个人权利得到充分认可和保障的社会制度的同时,也必须使这种制度能够促使每一个人去积极履行他应尽的义务。在管理伦理领域,对效率与公平关系的处理主要有两种,即效率优先说和公平优先说。“在管理价值体系中,只有资源利用率和管理能力的增长,才会使组织的财富增加,分配趋于公平。如果公平与效率发生矛盾,应该首选效率。”海尔集团实行公平的岗位轮迁制度,用人的公平是企业效率的现实要求,它的用人的公平机制完全服从于海尔企业效率的提高。坚持效率第一,同时兼顾公平。党的18大报告指出,“加紧建设对保障社会公平正义具有重大作用的制度,逐步建立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为主要内容的社会公平保障体系,努力营造公平的社会环境,保证人民平等参与、平等发展权利。”18大报告同时也指出,”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初次分配和再分配都要兼顾效率和公平,再分配更加注重公平。”

最后,正确看待差异的正义,形成正义共识。查尔斯·汉迪在《大象与跳蚤》一书中预见到未来的社会是一个差异性的社会,这一个社会的新哲学就是待人宽容如对待自己。反观中国,当前我国已经迈进了一个差异性社会。任平教授认为,“治理差异性社会基本原则应该是差异的正义。所谓差异性社会,就是指人民内部根本利益一致,局部利益和当前利益存在差别,人们分为各个阶级或阶层的社会。差异性社会是一个需要我们来善治、良序治理的社会整体。这个现实就需要准确选择正义的逻辑。当前在物质利益分配上面存在着差异这一客观现象。差异的公平并不是不公平。我们需要在全社会设计和推行一个基本公平加比例公平的分配正义建构。在基础层面应当是基本公平,在涉及到国民待遇方面,例如基本健康保障、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卫生等公共产品的全国配置方面,应当率先实现公平配置。实现公共产品服务和权利的均等化。超越这一层次,就由市场公平交易规则来实现的比例公平。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以市场交易和‘俱乐部公共产品’来实现的‘比例公平’而导致的差异是不可避免的。”对于社会的弱势群体,国家要采取相应的政策,为最不利者倾斜。同时也要把差异限定在一定的区间之内,以防两极分化过大。罗尔斯的“重叠共识”给我们启发,多元社会的整体化,有待于正义共识的达成,有利于协调人们的行动和统一的社会秩序的形成。结合改革开放30多年的实践,我们可以努力建构充分体现“社会活力、人的尊严、幸福生活三位一体的和谐公正标准体系,”。形成社会成员之间公平正义共识日益浓厚的环境。

参考文献:

[1]韩小荣.哈贝马斯交往行动理论简析[J].胜利油田党校学报,2010(9).

[2[查尔斯·汉迪《.组织的概念》[M].方海萍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3][4][5][6][7][8][9][10][11查]尔斯·汉迪.《.觉醒的年代》[M].周旭华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

[12]查尔斯·汉迪《.[来自WwW.lw5U.com]大象与跳蚤》[M].潘东杰译.海南出版社,2006.

[13]李兰芬崔绪治.管理文化—管理哲学的新视野[M],苏州:苏州大学出版社.1999.

[14][15]李兰芬.管理伦理学[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3.

[16]任平.差异性社会的正义逻辑[J].江海学刊.2011(2)

[17]李兰芬.公正标准体系的批判与重构[J].哲学研究,2009(12)

作者简介:韩小荣(1970-)陕西洋县人,广西师范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讲师,哲学博士,研究方向:管理哲学

您对《查尔斯-汉迪的管理正义思想及其启示》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