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社会科学家》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我国工业环境效率评价及地区差异
我国工业环境效率评价及地区差异_杂志文章
我国工业环境效率评价及地区差异
发布时间:2018-03-02浏览次数:59返回列表

摘要:文章将工业三废作为非期望产出,采用环境DEA模型测算了我国1999-2009年30个省份的工业环境效率。结果表明:我国各省环境效率值存在较大差异,东部地区的效率值普遍高于其它地区,西部地区的效率最低。此外,与不加入环境污染产出测算的结果相比,环境变量的引入会降低各省的经济效率值,表明我国工业需要在环境方面加强管制,同时应鼓励后发展地区在经济追赶中注意提高环境效率,保持经济环境的协调发展。

关键词:工业环境效率;非期望产出;环境DEA

中图分类号:F12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3240(2011)09-0088-04

据《中国环境经济核算报告(2008)》显示,2008年全国因环境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为12745.7亿元,占到当年GDP的2.5%,单位GDP污染排放已达到发达国家平均水平10倍以上,其中主要污染物排放已严重超过环境承载能力。我国“十二五”规划已明确将单位GDP能耗和污染物排放纳入地区经济发展的考核目标中,并加大对环境和治污管理的力度。基于环境与经济发展的关系,世界可持续发展委员会(WBCD)提出了“环境效率”(Environmental efficiency)的概念,用以评价环境约束下经济体的经济发展效率。把环境因素纳入经济发展效率核算,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地区的经济效率与环境的协调程度,进而为制定环境管制政策,发展循环经济,实现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参考依据。

目前针对我国环境效率的研究主要分为三类:一是测算和对比引入污染变量[来自www.lw5U.coM]因素后生产部门经济效率变化情况;二是探究不同的环境效率测算方法对测算结果的影响;三是借助计量工具分析影响地区间环境效率差异的因素。这些研究主要从宏观经济层面人手进行区域环境效率的静态分析,专门针对产业部门环境效率进行的动态研究较少,鉴于目前我国的环境污染物绝大部分来自工业三废,本文选择以我国各省份的工业部门的环境效率为测算对象,引用1999-2009年的时间序列数据,通过运用环境DEA的测算方法,从省际层面上测算和分析我国各地区的环境效率值及差异,并与未纳入环境污染变量测算的经济效率结果进行比较,以此全面和动态地反映近年来我国各地区的经济与环境的协调关系及地区差异,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实现经济环境协调及地区间平衡发展的相关政策建议。

1.评价方法、指标及数据来源

1.1评价方法

关于环境约束下的经济效率评价方法,国外进行了较深入的研究。自Fare首次将数据包络分析方法(DEA)扩展到测量环境行为的研究后,测量环境效率的方法问题就一直围绕着DEA方法的改进进行。对于引入污染变量的非期望产出的处理,学者们尝试了不同的方法,如Lee将非期望产出视为投入变量,运用传统DEA模型来计算;Scheel提出对非期望产出做倒数化处理后再以期望产出处理;Seiford,Zhu则提出对非期望产出乘以-1,然后寻找一个足够大的转换向量使所有负的非期望产出变成正值;Chung等进一步提出非期望产出的方向性距离函数法;Fare和Grosskopf则从非期望产出的弱可处置性角度提出了环境DEA方法,通过对众多决策单元的投入和产出数据进行综合分析,采用曲线测度的线性规划处理来确定有效生产前沿,并对各决策单元与有效生产前沿进行比较,进而判断各决策单元的效率。本文选用该种方法模型测量的是相对效率,并不需要设定固定的方程,仅从数据本身的特点便可内生地得出最优权重,因而是一种相对较优的评价工业环境效率的方法。

1.2数据来源及指标设计

本文以1999-2009年中国内地30个省市区的面板数据作为样本(由于西藏数据严重缺失,故将这一地区剔除)测算环境效率,并对部分数据进行了处理。投入指标为每省工业全部就业人员年平均人数、工业固定资产净值年平均余额、工业能源消耗量。产出指标分为期望产出和非期望产出。其中期望产出选择的是各省份的工业增加值;非期望产出数据以各省工业“三废”排放作为近似的代理变量,具体指工业废水排放量、工业废气排放量和工业固体废弃物产生量。对于各省工业增加值和固定资产年平均余额的数据,本文按照每年国内生产总值的工业指数进行了调整,调整之后的数据均以1999年为基期。其中2008年和2009年的各省工业增加值数据缺失,本文以工业总产值数据替代,由于本文测量的环境效率是省份间的相对指标,因此数据替代不会对结果有较大影响。各省工业劳动力,资本,工业增加值、工业三废数据来自2000-2010年《中国统计年鉴》和《中国工业年鉴》,各省工业能源消耗量来自2000-2010年《中国环境年鉴》。

2.基于环境DEA模型的中国工业环境效率的测算

2.1中国各省工业环境效率值

基于环境DEA模型,使用1999-2009年我国各省工业数据,经MaxDEA5.2软件处理,得出各省的环境效率值(该环境效率值在表1中表示为:年份A);此外,为与不加污染变量测量的各省经济效率值进行比较分析,本文使用CCR模型对不包含污染产出的环境效率值也进行了测算,并将计算结果与包含污染产出的环境效率值进行对比处理,计算变动值(该数值在表1中表示为:年份B)。

2.2中国各地区的环境效率比较

为比较我国不同地区工业环境效率值的差异,以下将30个省份按照东部、中部、西部和东北部划分为四个地区,得到的含污染变量的各地区效率趋势如图l所示:省份有上海、广东、海南,其效率值均为l,说明这些省份是评价其他省份环境效率水平高低的标尺。上海、广东、海南是我国的经济特区省份,由于占据独特的地理位置及受到政府优惠政策照顾,经济发展迅速的同时,对环境质量的重视和要求也越来越高,因而工业环境相对保护得较好。此外,江苏、新疆、北京、天津、黑龙江、浙江、福建(0.862)等省份的效率值排名也靠前。效率值排名较后的城市有山西(0.538)、甘肃、贵州、广西、陕西、四川、重庆、辽宁、湖北、安徽、宁夏(0.710)等。效率最低的山西、甘肃等省份的环境效率值均未超过0.6,并越来越远离环境前沿面,此结果与周景博等n34和杨俊的实证结论类似。魏楚测算1995-2004年间我国各省能源效率,也得出山西省能源效率全国最低,这说明山西省尽管资源丰富,但追求工业发展的同时却忽视了环境保护,掠夺式的开发和高污染排放不仅对生态环境产生严重破坏,也大大降低了能源使用和经济增长的效率,此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发展模式有待改进。不同省份的效率值总体说明了我国省际环境效率差距明显,落后省份工业污染减排潜力巨大。

3.2各地区效率差异分析

通过图l可知,我国东部地区环境效率要远远高于中、西及东北部地区。1999-2009年四地区的年均环境效率分别为0.92、0.71、0.68、0.75,表明中、西、东北部地区的环境效率水平较东部而言,存在约20%的减排潜力。从波动性上来看,1999-2009年东部环境效率呈现波动性上升趋势,尤其是2006年以来,环境效率有较大提升,中部地区较平稳,西部地区有下降趋势,东北部地区波动幅度较大。东部地区环境效率变化经历了一个两次下降上升的变化过程,这可能与近年来东北三省的经济结构调整及实施节能减排的环境政策有关。从地区差异性上看,今后政府应将中西部地区作为工业减排重点地区,尤其是我国西部,强调工业在追求产值增长的同时,应尽可能减少工业三废的排放,提高工业环境质量,实现经济环境的协调发展。

3.3各省份的环境效率的发展趋势

观察表l知,1999-2009年以来,北京,天津,内蒙古,河北等省份的环境效率不断提高,而黑龙江,浙江,福建等省则经历了一个先下降后上升的环境效率值变化,湖南、新疆等省份也出现了2007年的环境效率拐点。同时观察图2-图5知,两种方法测算出的各地区环境效率变化基本保持了相同的趋势,2005-2006年有一个明显的下降趋势,从2006-2007年又有一个明显的上升拐点,2008、2009两年效率值则保持小幅度上升。趋势变化的原因可能与国家的环境政策有关,如2005年的《“十一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将单位GDP能耗5年降低20%左右,将工业单位GDP的污染排放降低15%左右,这是我国首次将具体而明确的节能减排指标列入五年规划,通过2006年的开始实施,政府的积极监督带动了全国范围内的节能减排工作,从而扭转了全国平均效率下降的趋势。

3.4污染排放对地区效率差异水平的影响

由表1及图2-图5可知,在不考虑环境污染的情况下,全国平均效率为0.78左右,若考虑环境污染,平均效率为0.69左右,说明加入污染变量会使得整体环境效率的下降,这反映出我国经济增长的一部分是靠牺牲环境为代价来拉动的。从地区差异性来看,在不考虑污染变量的情况下,四大地区的效率值仍存在较大差距,东部依然高于其它地区,但污染排放对地区效率影响的敏感性程度存在较大差别。东部和中部地区受影响较大,环境效率值前后分别平均下降了约10.23%和8.29%,东北地区则几乎没有变化,东西部地区加污染变量前后的效率值的差距不断缩小,中部地区自2006以后两效率值曲线开始重合,东部地区自2008年开始也几乎一致,但西部地区仍保持着固定的效率差距。这说明最近十年来东、西部地区在控制工业污染排放方面取得了较好成果,工业环境得到了改善,但西部地区的工业环境仍有待优化。从省级层面上看,我国目前经济较发达的省份,如北京,天津等,加入污染变量后效率值变动较小,说明这些省份近年来不仅经济发展较快,同时环境质量也得到了一定保证;相比之下,中西部省份,如湖南,湖北,重庆,贵州,宁夏等,引入环境变量后效率值变动较大,说明这些城市不仅需要大力发展经济,同时也需要协调好与环境的关系。传统上我们认为落后地区由于工业不发达,污染排放及环境质量状况可能要好于经济发达的省份,上述结果则否定了这一论断,即我国东部发达地区不仅在经济上优于中西部地区,而且在环境污染治理和保持较少的污染方面要明显好于中西部落后地区。

3.5我国与世界发达国家环境效率差距分析

由于本文测算的环境效率值是国内相对指标,为进一步比较我国工业环境效率于世界其他国家的情况,下面引用P.Zhou等用环境DEA方法计算的世界各国环境DEA效率值情况如下表,由表2可知,我国的工业环境效率同世界先进发达国家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同亚洲整体情况相比,我国环境效率也还有改进空间。这也说明位于我国环境生产前沿面上的地区如上海、广东等省份只是相对于国内其他省份环境较好而已,并非污染排放没有减少的空间,故这些地区仍不能轻视环境问题,应努力以环境效率高的发达国家为标准,重视引进和优化国外先进环保技术,以缩短与发达国家在环境效率方面的差异。

4.结论及政策性建议

本文通过引入环境污染的非期望产出变量,采用弱可处置性的环境DEA方法,测算出我国30个省份近11年的工业环境效率,测算结果说明:我国地区间效率值存在较大差异,东部发达省份环境效率普遍较高,中西部地区则相对较低;同时与未加入非期望产出的经济效率值比较得出,加入环境污染变量后,各省份的环境效率值均有所下降,以东部和西部地区较为明显。据此,提出如下政策建议:

(1)制定环境法律法规,加强环境管制

本文实证分析得出,环境政策对地区工业的减污和环境效率的提高有一定的影响。基于此,政府应继续出台和完善工业环境法律政策,制定统一的环境标准和减排优惠政策,以规范和促进工业企业的节能减排行为。此外,为确保环境核算的准确性、环境管理政策的科学性和可操作性,中央政府还应建立独立于地方政府的环境信息收集与处理体系,以此加强中央对地区,地区对企业的环境监督和管理工作,并争取通过内在动力层面激励地方政府和企业努力改善环境,将政府工作和企业效益与环境影响挂钩,以推动环境政策的自觉实施和地区环境效率的提高。

(2)提高工业企业准入限制,实施环境效率考核

我国目前的环境污染物主要来源于工业三废,我国工业起步较晚,缺乏健全的环境规范体系,加上地方迫切需要发展经济,故一些地区的高耗能,高污染的工业企业仍长期存在。鉴于当前我国与世界相比严峻的环境污染状况,中央应督促地方政府淘汰高污染的落后企业,并提高对工业新企业的准入限制,实施环境效率考核和定期环境督查,在对工业企业效益进行评估时,加入环境效率指标,制定和实施环保税收优惠政策,以优化整体的工业生产环境。通过严格的准入限制,促使企业提高自身对环境的重视程[来自wwW.lw5u.com]度,并积极自主地投资环境友好型的技术和设备,以从污染源上减少工业污染排放,保证我国工业企业从进入开始,就沿着环境友好型的可持续发展方向发展。

(3)缩小地区间发展差异,重点支持中西部发展

通过环境效率值的测算可知,我国东、中、西部地区之间的环境效率差异较大,东部地区要好于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地区间发展的不平衡所产生的“马态效应”不利于我国经济的持久快速发展,并可能产生系列社会问题。基于此,当前政府应重点支持和帮助后发展的中西部地区,将环境效率低且改进余地大的中、西部地区作为节能减排重点对象,并针对不同发展水平地区,制定不同的减排政策,鼓励后发展地区在经济追赶中注意提高环境效率,保持经济环境的协调发展,同时在技术和财政上给予它们帮助和支持,以促进地区间的平衡可持续发展。

(4)加强内外合作交流,推动环保技术创新

基于目前在工业环境效率方面我国与发达国家存在较大差距,我国应努力学习借鉴国外发达国家的经济环境友好型发展经验,并积极引进利用国外先进环保技术,借助国际交流和合作来促进国内环境技术和环境管理效率的提高。同时在国内,各地区之间也应该提高对环境技术和管理的合作意识,鼓励和加强环保技术创新,并充分进行交流和指导,互相督促,优化和实施环境友好型的循环经济发展路径,共同促进国内整体环境效率的提高。

您对《我国工业环境效率评价及地区差异》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