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文理导航(上旬)》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对《甜甜的泥土》真实性的辩证思考
对《甜甜的泥土》真实性的辩证思考_杂志文章
对《甜甜的泥土》真实性的辩证思考
发布时间:2018-11-16浏览次数:1返回列表

文/严建国

文学作品的真实是指艺术上的真实,并不是指作品要刻板地记录生活,与生活不能有丝毫的差错。面向一般大众的文学作品,人们一般不会挑剔它的真实性问题,只要大致符合艺术上的真实即可。但对于特定群体阅读的文学作品,特别是作为未成年人学习的课文,其真实性问题一定要仔细斟酌,不可有一点马虎。如果以此为要求的话,《甜甜的泥土》一文就有一些值得商榷之处。

《甜甜的泥土》是一篇微型小说。故事主要讲述一个离异家庭的孩子得到了原来妈妈送来的一袋奶糖,由于害怕后妈的责骂,将奶糖藏在了雪堆中。谁知第二天,奶糖被雪水融化,渗进了泥土之中,孩子在伤心之余品尝泥土,最终还是从甜甜的泥土中感受到了母爱。这篇小说被选入了苏教版初中语文课本,编排在八年级上册“至爱亲情”这一单元中。

我们初读这篇课文,是会被其中那种浓浓的亲情所感动,但仔细一品,就感觉不对头。王小亮的家庭是一个特殊的家庭,给王小亮爱的是他原来的妈妈。王小亮的后妈呢?文中没有具体写,但文中也有这样一些描写:“现在的妈妈扬起细眉在爸爸的耳边嘀咕什么,爸爸抓起一根柴棍,气势汹汹地向他走来。”“他照例先把全家的便盆倒掉、涮净,再淘米、添水、捅火、坐锅,然后才背上书包拿块冷馍悄悄溜出门。”从这些描写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善于搬弄是非、冷酷无情的后妈。两个妈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由于复杂的社会原因,像王小亮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是有的。也就是说,这篇作品的故事是符合真实性要求的。但这种真实是否得当呢?这篇文章既然作为初中学生学习的课文,当然每一位学生都会来品读它,如果有着和王小亮同样家庭背景的孩子读到这篇文章,这些孩子的心里会是什么感觉?如果后妈对其很好,孩子是否会认为后妈只是在哄骗他?如果后妈对其并不怎么好,孩子是否会逐渐讨厌起他的后妈?如果他的后妈经常责骂他,孩子是否会更加憎恨后妈?另外,离异家庭的孩子心灵都比较脆弱,比较敏感。当这些孩子读到这样的文章时,他们的心灵是否会受到伤害?当老师带着他们品读这样的文章时,他们的心灵是否在遭受着折磨与摧残?他们是否在感觉周围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们?这些本来心理就不是很阳光的孩子还能够健康成长吗?而且,当现实生活中的后妈读到这篇课文,她们又会怎么想?她们又如何去面对正在学习这篇课文的非亲生的孩子?她们会感觉到人们对她们的不信任,她们会怀疑社会对她们是否公正。自己努力去做一个好人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像王小亮的后妈那样算了——总之大家也是这么认为的。如果真的出现了上述的种种情况,那么我们的教科书是在做什么事情呢?这不是在对离异家庭的孩子及他们的后妈犯下了不可弥补的过错吗?

《甜甜的泥土》是善于将生活艺术化的,比如对门卫老头儿的描写,对故事结局的安排。但过度的艺术化也会影响作品的真实性。作品的真实虽说不一定是现实生活中发生过的,但它一定是现实生活中可能存在的,是符合情理的。如果为了追求作品的形式而刻意地雕琢生活,那往往会让人怀疑作品本身。

《甜甜的泥土》门卫老头被刻画成一个外表冷漠而内心善良的人。作者为了充分表现这个人物,对其表面的冷漠可谓浓墨重彩。首先是老头的语言,几乎全部是短促的句子,坚硬冷酷如冰块。其次是对王小亮妈妈的态度,又是面带愠色,又是不耐其烦。这简直是一个不通情理、没心没肺的怪老头,这不禁让人怀疑学校怎么会聘请这样一个怪人来做门卫,这岂不是在败坏学校的形象吗?好在下文老头的一声叹息改变了读者对他的认识,原来这个人内心还是柔软的,对王小亮的遭遇还是同情的。但由于作者对老头冷漠一面的描写有点过分了,头重脚轻,让我们觉得下文老头的叹息实在是太轻了,扛不起前面的冷漠,我们也就怀疑老头的善良是否确实。

《甜甜的泥土》故事的结局往往是大家认为最精彩的地方。奶糖融化,悲剧气氛酿成,然而作者笔锋一转,王小亮在品尝到泥土中的甜蜜后,脸上露出了笑容,母爱在这一瞬间得到了升华。这个结尾确实是出人意外、感人至深的。但作者忽视了一个常识,这奶糖怎么就融化了?文章一开头就点出这是立春时节,西北风在呼呼地刮着,天气的寒冷是显而易见的。积雪融化之时,天气会更冷,即所谓:“霜前冷,雪后寒”。即使白天积雪融化了,夜里气温肯定会下降,雪水也会冻成坚冰。怎么就出现了“一夜之间地温回升,冰雪消融了,糖浆和雪水混在一起,渗入大地”的现象呢?难道是为了设计这样一个结局,需要编造出一个自然现象吗?

作为初中学生学习的课文,其真实性问题是应予以严肃考虑的。因为语文课本不仅是在帮助学生学会祖国的语言文字,提高语文素养,也应在潜移默化中陶冶学生的情操,培养学生的良好品格。《甜甜的泥土》一文,故事虽真,却可能会对离异家庭的孩子、孩子的后妈造成伤害;其艺术化的细节让人怀疑,这又有悖于真实。因此,《甜甜的泥土》入选教材,作为未成年人——初中学生学习的课文,这是值得商榷的。

(作者单位:江苏省沭阳县如东实验学校)

您对《对《甜甜的泥土》真实性的辩证思考》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