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现代妇女》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穿越西伯利亚,拯救雪人女友的生命之旅
穿越西伯利亚,拯救雪人女友的生命之旅_杂志文章
穿越西伯利亚,拯救雪人女友的生命之旅
发布时间:2018-02-27浏览次数:1返回列表

文/佚名

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突然染上了一种怪病。从此,她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她听从医生的建议,来到中国最北的地方———漠河。在那里,她邂逅了一个善良的男孩。从此,他们一路向北,经历了重重生与死的考验,她的生命再度花开,而爱情也在不知不觉中一路芬芳……

机场邂逅神秘女孩

2009年12月的一天,上海浦东机场。正在候机的韩瀚身边突然来了一个打扮奇特的女孩:一件黑色风衣将她裹得严严实实,一顶呢绒帽和一副宽大的墨镜将她的脸遮去了大半,浑身上下看不到一处裸露的皮肤。

韩瀚是一家网络公司的营销总监,此行是去黑龙江的漠河滑雪,那里冬季的平均气温在-40℃,这个女孩的目的地也是漠河。

12月5日,韩瀚抵达了漠河,住进了一家旅馆,那个神秘女孩也住了进来。

第二天上午,韩瀚正在欣赏雪景,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激烈的争吵声。他发现那个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孩摘去了墨镜和帽子,裸露着的手臂和脸上有豆大的水疱。

旅馆老板一脸紧张地要求女孩搬走,他以为女孩得了艾滋病。女孩很气愤,坐在雪地里哭起来。韩瀚心里莫名一动,就陪着她在冰天雪地里坐下来。

等女孩哭够了,韩瀚默默地递来一块手帕。面对这个善解人意的男人,女孩终于打开了心扉。她叫王雯,大学毕业后,进了上海一家制鞋厂做技术主管。2009年6月,一向身体健康的她突然浑身奇痒无比,还伴有发热症状,过了不久,身上就出了水疱和红疹,而且不能接触阳光,只要太阳一晒,全身就像千万根针在刺一样难受。

王雯去了多家医院诊治,都无法确诊。随着病情的加重,室内的灯光、电脑的荧屏光都让她受不了。她只能整天把自己套在衣服里,不让任何一块皮肤裸露,白天根本不敢出门,房间里即使到了晚上也不开灯。被病痛折磨的王雯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9月25日,王雯的病症经上海瑞金医院确诊为迟发性皮肤卟啉症,这是一种不能见热源性光的病症,每百万人中都难得见到一例,病情发展到后期,会侵害肝脏而危及生命。

王雯悲痛欲绝,她一度产生过自杀的念头,但一想到年迈的父母,她又颓然地将准备好的安眠药扔进了垃圾篓。为了尽快好起来,她在医生的嘱咐下开始进行中药治疗,病情有所控制。

医生还建议她到最寒冷的地方晒太阳,因为寒流能阻隔热量的传递,不会诱发病情。于是,她便只身一人来到了漠河……

为雪人女孩一路向北

王雯的遭遇激起了韩瀚的同情。为了让她快乐起来,韩瀚绞尽脑汁地想办法。他独自一人奋战了一个下午,在屋前堆起了一个巨大的雪人,然后,他小心翼翼地将雪人里面掏空,让王雯钻进去,脸和胳膊露在外面。阳光晒到王雯身上,她丝毫没有瘙痒和灼疼的感觉。王雯笑得异常灿烂,她的心里却因为感动而泪流成河。

由于多日的晴朗,漠河的气温大幅度回升,王雯有了不舒服的感觉。韩瀚得知西伯利亚的气温在-60℃~-70℃,便决定带着王雯一路向北。王雯吃惊地瞪着韩瀚说:“你不要命啦,去那么冷的地方,会冻死的!”

韩瀚却说:“晒太阳对你的病有好处,相信我,一定会有办法治好你的病。”

俄罗斯的签证官得知他们要去西伯利亚时,好心地劝他们放弃去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当韩瀚说明理由后,签证官感动地说:“你是一个真性情的小伙子,你的女朋友很幸福。”面对签证官的误会,韩瀚也不争辩。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王雯的善良与淳朴已经打动了他,爱的种子已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

2010年元旦过后,韩瀚带着王雯来到了西伯利亚。狂风几乎将他们吹倒,那风堪比冰刀,无情地削去了他们身上的热量。

王雯冷得浑身发抖:“我们还是走吧。”韩瀚却问:“你的皮肤还有疼痛的感觉吗?”王雯露出一块皮肤,一点也不痛。

他们想找地方借宿,但敲了几家都没有人应。原来,人们都去南方过冬了。有一户人家的门没有锁,他们得以进入室内。没有暖气,没有电,他们感到彻骨的寒冷。

韩瀚想点燃木柴取暖,但想到王雯不能受火光的照射,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当晚,寒流骤起,韩瀚搬出了所有的被子裹着还是冷,王雯冷得也直发抖,韩瀚遂与王雯相拥而眠,以双方的体温来取暖。

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第二天,韩瀚带着王雯外出晒太阳,途中遭遇了一头北极熊。北极熊全身雪白,起初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当熊距他们不到20米时,韩瀚和王雯才发现。韩瀚有些慌张,王雯却颇有主见:“熊专门追移动的目标,我们躺下来不动,它反而不会对我们攻击。”

韩瀚与王雯就地躺倒,一动不动,熊凑过来嗅了嗅,转身就走。但就在它转身时,韩瀚却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熊又被引过来了。王雯一跃而起,猛踢了北极熊的后背一脚。熊愤怒地转过身,王雯又躺在地上了。北极熊张望了一阵,没见到令它感兴趣的目标,便走远了。

韩瀚责怪王雯:“刚才太凶险了,万一激怒了北极熊,你一定会成为它的盘中餐。”“我不怕,它吃了我,也让它尝尝卟啉病的滋味。”韩瀚心里涌起一阵感动。

[来自Www.lw5U.com]

他们侥幸躲过了北极熊,但西伯利亚每天都给他们带来生与死的考验。一天傍晚,韩瀚掉进了一个深达5米的冰窖,四壁全是冰,连抓手的地方都没有。天渐渐黑了,气温骤降,狂风乍起,韩瀚冲窖口大喊道:“王雯,你不要管我,快点回去。”

话音刚落,只听“嘭”的一声,他的面前就多了一个人,正是王雯!韩瀚气得大吼,王雯却一下子抱住了他道:“要死我们就死在一块儿。”韩瀚的眼里涌出了泪花,两个人抱成一团……

与其困守等死,不如奋力一搏。韩瀚见他们的衣服都冻成了硬块,灵机一动,脱下外套将其撕成了布条,又将一捧雪揉搓化成水,把布条的一头浇湿,然后甩到了外面,半个小时后,他试了试布条,发现布条已经与窖口的冰块冻在了一起。他喜出望外:“王雯,你身子轻,沿着布条爬上去。”

王雯爬出了冰窖,然后她用力固定住布条,把韩瀚也拽了上来,他们又躲过了一场生死劫。

一个天气晴朗的上午,王雯发现手臂上脱去了一层死皮,新的皮肤长了出来。她心情大好,约韩瀚去滑雪。王雯亮起歌喉唱起歌来,她的声音嘹亮,在空旷的山谷中回响。刚开始,韩瀚还沉浸在王雯的歌声中,可是,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袭来———任何声响都会引起雪崩!他正准备示意王雯不要再唱,然而为时已晚,他已经听到了身后的雪山传来轰隆隆的声响。他扭头一看,一个小山似的雪团正向他们滚来!危急关头,韩瀚拉起王雯躲到了一块岩石背后。

千萤灯里的深情款款

几分钟后,雪山平静了下来。眼前的景象让他们大吃一惊,雪崩后的山谷已被填平抬高了,路也被厚雪掩埋,四处白茫茫一片,他们迷路了。

韩瀚拉着王雯深一脚浅一脚地四处寻路,北风凛冽,他们又冷又饿,王雯几次晕倒。每一次晕倒,都是韩瀚把她拥进怀里,用自己温暖的胸膛和深情的呼唤来唤醒她。

他们在雪地上走了两天两夜,但还是没有走出山谷。就在他们绝望时,头顶上突然传来了飞机的引擎声,是附近军队的直升机在山头上盘旋侦察。韩瀚激动地站起身,冲飞机挥手求救,然而那两架飞机却对他们视而不见。

王雯指着两人身上的银色外套,挣扎着说:“我们的衣服与白雪颜色相近,他们不会看[来自wwW.lw5u.cOm]见的。”韩瀚翻开外套下面的衣服一看,不由得沮丧起来,他们两人的衣服几乎都是浅色的。

当天夜里,王雯又一次冻晕过去,等她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空军基地的医院里。她奋力起身,问身边的医生:“我男朋友呢,他获救了吗?”

一名懂汉语的医生告诉王雯:“你男朋友真勇敢,要不是他划破了自己的动脉血管,发出求救信号,你们就没有救了!”

原来,当天凌晨,蜷伏在雪地上的韩瀚又听到了直升机的轰鸣声。为了吸引直升机的注意,他拾起一块石头,把自己左手的血管划破,鲜红的血液从血管里喷涌而出,把雪地染得血红。飞行员正是看到了雪地上的红色血迹,才紧急迫降,将他们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

所幸,由于抢救及时,韩瀚并没有大碍。王雯嗔怪地说:“你这是拿命在赌。”韩瀚深情地望着她说:“只要你活着,就是流光了我的血我也心甘情愿!”

2010年的春节,他们是在西伯利亚度过的。大年三十晚上,韩瀚找来了一根蜡烛点上,让他惊奇的是,王雯靠近烛光时,并没有疼痛的感觉,再看她脸上和胳膊上的水疱,都成了一块块脱皮。韩瀚高兴地叫了起来:“你的病快好了。”王雯神秘一笑道:“还有一味神奇的药,那就是爱情!”

2010年3月,韩瀚携王雯回到了中国。因为怕病情复发,他依然让王雯把自己裹得紧紧的,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3月22日,从海南出差归来的韩瀚带来了一件特殊的礼物———千萤灯。

韩瀚在海南捉了上千只萤火虫,小心地把它们带回上海,装在一个玻璃杯中,萤火虫自然发出的光没有热源,王雯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从那天开始,她的小屋亮堂了起来,而她的心灯早就被韩瀚点亮了……

4月19日,韩瀚带着王雯做了一次全面检查,发现王雯的病情已被控制,痊愈指日可待。得知这一结果,王雯扑进韩瀚的怀里,喜极而泣。他们约定,等王雯的病情得到彻底控制,他们将再次去西伯利亚,拍下他们今生最值得珍爱的婚纱照……

(摘自《恋爱婚姻家庭·青春》)(责编冰蓝)

您对《穿越西伯利亚,拯救雪人女友的生命之旅》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