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小康生活》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在亳州坐车
在亳州坐车_杂志文章
在亳州坐车
发布时间:2018-02-09浏览次数:7返回列表

杨 慧

到亳州的时候,天色已晚。出站口前,人们像一网被放生的鱼,急不可待地逃游四处。我们带着大一包小一包的行李,踯躅在站台广场前,愣愣的,好大半天。

私家车、出租车、麾的,把人一个一个地载走了,因为要赶着去报到,我们的心里开始有些着急。

不时有人来问走不走,要不要送,虽然有四个人为伴,但是我们依然不敢贸然上车。因为不太了解这里的打的行情,我们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海心似乎比我们机灵些,拖着个箱子,穿游在人群中,我们三个傻子似的尾随在她后面。其实她也不熟悉路,只是有些自以为是,便找来找去的,问了一个又一个。老大半天的,见她总也问不出个什么头绪来,老葛便叫了从我们身边经过的一辆摩的。

这种摩的是不带篷的,可以坐[来自www.lW5U.com]四个人。开摩的是个壮壮的中年汉子。我们说了要去的酒店,他说给5块钱包送到。这个价钱颇让我们大跌眼镜,还以为要好多钱呢。

因为经常看到媒体报道好多景区“宰”人的范例,担心这样的价格会不会有什么陷阱。我们几个小女人哪里是这北方汉子的对手呢?于是又和他讨价还价说:“我们4个人要5元钱,怎么好分摊呢?一人一[来自WwW.lw5u.Com]块钱,4块钱吧。”摩的师傅说:“我拉一个人就5块钱了,你们是4个人才给4块钱,算了,4块就4块吧。”他把我们的行李搬上车,摆稳妥,一路载着我们去酒店。

海心很不情愿坐摩的,老是说安全吗,合肥可是早就取缔摩的了。摩的师傅很自信地说:“放心,我开慢一些,不会有事的。”我们又担心他是否真的认识我们去的酒店,会不会理解错了我们说的那个酒店。摩的师傅说:“你们去那个酒店开会的吧。上午我就拉了几拨人去那个酒店的,不会错的。”摩的师傅一边宽慰着我们,一边不厌其烦地回答着我们这样那样奇奇怪怪的问题。我们一会问他芍花还有没有,去哪里看,一会儿问曹操运兵道怎么走。他把车开得很慢,饶有兴趣地给我们讲这讲那。他还告诉我们街心花园的雕塑就是他们亳州的市花。

到了酒店门口,老夏掏出5元钱说不要找了。可摩的师傅硬是拿出一元钱来要找给老夏。还态度坚决地说:“讲好了4块就4块。一是一,二是二。

想到一开始,我们还为这一元钱磨缠,现在又为这一元钱相让,心里有些好笑。

接下来在几天的行程中,我们对亳州由陌生到熟悉,由认知到认可,特别是聆听了著名作家潘小平女士到涡水对老庄文化的诠释,更让我们对毫州增添了几分亲切感。

会议结束后,要返回了,我们又拖着大一包小一包的行李,站在路边打的去火车站。因为临走的时候,当地同志告诉过我们,打的起步价只要4元钱,我们心里有了底。便毫无顾虑地站在路边打的。的哥把我们送到候车室门口,我掏出5块钱给的哥,老葛也拿出刚刚好的零钱争着要付钱。我给的哥5块钱说:“不要找了,收我的吧。”的哥说:“起步价就是4块钱,没超过行程,只能收4块,这上面规定好的价格,一分钱也不能多拿。”他收下了老葛的4块钱,还下车帮我们把行李取出来,放好。

这一瞬间,让我顿时对亳州产生了难舍难分之感。我们常说一个地方的好坏,喜不喜欢,也许就是寄托了个人情感对于这个地方的人文关怀,哪怕是一个温馨的笑容,一句温暖的话语。一元钱不算什么,但它是一个人的诚信,是一个地方的诚信。

这个皖北小城,既神秘雍容,又坦荡自若,让我看到老庄故里的人文风范和北方人坦坦荡荡的胸怀。这也正如老子思想中所表述的:“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的思想吧。

(作者单位 长丰县新闻传播中心)

您对《在亳州坐车》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