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小康生活》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官员为何热衷各种“荣誉”?
官员为何热衷各种“荣誉”?_杂志文章
官员为何热衷各种“荣誉”?
发布时间:2018-02-09浏览次数:5返回列表

张利明

广东省中山市市长李启红因涉嫌严重经济违纪问题被中纪委带走。此消息一出,便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其主要原因是,李启红曾当选“2009中国十大品牌市长”。一个“品牌市长”却“涉嫌严重经济违纪问题”!

于是,人们自然对她头顶上的“光环”产生各种怀疑和议论。其实,把这些年来掀下马的贪官或国企的蛀虫的履历捋一捋,你自然会发现他们都无一不是头顶“光环”的。而“光环”对他们来说,其作用就等同于一个上爬的“阶梯”和在反腐中防倒的“护身符”。

就拿“劳模”来说,最初设立的时候,其本意肯定是把这至高无上的荣誉褒奖给天天战斗在生产第一线的劳动者;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80年代,劳模的群体中也仍然是一线劳动者居绝大多数。然而,近些年来,尽管物欲横流,人的眼光大多盯上了“奖金”,但谁都知道,有些奖金是“附着”在这“光环”上的,因而,劳模的争取自然是激烈的。然而,相对于贪官和国企蛀虫的贪欲来说,这点奖金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其实,他们想方设法地捞取这种“光环”,目的实际上不外乎两点:一者可以在大众面前秀出自己的“优秀”与“先进”,表明自己“勤政”和“廉洁”,以获取继续上爬的机会和更多的好处;二者利用这种好的“口碑”遮掩纪检、监察部门的耳目,以达到“护身”的目的。就像现在一些人要捞取“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作为“红帽子”一样,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可以显示出自己的优越感,都可以把它作为上爬的工具,作为应对他人的挡箭牌。比如,江苏南通的全国劳模倪国祥就是在这“光环”的罩护下,利用职务之便,“他什么钱都敢收,多少钱都敢收[来自www.LW5u.coM],案件涉及总额之大、单笔数额之巨,都创下了近年来海门之最”。原北京电子动力公司总经理兼党委书记陈铭,因贪污、挪用巨款,被押上刑场执行枪决。这个曾被人们称为“千里马”的局级领导干部,曾获全国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原湖南建材工业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湖南雪峰水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副厅级)王德元,曾经是红极一时的人物,被评为“湖南省优秀企业家”、“全国优秀经营管理者”、“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劳模”等。然而他不但是个超级巨贪,还会同儿子一同犯罪,最后案发被判处无期徒。广东三水市健力宝集团董事长李经纬,先后获得全国劳模、全国九届人大代表、五一劳动奖章等至高无上的荣耀,最后因贪污犯罪晚节不保而成为阶下囚。原河南省交通厅厅长张昆桐,曾是优秀党员、廉政模范,受贿、挪用公款达110多万元。天津大邱庄原党委书记禹作敏,犯有私设公堂、扣押民警等犯罪,竟然是全国劳模、天津市优秀共产党员。河南省新乡市原市委书记祝友文,索贿受贿369万元,被开除党籍、判处有期徒刑13年,他却拥有了全国优秀企业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多顶桂冠……

这样的案例不一而足。然而,随着那些戴着“光环”的贪官、国企老板的纷纷落马,石油工人王进喜、掏粪工时传祥、修理工徐虎等虽然愈发高大起来,但他们在民众的记忆中却似乎渐行渐远,因为人们想的更多的是现在的劳模怎么大多是“官模”和“款模”?据2001年4月《山西日报》公示的省特级劳模初选名单显示,有近百名带“长字号”,从董事长、厂长到科长的候选人占68%,技术人员、科员只占14.4%,剩余14 .6%是工人、农民等。按说,荣誉本来是一个地方或一个单位用来褒奖一线员工的,以鼓励全体员工或民众向“模范”学习;不成想,这个用来激励民众的荣誉却成了“长字号”人物竟相争抢的“光环”。显然,这些人看重的并不是这荣誉,否则,他们就不会玷污荣誉而犯罪了;这些人看重也不是那点奖金,否则,他们就不会花更大的成本去争夺这荣誉了。[来自wwW.lw5u.CoM]他们争夺这荣誉的目的很显然:做上爬的“阶梯”;或做反腐利剑下防止被查办的“护身符”。

您对《官员为何热衷各种“荣誉”?》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