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语文教学与研究》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贾宝玉乃真君子也
贾宝玉乃真君子也_杂志文章
贾宝玉乃真君子也
发布时间:2018-02-02浏览次数:236返回列表

彭永武

“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孔子

自《红楼梦》问世以来,贾宝玉便是一个不学无术,不知人情练达的“混世魔王”“孽根祸胎”,因“性偏僻”“不孝无双”出现在世人眼里,更因生活在温柔富贵的钗裙之中而被后人所不齿。可是,身处贾府中心地位的宝玉,这些正是他的过人之处。我们揭下贾府层层叠叠的面纱和伪善的面孔,一颗鲜活的晶莹剔透的君子之心,并跃然纸上。

第一、饱读诗书,才华横溢。心情因秦钟死去而沮丧的贾宝玉被父亲强迫在自己的身边,平时畏惧贾政的宝玉此时更是行动迟缓而神情猥琐。心里揣度此去大观园的目的,面对众多清客俗套而敷衍,说道:“尝闻古人有云:‘编新不如述旧,刻古终胜雕今’。莫如直书‘曲径通幽处’这句旧诗在上,倒还大方气派。”引经据典,见景生情,独抒情怀,恰如出淤泥的荷花清幽淡雅。省亲驻跸别墅,则用“沁芳”述古一扫众清客“泻玉”编新,再配上“绕堤柳借三篱翠,隔岸花分一脉香”的七言对联,相配互义。字面上没有直接说出写水,却全都是绕堤翠柳映得水光澄澄,隔岸花香沁得流水芬芳。熟读《尚书》的宝玉,化用“箫韵九成,凤凰来仪”把元妃行幸的第一站,题为“有凤来仪”画龙点睛般地“颂圣”,让太板腐的“淇水遗风”“睢园雅迹”者自惭形秽。“千百竿翠竹遮映”尚绝烟绿指凉,使“潇湘馆”顿生泪迹斑斑。意境陡增,众清客无地自容,猛然间哄声拍掌“妙!”

语出《诗经》的“新涨绿添浣葛处,好云香护采芹人”,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浣葛山庄”远无邻村,近不负郭,背山山无脉,临水水无源,高无隐寺之塔,下无通市之桥,峭然孤立,似非大观,得自然之气,人杰地灵,归德昭彰学宫聪慧。“蘅芷清芬”才艳双绝的少女,羞得荼蘼枝条软垂,香梦沉酣。“兰麝”“明月”“洲渚”“斜阳”之类笨拙而庸俗。《离骚》《文选》之“香草”“美人”的高洁品质,几千年来是审美追求的最高境界,“蘅芷”独占鳌头。

一个不到13岁的小孩(第25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红楼梦通灵遇双真》癞头和尚道:“青埂峰一别,展眼已过十三载矣!”),不仅能信手化用陶渊明的《桃花源记》、王勃的《滕王阁序》、常建的《题破山寺后禅院》、杜牧的《清明》、鱼玄机的《闺怨》、许浑的《晚自朝台津至韦隐郊园》、罗邺的《雁》、李白的《登金陵凤凰台歌》、崔颢的《黄鹤楼》、苏轼的《海棠》、欧阳修的《醉翁亭记》、范成大的《四时田园杂兴》、唐寅《题杏林春燕》,而且活用了《诗经》《尚书》《汉书》《离骚》《文选》《三辅绝录》《群芳谱》等文献巨著。如果“大观园题词”稍显稚嫩,那么《芙蓉女儿诔》就代表的是那个时代祭文的巅峰。“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磅礴的语言气势,似庄子之弟子;“孰料鸠鸩恶其高,鹰鸷翻遭罘罬;薋箷妒其臭,茝兰竟被芟鉏!”犹《离骚》之门徒;“天何如是之苍苍兮,乘玉虬以游乎穹窿耶?地何如是之茫茫兮,驾瑶象以降乎泉壤耶?望伞盖之陆离兮,抑箕尾之光耶?列羽葆而为前导兮,卫危虚于旁耶?”是《天问》之孪生。

诔文的后半部分几乎全是对屈原骚体的模仿,而且颇有点《天问》的意味,贾宝玉问天、问地、问宇宙、问最高的神。它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从天上到地下,自由往来。或杂参单句,或偶成短联,或用实典,或设譬寓,随意所之,信笔而成。一篇诔文荟萃了《离骚》《山海经》《述异记》《史记》《艺文聚类》《长恨歌传》《汉书》《西京杂记》《晋书》《诗经》《广博物志》《刘仙传》《旧唐书》《太平广记》《礼记》《碧玉歌》《荆楚岁时记》。有了众多的诗词和巨著的海量阅读,年轻的宝玉不想成为大师就很难。

第二、色而不淫,诽而不乱。孔子云:“食色性也。”这句话精辟地道出了人的基本需求。人皆有爱美之心,亲美而恶丑,自古文人多风流,司马相如、李白、杜牧、秦观、晏殊等都有过追红逐艳的经历。他们发现美,留驻美,为美而生,却并不沉溺其中,“君子色而不淫,发乎情,止乎理。”

宝玉独具一双慧眼,善于发现美。他虽然出生在以男子为中心的贵族家庭,却师承贾妃和一群纯洁美好的少女。她们各以一颗纯真的心呵护他,深挚纯洁的品质启迪他,从小耳濡目染,更能发现人性美。一个三四岁的小孩腹内有几千字的文章,而且是贾妃入宫前口传身授,其引导心地纯正善良,又因姊弟之情必定比母子之情要宽松和活跃得多,可见宝玉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身。

初见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上天就这样没有理由地把一个“清秀灵幻”的林妹妹,送到了宝玉身边。“王嬷嬷与鹦哥陪侍黛玉在碧纱橱内;宝玉之乳母李嬷嬷,兵丫鬟名唤袭人者,陪侍在外面大床之上。”青梅竹马,相痴想恋,直至“黛玉听了,睁开眼,起身笑靥:‘真真你就是我命中的天魔星!请枕这一个’。说着,将自己枕的推与宝玉,又起身将自己的再拿一个来,自己枕了,二人对面倒下。”双方都是谁也离不开谁,都只是静静地欣赏着对方,如此“标致的美人”宝玉就像品酒大师,观其色,闻其香,足矣!这绝不是自诩受过正统教育的贾赦、贾珍、贾琏、贾蓉之流,能达到的雅洁善良的境界。

“宝钗生的肌肤丰泽,容易褪不下来。宝玉在旁看着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到:‘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在他身上。’正是恨没得福摸……比黛玉另具一种风流,不觉就呆了。”宝玉此时心中闪过一“魔念”——“摸一摸”,但却是要生在林妹妹身上。可见,他虽然发现了美,动了羡慕之心,原来不是自己所爱的对象——林妹妹。即使“丰泽酥臂”“比黛玉另具一种风流”,也只是当做一种美来鉴赏,并只是“林妹妹之美”的再现,心灵为之净化,人格为之提升,绝不是“那些‘读书上进’的‘禄蠢’和谋求富贵的‘饵[本文来自于wWw.eKXx.COm]名钓禄之阶’”所能达到的人生境界。

设若林黛玉薛宝钗是姑表姨表姊妹,那我们去看看有“黛影”之称的晴雯:“水蛇腰,削肩膀,眉眼有点像林黛玉。王夫人语钗鬓松,衫垂带褪,有春睡捧心之遗风……”晴雯既有“病如西子胜三分的‘黛影’”之身,又有“春睡捧心(杨贵妃)的宝钗”之态。她集大美于一身,可谓国色天香,倾国倾城,也正是宝玉对美的最高追求:宝钗的酥臂长在林妹妹身上。即使他们每天耳鬓厮磨,但宝玉从未动过淫欲的念头。这绝不是“恨不能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的“皮肤淫滥之蠢物”的贾珍、贾链相比的。晴雯临死前的自白:“今日既已担了虚名,而且临死——这个你收了,以后就如同见我一般。快把你的袄儿脱下来我穿。”主仆之情,难于割舍;纯洁之爱,日月可鉴。

第三、仁慈善良,厚德载物。不必说留袭人、探晴雯,也不必说慰平儿、侍麝月,单说遣茗烟、知秦钟、包贾环。就足以说明宝玉宽厚含弘的胸怀和品质,尤其是对卑微者,更是慈悲为怀,关爱他们,与人为善,成人之美,是一个宽厚仁慈的君子。

茗烟与东府里的丫头万儿在书房里私会,不巧被宝玉撞见,不仅没有责罚他,反而问长问短,关心他:“连他的岁数也不问问,别的自然越发不知了。可见他白认得你了,可怜,可怜!”虽然自己对贴身小厮包容,但难免有仗势凌人的嫌疑。为万儿的命运而叹息,也暗含对茗烟“玩弄丫头”的谴责。宝玉对丫头的尊重、对性的敬重,掷地有声。

宝玉对秦钟道:“有没有也不管你,你只叫他倒碗茶来我喝,就撂过手。”智能儿如今长大,渐知风月,看上了秦钟人物风流,秦钟也爱他妩媚,二人虽未上手,却也情投意合。宝玉赞成秦钟与智能儿的爱情,并希望秦钟能勇敢地承担下这份感情,就如他勇敢地承担下对林黛玉的那份感情一样,他是在刺激秦钟,所以才把秦钟与智能儿的偷情,逮个正着。羞得智能儿趁暗中跑了,表面上是坏了他们的好事,实则是珍惜女孩和重情的本性使然。迫使他们之间的感情变为光明正大的爱情。

贾环出场的时间不多,但出场就是赖皮、猥琐,没有少爷的器量。玩赌输了就无故欺负丫鬟,被宝玉开导,不仅没有心存感激,反而心生蛇蝎之毒。趁宝玉生病,便要用热油烫瞎他的眼睛。因而故意装着失手,把那一盏油汪汪的蜡灯向宝玉脸上只一推。可宝玉宁说是自己烫的,也不愿让老太太知道真相,包容了贾环母子,免除一场家庭的风暴。可是一波未平,贾环小动唇舌,借父亲贾政之手达到清除眼中钉的目的。连袭人等丫鬟都知道是贾环诬陷栽赃,宝玉有不明白的么?这种宽厚仁慈的怜悯之心,在今天有几人能办到,特别是被欺负二三次之后,又有几人能有如此博大的胸怀呢?

彭永武,教师,现居贵州铜仁。

您对《贾宝玉乃真君子也》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