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中国民营科技与经济》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钢铁业“复苏还羞”
钢铁业“复苏还羞”_杂志文章
钢铁业“复苏还羞”
发布时间:2018-03-31浏览次数:141返回列表

钢铁业“复苏还羞”

文 王洁

林学巨刚从天津港回到唐山,又迎来一批原料供应的老朋友上门谈生意。身为唐山宝泰钢铁集团

采购处处长的他,几乎每天都得去曹妃甸港、京唐港或天津港转转。

“现在港口的铁矿石都快堆放不下,过去几个月来,到港量都在增加,部分船只停在港口,得等 10天左右才能卸货。”他这样告诉记者。

据记者了解,截止到上周末,天津港港内铁矿石库存达 500万吨左右,加上港外库存,总计达 900万吨左右,压港时间在 8-10天左右。

与天津港的情况类似,曹妃甸港上周铁矿石库存也达到了 570-580万吨,其中仅首钢、唐钢的铁矿石就占到了 200万吨左右。

铁矿石大量窝港正在影响着钢铁业的决策。3月 17日晚,首钢召开了一次内部会议。“首钢曹妃甸项目可能将无限期停产”,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当然,这个‘无限期’只是随行就市的概念,是对目前钢材市场后期无法作出判断、总体感觉悲观才作出的决定。”

首钢曹妃甸项目总产能共达 485万吨。仅一周前的 3月 11日晚,首钢集团董事长朱继民还曾表示,2009年 4月,到曹妃甸的首钢搬迁一期工程将全部投产。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只不过目前情况的恶劣已超过预想,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会议决定。”

3月 19日,上海召开的第七届钢材市场和贸易国际研讨会上,钢铁业元老、中钢协名誉会长吴溪淳感慨:“我从 1955年进入钢铁行业至今已 54年,还没有哪一个年头遇到像现在这样,遇到这么多不可测的变量。连半年后的判断,都无法作出。”

“空高”的到港量

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月份我国铁矿石进口达到 4674万吨,创历史新高,较1月增加 1409万吨,比去年同月也增长22.4%;1-2月累计进口 7939万吨,同比

增长6%。

“我现在人一到港口看着就心烦。”一位在天津多年从事铁矿石进口贸易的业务经理告诉记者,半个月前公司和他本人就做好了准备,暂时停止铁矿石业务,转到河北做焦煤生意。“虽然好多焦炭厂也卖不动货,但是我有渠道,还好一些。铁矿石的生意并不是放弃,而是等市场好转一些再说。 ”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天津港仓库里的干线上都堆满了铁矿石”,他回忆说。那时候,钢厂、贸易商都掷金豪赌高矿价下的高利润,近 8000万吨存港矿石挤压的仅是仓储空间。

一年后的今天,让存港矿石货主发愁的则是利润空间。

“近期到港的多为长协矿,但受现货价影响,如中钢贸易这样的大公司也只能随行就市、硬赔出售、尽量回笼资金。”唐山一家中型民营钢企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

63.5%品位的外矿价格一般只有 550-560元/吨左右。”这只是去年 5至 8月间铁矿石价格峰值的一个“零头”,那时,唐山地区66%酸含税干基的出厂价均维持在 1600元/吨以上。

海关同期统计数据表明:1-2月铁矿石的进口均价为 80.5美元 /吨,下跌38.6%。上述民营钢企负责人说,目前,大钢厂普遍采取消耗部分高价长协矿、采购部分低价现货矿,从而摊薄成本的方法进行生产,而中小钢厂则趁机捡点便宜,天天从港口拉货,“但一天也不过才 1万、2万吨而已”。

中国钢铁资源服务网信息总监杨冰认为,港存矿石量的上升既有前期钢厂复产的推动,但主要还是执行 2008年长协矿合同之故。“3月底,2008年协议矿就将到最后期限,所以集中到港的协议矿这段时间较多。但由于钢市不好,从 2月下旬到现在很多钢厂对矿石的消耗也在下降,这两个主要原因造成了港口矿石库存在增加。”

除上述的天津港和曹妃甸港之外,港存铁矿石量排名第一的青岛港,库存上周已达 930万吨左右 ,一周内就增加约 100万吨。另日照港铁矿石库存达 780万吨左右,京唐港约有 470万吨。

急速膨胀的进口和压港状况,让吴溪淳因担忧而有些激动:“这两个月铁矿石肯定进多了!去年不少大企业进口大量高价矿,而现在中小钢厂正在重蹈中国钢铁大企业的覆辙。今年的铁矿石只要有钱,不怕买不到!”

减产保利

章国辉(化名)是上海一家大型钢贸企业的副总,主要为家电、五金、铸管等下游用钢客户以及相关配件商提供钢材产品。去年上半年钢市大热时,他很忙,上下接洽不亦乐乎。今年“生意很差”时,他还是很忙,四处为企业寻找出路。

3月初,宝钢、武钢分别下调产品价格200元以及 50-1000元不等,至 3月 16日鞍钢、包钢同时下调 4月售价,幅度分别达到 300-550元、400-500元之深,钢价再次探底。

章却依然倍感无奈。“尽管钢厂都在下调 4月出厂价,但仍然与市场价倒挂。”他对记者感叹:“为维护上下渠道,我们在亏本中卖。现在钢厂还是相对处于强势地位,无论价格还是数量,在一定的协商范围内还是得多听他们的。”不过,他拒绝透露任何具体的经营现状。

就在铁矿石价格一路滑坡的同时,全国钢材价[来自www.Lw5U.com]格也从去年年中开始一路下跌50%,冷轧价格从 6000多高点急跌至 3000多。仅在 2008年 10月,杭钢就分别于 1日、13日、17日、24日连续四次下调部分产品价格,幅度从 80-90元 /吨升至 250-400元/吨不等。

“但正是从去年 11月份开始,钢厂开始联合限产,造就了随后的触底反弹。”杭钢集团销售处长邬自强说。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2008年 11月份,国内粗钢产量达到了 3,519万吨的年内低点水平。到今年 1月 14日,部分产品价格的最大上调幅度达到 300元 /吨。2月 1日亦保持上调100-200元 /吨。

但这只是一波短暂的回暖。“到春节之后一个月内,其实还能保持不亏的状态。 ”上述民营钢企负责人回忆称,“但很快又开始第二轮[来自wwW.lW5u.com]下降浪潮,目前我们保持生产的话,一吨钢亏几百元,若是停产,损失更大,不得不继续。”

此前,武钢集团总经理邓崎琳曾于两会期间对媒体表示,由于近期国内钢铁产能的释放使得市场价格再度出现下跌,武钢已减产 15%至 20%来应对。目前武钢暂停 2座高炉,鞍钢和宝钢都分别暂停 1座高炉。

但事实上,钢厂正在酝酿更大的减产保利行动。关于各家减产力度是 30%还是60%的说法,在业界悄然流传。

至少从表面来看,钢厂停产检修又迎来了热潮。仅过去一周内,柳钢热轧板卷生产线停产7、8天,影响产量 6万吨;本钢炼钢厂 5号转炉停产 13天。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国内主要国有钢铁企业已经在悄悄地开始减产。只有一些民营的中小钢厂还在傻傻等待。”

其中,唐钢 4月份计划对热轧生产线进行检修,为期 15天,预计影响产量 10万吨左右。

另外,公开消息显示,3月 13日,马钢、莱钢、津西在马鞍山召开会议,决定 3月开始各厂 H型钢生产线减产30%,持续3个月。并从 3月 21日开始,大规格 H型钢出厂价格执行 3500元 /吨以上,如经销商售价低于此价位,钢厂将不予结算。

据了解,除上述明确减产计划外,河北钢铁集团、山东钢铁集团等虽无正式减产计划面世,但都已经将此列为议题。另据宝钢内部人士透露:目前最新的生产计划为“不锈钢满产,碳钢减产20%,特钢减产 60%”。

复苏几何

国内市场低迷的同时,国际市场的疲软更可谓雪上加霜。海关统计数据表明,我国今年 2月份出口钢材 156万吨,较上月下降 35万吨,为三年来“新低”。

虽然媒体传言中钢协已建议相关部门将冷板、镀锌、合金钢等高附加值产品退税提高至17%。但邬自强认为:“国际市场上的部分钢价低于我们,而且很多地方贸易保护主义已经抬头,对于中国钢企来说,出口还是非常艰巨的任务。在目前需求没有得到完全复苏的情况下,应该通过行业自律适度控制产量,再次通过限产寻找新的平衡点。”

林学巨也向记者表示:“钢铁行业若要复苏,只有依靠国内需求。”据他介绍,北方建筑市场因季节缘故,“部分工地开始暖和了”。

矿石港存量回升,钢材出口量新低,大钢厂连续下调出厂价,再度减产很快成真,贸易商亏本接单无奈买卖,内外两头受压的中国钢铁业似乎还在挣扎中找寻暖心的动力。

3月 17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单尚华表示:“钢铁作为中间产业,复苏与否还是要看下游产业的用钢情况。”在他关于当前钢铁工业形势特点的最新解析中,所下判断为:“钢铁没有率先回暖”。

杨冰同样认为:“目前,钢价在缺乏终端需求支撑下还不具备持续上涨的动力,后市仍不容乐观。矿石市场也同样将在低迷中徘徊。”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有钢企人士则表达了另一层担忧:“目前的情势对于大钢厂来说,有些被动。而小钢厂利用低成本原料优势,反而更加灵活。在供需不平衡的前提下,大小钢厂之间的成本差异太大,减产效果难说。”

“不要重犯中国钢铁大企业的错误,看清两个月的形势,大小企业现在最怕的就是经营决策失误。”吴溪淳如此警示。

不过,在一片观望甚至悲观的态势中,春意也还是有的。

邬自强告诉记者:“虽然目前社会库存统计还是较高,拉动内需所涉及行业的启动也还有些不平衡,但是从近期部分市场的表现来看,比如京沪高铁等项目涉及的工程机械行业、受小排气量汽车利好政策推动的汽配行业,都可以看到一些积极的迹象。”

您对《钢铁业“复苏还羞”》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