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中共伊犁州委党校学报》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警惕民族隔阂的裂痕 打好民族团结的基础
警惕民族隔阂的裂痕 打好民族团结的基础_杂志文章
警惕民族隔阂的裂痕 打好民族团结的基础
发布时间:2018-09-19浏览次数:28返回列表

杨华 郭梅

(中共博尔塔拉州委党校新疆博乐833400)

[内容提要]民族隔阂的存在和族际交往的不足是影响社会稳定的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社区是社会的基本单元、人们社会生活的共同体和人居的基本平台,社区工作可以从强化社区服务,增强居民社区归属感和培育广泛认同的跨族际的社区文化这两方面入手,在消除隔阂、加强交往,增进互信方面发挥应有的作用,从而为社会稳定打下坚实的心理基础、群众基础和现实基础。

[关键词]社区族际交往 社会稳定

[D OI编码]doi:10.3969/j.issn.1674-6287.2014.04.12

[中图分类号]D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6287(2014)04-0047-04

“社区”是指聚居在一定地域范围内的人们所组成的社会生活共同体,作为社会的基本单元,社区是人们社会生活的共同体和人居的基本平台。社区的稳定和谐是社会稳定和谐的基础。在新疆,社区居住普遍带有民族杂居的特征,以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的首府博乐市为例:在博乐市下辖的建制城镇的25个社区,除新建社区还未完成的统计的5个社区之外,其余均属于民族杂居社区,少数民族户数最多的社区,其户数占总户的比例达48%,最少的也达到2%,少数民族户数例占20%以上的社区有9个,占社区总数(已统计的社区)的53%。社会和谐稳定的根基在群众,民族团结的根本在生活。在新疆,最长远的工作是民族团结,而要维护民族团结最终要依靠各族群众对民族关系、宗教活动的认知和行为。随着近年来,新疆一系列恶性事件的影响,不仅对社会稳定造成了恶劣影响,同时,它也在各族群众中造成民族隔阂和不信任,即:民族之间互相猜忌、互不信任、互相戒备的心理感情及其在言语行动上的表现。这成为影响新疆长治久安的重要因素。那么作为新疆稳定的群众基础,社区的居民能否在社区这个人居的基础平台和生活的主要空间内,通过社区参与,逐步消除隔阂,形成并保持良好的信任心里和互动状态,从而为新疆的长治久安打下坚实的社会基础?为此,本文采用问卷调查,个案访谈,文字资料收集等方式对博乐市社区民族隔阂和社区族际交往进行了调查研究,力图客观、准确、全面地反映博乐市社区民族关系,为构建和谐民族关系,促进博乐市长治久安提供基础依据和参考。

本次调查主要在博乐市占主要人口构成的汉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蒙古族间展开,根据目前新疆稳定形势,抽样主要在单一少数民族村队(维吾尔族居民为主的社区)和典型民族杂居社区中进行。本次调查共发放有效调查问卷100份,民族聚居社区50人,单一民族村队,也是博乐市维稳重点村队样本50人。

调查范围同时兼顾了博乐市民族构成、民族分布的特点,维稳工作重点社区,样本涵盖了不同民族、不同性别、各年龄层次和文化层次。

一、社区居民对社区稳定和民族关系的认知和评价

1.从各族居民对社区稳定的认知和评价看社区工作

社区发展和谐稳定的运行,会对社会大机体的发展进步产生良性推动。反之,就会对整个社会机体的和谐发展产生不良影响。社区这种对整体社会的影响作用,决定了社区应成为新形势下维护社会稳定大局[来自WWW.lw5u.com]的一支重要力量,从这一点来讲社区稳定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调查也显示,86%的居民表示社区工作在维护新疆社会稳定中的重要性在比较重要以上(认非常重要占42%,比较重要占44%),尽管如此,仍有14%的人认为其重要性“一般”。那么在实际运行中,社区工作在维护稳定中作用发挥得究竟如何,调查中有84%的居民表示社区工作在维稳中的作用发挥得非常好的占35%,比较好的占49%,有16%的居民表示说不清楚。这说明,一方面人们对社区稳定的重要性的认识,正在获得社会普遍认可,社区工作在维稳中的作用也得到彰显和认可,但做为社区主体的居民,对其重要性的认识仍有待提高,当然,这一认识知是和社区工作对维稳的实际作用发挥不够充分是息息相关的。

2.从社区居民对所在社区民族关系的评价看社会稳定的隐患

在多民族聚居的地区,民族关系的良性发展是社会稳定的主要基础。在博乐市社区中的各族居民如何评价本族与周围其它民族的关系呢?调查显示,接受调查的人中有48%的各族群众表示本民族与周围其它民族的关系很好,35%的人的评价是较好,有17%的人认为一般。而同样的调查,在2011年时,统计结果显示59%的人感觉本民族与周围其它民族的关系是“很好”,30%的人表示“较好”,10%的人表示“一般”①。这说明,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新疆各民族对民族关系的评价在呈下降均势。而这一评价在民族杂居社区和单一民族社区(指维吾尔族聚居社区)中又呈现不同特点:杂居社区居民认为自己民族与周围其它民族的关系是“很好”的占68%,而在单一社区这一比例只占到28%,表示民族关系一般的在聚居社区只有12%,在单一社区却达22%。这一结果警示我们,这两年破坏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恶性事件对维吾尔族群众心里影响,同时也反映出族际交往对各民族和睦相处的重要作用。在对本地民族关系的描述中,人们依次用了这样的词汇排序,团结、交流、友好、合作、信任、隔阂、偏见、歧视、利益关系冲突。这一评价在两年前是这样的:团结、友好、合作、交流、信任、偏见、隔阂、歧视、利益关系冲突②。这说明博乐市的民族关系主流是健康的,良好的,但同时近年来破坏稳定的恶性事件遗留下来的民族隔阂的影响却不容忽视,且随着时间推移有加剧趋势。良好的局面需要长期的坚持,而隔阂的消除更需要时间,相比较起来隔阂的消除更难一些,我们在调查中发现有些隔阂不是大问题,就是由于某一次的误会产生了隔阂,但是没有一个有效的融合剂把它弥合,时间长了隔阂就加剧了。

3.从影响社区稳定的主要社会因素分析看民族隔阂

影响新疆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主要危险来自“三股势力”的破坏,我们同“三股势力”的斗争是长期的,复杂的艰巨的那么除了“三股势力[来自wWw.lW5u.CoM]”之外,在各族群众眼中,影响社会稳定的主要因素有哪些?调查显示,影响社会稳定的因素排序是:失业、社会保障、贫困、拆迁、民族间的隔阂不信任、邻里纠纷、上访。可以看出失业、社会保障、贫困、拆迁都是近年来普遍的社会问题,是属于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发展的问题,发展的问题可以通过发展去解决。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民族间的隔阂不信任紧紧排在这些热点问题之后,且在不同的群体中,对民族间隔阂不信任的排序是不同的,在汉族样本中,这一因素和社会保障因素一起被排在第二位,反映“七.五”事件及以后的恶性事件对新疆汉族群众心里的影响,在聚居社区,这一因素在七个因素中被排在第四位,其排位甚至超过了这两年博乐市的热点问题“拆迁”,在单一民族聚居区,由于人们的族际接触相对较少,人们对社会稳定的关注热点仍是社会问题和邻里关系,民族间隔阂和不信任被排在了最后一位。这警示我们,在维护社会稳定方面,除了用经济社会的发展,解决民生问题,营造和谐的社会氛围外,在新疆消除民族隔阂,增强各民族的信任是不容忽视,且影响长远的重大问题,这就需要我们更加注重从社会角度,文化角度来看待稳定问题。

二、社区居民的族际交往和与信任程度分析

1.社区族际邻里关系——社会稳定的群众基础分析

作为社会的基本单元,社区稳定是社会稳定的重要反映,社区的邻里关系也就能从基础层面折射民族关系,从而反映社会稳定的群众基础。在接受调查的样本中高达93%的表示自己有它民族的邻里街坊,并且有85%的受访者表示愿意与不同民族的人比邻而居。48%的受访居民非常同意“各民族街坊邻里关系都很和睦”这一判断,44%的受访者表“同意”,有8%表示“一般”。这充分反映出,博乐市民族团结、社会稳定有着牢固的群众基础,这也是为什么博乐市能够长期保持社会和稳定的重要因素之一。

2.社区邻里信任——社会稳定的心理基础分析

信任和尊重是族际交往重要的心里基础,在民族隔阂的影响下,社区民族间信任也是维护团结和稳定重要的心理基础。在调查中,只有23%的受访者非常同意“我的异民族邻里对我信任并且尊重我”,41%的人表示“比较同意”,24%的受访居民表示“一般”。有26%的受访居民认为“不同民族的街坊邻里不可信任”,而这比例在民族杂居社区中有16%,在单一社区却高达36%。可见在民族之间,交流促进理解,往来增强信任。

3.民族间交往的程度——社会稳定的现实基础分析

随着,社会转型,我们由“单位人”向“社会人”转变,社区居民交往成为重要的社会交往方式。社区是人居的主要平台,不同于“共事关系”,社区里的社会交往最能真实反映人们真实的心里感受和行为选择。因此,社区内部的族际交往也成为社会稳定的重要现实基础。通过上文分析可知,从单一社区和杂居社区居民对当前民族关系、民族信任评价的差异性,都可以反映出族际交往对各民族和睦相处的重要作用。但实际上,即使在这种高度混居状态、普遍交往意愿和良好的交往基础下,族际交往也并没有充分展开,调查中55%的居民表示同意“不同民族邻里之间来往很少”这样的判断,在杂居社区,这一比例是46%,在单一民族社区则高达64%。这当然与社区居民交往程度有关,因为在调查中,有57%的受访者认为自己同所在社区居民的交往程度“一般”,而这一比例在杂居社区和单一社区几乎相同(56%、58%)。

三、依托社区搭建平台,促进族际交往,增强邻里互信,消除民族隔阂

只有了解,才会有理解,只有理解才会有包容,才会有信任,而了解的开始是基于相互的交往,尤其是“私人交往”,比如在调查采访中,一个社区的小朋友问我们:“为什么我们班的维吾尔族小朋都很好,而维族班的学生那么‘坏’呢?”这显然是交往不足造成的,因为同一个班大家是熟悉的同学,打打闹闹都没关系,而即使在同一楼里上课,但汉语班与维语班几乎没有交集,所以在偶然的小矛盾和小冲突就成了“坏”。这个小朋友的问题很好地反映出“私交”对消除民族隔阂、促进民族关系和谐的重要作用。而放大到社会层面,社区是人们社会生活的共同体和人居的基本平台。因此在它内部进行的社会交往,可以被称之为“私人交往”,而非“共事关系”。“私人交往”其实更能促进各民族群众相互学习、相互尊重、相互理解,并体现和促进新疆各民族文化之间的尊重差异、包容多样、相互欣赏,从而激扬多元文化的和谐与活力,形成各民族和睦相处、和衷共济、和谐发展的生动局面。社区应该为形成这种局面搭建良好的族际交往平台。

1.强化社区服务,增强居民社区归属感

在博州,无论民族交往意愿还是交往现实都还主要局限于共事层面。在最能反映人们“私人”交往的社区参与方面,人们的参与度并不高,调查中,只31%的受访居民表示自己对社区的依赖程度很强,58%的受访问居民表示对社区的依赖程度“一般”,11%的人表示依赖程度是“弱”。这具体表现在很多有工作的居民不愿意参加社区的事务和活动,认为那是街道和居委会的事,与自己无关,所以很多社区活动都只有一些离退休的老年人来参加,中青年则很少见。这说明社区对居民的聚合力作用没有充分发挥,造成居民与社区的关系不够紧密,居民对社区没有归属感。

社区归属感是促进居民广泛参与社区活动的思想基础,而社区服务是吸引居民区参与的最有效的途径,如果社区能提供居民最需要的服务,当居民感到社区服务与自己息息相关,直接影响自己生活时,自然会积极参与到社区活动中来。但实际情况是一方面,目前社区服务却很难满足居民的需求,进而影响居民们对社区参与的兴趣和热情。具体表现为社区服务的系统化、产业化和经常化明显不足。社区专业服务机构的服务项目和设施单一,缺乏系统性,社区服务的产业化、规范化、常态化发展滞后,难以满足居民生活的需要。另一方面从社区工作的角度讲,社区需履行社区党建、教育、服务、文化、卫生、治安、环境等七方面工作职能,要完成计划生育、生产统计、消防、城建、外来人口管理等30多种工作任务,并且突击性事务较多,社区活动相当频繁。由于社区干部忙于应付面上行政性事务,没有更多的精力投身到社区最基本的公共秩序、环境卫生、安全保障等方面急需服务的正常性工作之中去,严重制约了社区工作的开展和服务功能的发挥。

2.丰富社区活动,培育广泛认同的社区文化

尽管现实中居民的社区参与度并不理想,但其实大部分居民们仍然认同社区参与对密切邻里关系和民族关系的重要作用,并且这一认同在杂居社区和单一社区看法相似。76%的受访居民认为社区参与密切了各民族关系,22%的居民认为社区参与对密切各民族关系的作用一般。这一比例在杂居社区为72%、26%;在单一社区为80%、18%;75%的受访居民认为社区参与密切了邻里关系,23%的居民认为“一般”。这一比例在杂居社区为64%、34%;在单一社区为86%和12%。这一结果反映出相较杂居社区,其实单一社区居民对跨族际交往和族际内交往都表现出更为强烈的意愿。但,同时,在现实族际交往的过程中,人们又感受到强烈的距离感,在调查中,有5位居民(全部为维吾尔族)表示,在与其它民族成员在一起时,有很强的距离感,29%的受访居民表示有距离感(这一比例在杂居社区只有18%,在单一民族社区却高达40%),25%的居民表示基本没有距离感(这一比例在杂居社区只有26%,在单一民族社区却高达24%),41%的受访居民表示没有距离感,而这一比例在再次显示杂居社区和单一社区居民的差异,分别为54%和28%。

这种距离感来自各自民族的文化差异。在调查中我们发现,语言不同、风俗习惯不同、宗教信仰不同被居民们在与其它民族交往的障碍因素中选为前三位,而“对方不尊重我的民族”是被排在最后的选项。可见文化差异对人们相互交往、理解的重大影响。而中国维护稳定主要是依靠文化,通过共同的理念、价值观念来发挥作用,维护社会稳定。不管你是什么民族,只要你认同这个文化的,这个价值观念的,你就是自己人。其实在国际上,针对族际的隔阂,人们已想到采用类似的方法来,消除隔阂。比如在波黑共和国,提起波黑共和国,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这个国家在上世纪90年代经历的惨痛内战。尽管目前波黑内战早已经结束,但战争造成的民族隔阂与不信任感依然笼罩着该国。2005年11月26日,波黑共和国莫斯塔尔市广场上竖立一座华裔国际影星李小龙的雕像,策划者希望用他所代表的“忠诚、友好、正义”的精神来消除波黑民族隔阂,让这座饱受战争创伤的城市不再遭受民族分裂之苦。

同样,在社区培育跨越民族界限的、跨越宗教界限的广泛认同的社区文化,增强新疆文化的时代性和包容性,也是消除隔阂,增强互信,从而达到和维护稳定目的的重要途径。在调查中,民族杂居社区有62%的居民表示“如果我要离开家几分钟,我会敢于让其它民族的邻里帮忙照看一会家”,而在单一社区这一比例达74%,有16%的杂居社区的居民表示“不太同意”这一判断,在单一民族社区,表示“不太同意”只有2%。这说明在博乐市,良好的民族关系的传统使民族团结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在杂居社区邻里间的互信程度是低于单一民族社区的,这也正是我们社区工作可以在努力的方向。我们可以在共同的传统文化积淀基础上,通过社区的各类活动,在民族、宗教文化的差异中,求同存异,形成广泛认同的跨族际社区文化,以此来密切邻里关系,增进了解,建立友好、互助的邻里关系,带动民族关系的良性发展,从而为社区稳定打下良好的群众基础和心里基础。

[责任编辑:马炜泽]

您对《警惕民族隔阂的裂痕 打好民族团结的基础》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