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中国民兵(停刊)》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长江源头第一哨
长江源头第一哨_杂志文章
长江源头第一哨
发布时间:2018-04-26浏览次数:204返回列表

这里是我国第一大河长江的最上游——通天河。

在通天河畔,诞生了一个跨世纪的英雄群体。

1987年7月下旬,全军英模代表大会在首都北京隆重召开。青海省玉树军分区通天河大桥藏族民兵守桥班,作为西北五省(区)民兵先进单位的唯一代表,被特邀参加了这次群英盛会。身着鲜艳藏族服装的守桥班班长永丁,作为与会民兵英雄模范的代表之一,报告了通天河畔英雄群体的不平凡事迹。

1989年11月,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国防部向全国通报表彰了这个英雄群体。

而今,我们再次来到通天河畔,走近这个被誉为“长江源头第一哨”的藏族民兵守桥班…..

从解放军手中接过了风雪哨卡,也接过了艰苦奋斗的好作风

1963年7月1日,党和人民政府在通天河直门达古渡的唐僧“晒经台”旁架起了一座钢筋水泥大桥,并派出解放军战士日夜守护。从此,“海藏通衢”的亘古天堑变成了通途,结束了行人夏天靠牛皮筏子摆渡、冬天等结冰过河的历史。藏族群众把它当成吉祥的象征,称为“幸福金桥”。1977年9月1日,青海省称多县歇武镇的10名藏族民兵奉命组成守桥班,接替解放军担负起了光荣的守桥任务。

通天河大桥坐落在海拔4100米的雪山峡谷中。这里长冬无夏,只有冷暖两季之分。狭长的山谷形成了一个风道,每年10月到翌年5月,七八级大风卷着雪花、沙石吹个不停,昼夜之间温差达30多摄氏度,全年没有绝对无霜期,四季常见雪花飘,一年到头穿皮袄。空气中含氧量只有海平面的58%,水的沸点仅有78摄氏度。为了保护好不同寻常的“幸福金桥”,歇武镇的藏族民兵毅然离开老婆娃娃热炕头,来到风雪哨卡。站在凌空30多米高的大桥上执勤,寒风刺骨,冷冻难挨,民兵们每人自费缝制了羊皮裤,给单薄的藏鞋中塞进去牛羊毛祛寒,坚持巡逻执勤。

30多年来,守桥班先后换了十几茬人,70多个守桥民兵有的患了关节炎,有的患了高原性心脏病,没有一个叫苦,没有一个退却。副班长昂尕是第一批接受守桥任务的民兵,长期在风口桥头执勤,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时常被病痛折磨得下不了床。班里的其他民兵和上级领导多次劝他撤离守桥班,他总是不愿意离开。“骏马要在千里高原上奔驰,雄鹰要在风雨中展翅。经不起艰难困苦的考验,就不是好民兵。”他依然挪动着艰难的脚步,守卫在大桥上,被人们称为“坚守大桥的铁哨兵”。

高寒缺氧,民兵们只能吃煮不熟的夹生饭。没有燃料时,就在执勤之余赶几十里路到草场捡牛粪,晒干后使用。遇到雪天捡不到牛粪,民兵分头到林区拾来柴禾。有位地方记者采访守桥班时,看到民兵守桥之余常常被生活困扰,就提醒他们向地方政府申请补助,民兵却说:“没有这个桥,玉树就会与世外隔绝,也就说不上发展经济了,为了大多数牧民群众能够过上幸福吉祥的好日子,我们苦点累点不要紧,政府对我们已经很关照,我们也不能再给政府添麻烦了。”

如今的守桥班,民兵换了一茬又一茬,哨所的面貌却一天天发生着变化。民兵们在哨所旁边围建了苗圃,开垦了菜地,种植了1500多棵树;购买了康乐棋、收音机、电视机等文化娱乐器材,修建了文化活动室,经常组织读书看报,业余时间还开展了唱歌、打篮球等活动。如今的哨所就像镶嵌在通天河桥头的一颗明珠,深深地吸引着守桥班民兵。民兵们栽扎根树,做扎根人,把一片深情倾注在为民守桥上。

守桥民兵就像高原上的草籽一样藐小,但在利益面前心甘情愿丢掉一座“金山”

玉树的雪山草原,孕育了无数的奇珍异宝,鹿茸、麝香、冬虫夏草等药材驰名中外。一些不法分子窜到玉树草原用走私的物资倒换,甚至以非法手段套购、盗窃国家统购的贵重药材和野生珍品,准备运往东南沿海一带进行走私,从中牟取暴利,严重扰乱了正常的社会、经济秩序。从1981年起,通天河大桥藏族民兵守桥班根据上级指示,积极配合公安和工商管理部门,利用通天河大桥是通往玉树各地的咽喉要道的特殊地理条件,在桥头设立检查站,严厉打击走私犯罪活动。

走私分子偷运私货的手段非常狡猾,常常采取多种多样的欺骗手段企图混过关卡。一天深夜,狂风大作,大雨瓢泼,雨雾把通天河大桥四周笼罩得一片漆黑。一辆满载羊毛的卡车在两只小灯的微弱光亮中慢慢驶向桥头,车行至大桥后,司机加大油门妄图闯过关卡。突然,从风雨中冲出两名民兵拦住去路,冒雨进行检查,搜出藏在羊毛下面的50个麝香。走私分子专门利用这么坏的天气,原想守桥民兵肯定钻到房子里睡觉去了,哪知道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无论寒风凛冽还是下雨飘雪,执勤民兵始终在警惕地守护着大桥,不放过任何一台可疑车辆。

有些走私分子看到桥头关卡难过,就变换手法,用金钱物资行贿利诱,企图买通关卡。一天早上,民兵吾洛执勤时,从一辆货车上查出50公斤雪莲。走私分子见左右无人,便急忙从兜里掏出一沓钞票往吾洛手里塞,并拍着吾洛的肩头说:“哥们,收下吧。这点小意思拿去买点酒喝。你把兄弟悄悄放过去,等发了财后再来重谢。”吾洛劈手挡开对方的钱,义正辞严地说:“收回你那些钱吧。来路不正的钱,我一分也不会要;对不走正道的人,我一个也不放过!”说着就把那人扭送到工商管理局。一次,副班长昂尕带领大家堵截一辆有重大走私嫌疑的车辆,查出105公斤虫草。走私分子见事情败露,就号啕大哭,又是跪地磕头,又是作揖求饶,并提出分一半虫草给民兵班,还许愿要给全班每人送一台高级收录机。眼看民兵们无动于衷,这时从车上跳下来一个衣着光鲜、长相俊俏的30多岁女人,把昂尕副班长拉到一边用挑逗的口气说:“只要你放我们过桥,你让我干啥都行。”昂尕不为美色所动,气愤地说:“你就是用一堆金子,也休想买动我的心!”

稽查走私以来,民兵守桥班没有一人在金钱利诱面前动心,没有一人接受过走私分子的贿赂,没有一人拿过没收的虫草和物品。干部群众称赞藏族民兵守卫的桥头是“金子也买不通的关卡”。守桥班被兰州军区树立为“维护社会治安的先进标兵”,荣立集体二等功。

高原小小哨卡成了传播文明新风的窗口,滚滚长江之水印证了守桥班民兵的时代风采

有多少人说长江源是“荒凉世界”,认为它是“被现代文明遗忘的角落”。可在长江上游的通天河畔,这个交通哨卡却成了传播文明的一个窗口。

青海地广人稀,守桥班成了公路沿线不多见的定居点。为了给过往行人排忧解难,守桥班民兵积极开展为民服务活动。有年冬天,青海省汽车运输二场两辆大型货车坏在距桥关5公里的路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4位司机饥寒交迫,心急火燎。民兵班听说后,立即派人送去青稞炒面和奶茶,并把司机接到哨所住下。司机返回西宁请修理工时,守桥班派出两名民兵,在车旁扎下帐房,顶风冒雪守护了7个昼夜。当司机从西宁回来后,看到完好无损的货物和两位手脚冰肿的民兵,不由得流下了感激的热泪。连忙掏出一沓人民币,要给民兵付报酬。看车的才仁和更尕婉言谢绝说:“你们不远千里运载物资,支援牧区建设,我们帮这点忙是应尽的义务。要是为了钱,就是给得再多,我们也不愿吃这个苦,受这个冻!”

民兵们在桥头执勤时经常捡到过往人员遗失的钱物,总是想方设法交还失主。民兵扎西闹吾捡到一只手提包,里面装有1.5万元钱。这些钱相当于他守桥一年半的工资。扎西闹吾面对重金毫不动心,立即将钱交给班长。经多方打听,终于将钱包交给了失主。有人笑话他“扔掉了送到嘴边的肥羊腿”,扎西闹吾响亮地回答:“自己打的酥油吃起来香甜,自己用汗水换来的钱花起来坦然。我怎能昧着良心占有别人的钱呢?”

哨所附近的直门达村有3位孤寡老人。民兵班从驻守桥头的那一年起,就把担水、拾牛粪、磨炒面等家务活都包下来,逢年过节买上糖果、糕点、茶叶、牛羊肉等物品去看望。82岁的才藏老阿奶重病下不了炕,守桥班派人轮流守护,从乡里请医生给她治病,并凑钱给她买药。一次,老阿奶的病情告急,民兵班一面派人日夜守护在她床前,给她喂饭喂药,端屎倒尿;一面派人带上尿瓶、粪便袋,骑自行车到30多公里外的州医院,为老阿奶化验取药。守桥班把才藏阿奶整整照顾了9年。老阿奶去世后,民兵们捐款协助村上为她料理后事。村民们说:“才藏老阿奶真有福气。遇上这么多的好民兵,像亲儿孙一样为她养老送终。”

守桥民兵换了一茬又一茬,但传播文明、乐于助人的高尚品质,像通天河水一样长流不断。

通天河藏族民兵守桥班,是一个有“金子般心灵”的英雄群体,真无愧为“长江源头第一哨”!

(图片摄影/谢鹏)

您对《长江源头第一哨》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