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中国石油石化》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习仲勋力推西北石油业
习仲勋力推西北石油业_杂志文章
习仲勋力推西北石油业
发布时间:2018-04-21浏览次数:240返回列表

文/葛东明

解放初期的一段时间里,经过艰苦的努力,国民党统治期间持续了10多年的通货膨胀很快得以治理,国民经济迅速恢复和好转。到1951年底,西北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已超过解放前的历史最高水平。在恢复和发展西北国民经济的过程中,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习仲勋倾注了大量心血,也展示了他领导经济工作的卓越才能。

生产压倒一切

西北地区蕴藏着丰富的石油、煤炭和金银铅铝钒等稀有金属资源,发展经济得天独厚。解放前西北地区经济极端落后,到1949年,全西北地区交通、电力、煤炭、机械、纺织等在全国经济发展总量中仅各占百分之一二。

旧中国曾经是一个长期处于经济落后的国家,旧西北则是这个国家中经济上最落后的一部分。当时是交通闭塞、工业微弱、商业萧条、农业破产、粮食不足、棉花减产、畜牧衰退、土产滞销、灾荒频仍、物价高涨、负担奇重、民不聊生。这个满目疮痍、千疮百孔的局面,加上国民党军队撤退时严重破坏了重要的经济设施,西北地区经济面临着更加困难的局面。

刚刚解放的西北地区,经济十分困难。习仲勋等共产党人毫不畏惧,满怀信心,迎难而上。他在西北首届交通会议讲话中说:“今天,我们在全国胜利了!在西北胜利了!因而我们的工作重心,进入了一个新环境,负起了一个新的任务,已由结束战争转入和平建设新时期。”“当责任到了自己身上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把那件事情办好,也就一定会办好。”

当时,有许多人在看中国共产党人的笑话。他们说:“共产党是军事一百分,政治八十分,财经打零分。”然而,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用迅速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的卓越成绩,让这种看法彻底破产了。同样,已拥有在陕北局部执政10多年经验的习仲勋等领导人,经过坚苦卓绝的工作,使西北地区经济得到了迅速的恢复和发展。

根据当时的经济形势,中共中央西北局和习仲勋等在完成接管、初步稳定社会秩序的基础上,有重点地开展了恢复工作。主要是:恢复工业生产,活跃贸易市场,调剂金融,平稳物价,整理财政,以及整顿学校,巩固治安,教育和组织群众等。

其实这个时候西北地区的军事斗争并未完全结束,清剿匪患的任务仍然很重,但是中共中央西北局和习仲勋审时度势,做出清醒的抉择,果断地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他在多次会议上反复强调,“生产是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我们已经在军事上、政治上取得胜利,还必须在经济战线上取得胜利”。

习仲勋告诫各级干部说:“多想想经济方面的问题,这就是今天政治生活的具体内容,就是我们的中心工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弃或放松的中心工作。离开经济,离开群众生产活动的抽象政治,我们有很多人确实是谈得太多了。从那些抽象政治空谈中解放出来,面向经济,把生产事业办得更好一点,把关系群众生活的事情办得更好一点,这就是今天我们所要努力做到的。”

全面规划发展

中国共产党人是以把落后的农业国改造成为先进的工业国作为重要任务的。中共中央西北局主要领导人在抓紧农牧业的同时,始终没有放松考虑制定西北经济发展的规划。1950年9月26日,中共中央西北局召开常委会议,讨论西北三年经济建设计划,决定今后三年在经济建设方面以“铁路、石油、煤、电、纺织五项为重点”,并认为当前首要的问题是做好大规模的勘测,需要大量的管理和技术干部,必须把一批干部由行政工作改为经济管理人员。

根据这次会议研究确定的方针,西北军政委员会财经委员会会同有关部门制定了《西北区经济建设三年计划草案》(1951年—1953年)。《提要》开宗明义指出:“西北地理环境和经济资源,决定了它是我国最巩固的最有希望的国防建设和工业建设的重要基础之一。”

接着,《提要》分析了西北的经济现状,指出旧中国在西北留下的工业极其薄弱,全西北公私电厂发电能力仅17000千瓦,占全国1.01%;公私机器厂共有各种母机1200余台,占全国2.06%;公私较大煤矿年产煤63万余吨,占全国1.4%;公私纺织厂共有95000余纱锭,占全国1.9%,布机1300余台,占全国1.8%;公私面粉业年产1000万袋,占全国7.8%;公私火柴厂年产量46000余箱,占全国2.7%。“只有玉门油矿算是西北唯一可观的一项,但是比起西北油藏量和全国需要量来说也是微不足道的。所以,今后西北工矿生产的重点不是恢复而是新建。这是和东北及其他地区不同的地方。”

《提要》根据西北经济的实际,提出了三年内石油、煤炭、电力、纺织、交通等行业的具体目标,石油计划在甘肃、陕北钻深井和浅井50口,玉门油矿钻生产井20口,并增建必要的采油、输油、储油设备等;煤炭在陕甘两省选择重点,大量采掘,并勘测兰州到青海、宁夏一带的煤田;发电以西安、兰州和迪化(现在的乌鲁木齐)火力发电为重点,并在兰州发展水力发电,以供大量炼油之用;纺织在现有基础上,主要发展陕西关中的纺织,除在各大厂增装纱锭外,拟在西安、新疆新建纺织厂,并在兰州、西宁重点建设毛纺织业。此外,还要进行勘查和筹备建设钢铁、轮胎、硫酸、皮革、造纸等工矿业。《提要》全面规划了西北地区三年的经济发展计划,描绘出鼓舞人心的发展蓝图。

石油勘探和生产显然是当时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当时国际形势非常严峻。美帝国主义悍然将战火烧至鸭绿江边,中国人民志愿军援朝在即。石油,再多生产一吨石油,共和国焦急地呼唤着。放眼西北地区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勘探战场,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和荒凉的戈壁沙漠,习仲勋感到责任重大。

面对中国石油走哪一条路的问题,玉门矿务局局长杨拯民给西北石油管理局局长康世恩写了一篇报告《开发西北天然油方案》,并转呈燃料工业部部长陈郁。在这个长篇报告中,杨拯民就天然油和人造油的所长所短以及我国的现实条件,做了比较分析,列举美国、苏联的情况,指出我国发展天然石油的各种可能情况,最后提出关于我国石油工业建设途径的意见。1.应集中全力于天然石油的开发;2.为配合西北天然石油的开发,应积极修建西北大铁路;3.人造油目前不切合实际;4.在天然石油资源尚未确定以前,不宜过早决定采取齐头并进的办法,以免分散财力及人力。

“开发西北石油计划向习(仲勋)书记报告后,他完全同意,并电告党中央提议实现这一建议。”康世恩代表西北石油管理局给杨拯民回电。根据西北经济建设计划,西北石油管理局集中用近一年时间对西北地区的石油储量情况进行了勘测,1951年夏基本弄清了甘、宁、青的石油储量,并继续勘察陕西石油储藏情况。

着眼大局卓识

习仲勋十分关注这项工作的进展情况,在看到西北地区石油储量的勘察资料后,十分兴奋。1951年5月27日,他给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并中央财经委陈云、薄一波、李富春致《关于西北石油勘测研究结果和开采意见的报告》,建议中央把开发西北石油的方针早日确定下来。

他在报告中说:“在中央正确方针领导下,经过一年来石油地质的勘测,仅就甘、宁、青油田之已知部分,经过比较精密计算,肯定蕴藏量有16亿吨。如以达到年产1500万吨原油的标准计算,也可开采100年以上,实际我国年需量目前仅50万吨(中央贸易部估计),而我们的开采量在1950年尚不及10万吨。此外,除陕北四郎庙、枣园等已发现之油田不计外,仅延长储量亦达950万吨,从而对我国发展石油业的方针和道路提供了可贵的科学根据。这是国防工业建设中的一项大事,提议中央把开发的方针首先确定下来,指定专门机关具体设计开发计划。”

习仲勋向中央详细陈述了开发西北石油的设想:“在以上广大油田中,现已就甘肃河西走廊地区详测了11个储油构造,储量约有2.5亿吨。西北石油管理局就此已知的构造,做了一个计划:1953年起开矿及建厂,计划在1955年底开始出油,年产原油600万桶(超过目前全国年需量,每桶以50加仑计,下同)。在兰州设日炼原油2万桶的炼厂,年产高级航空汽油102万桶,车用汽油150万桶,煤油、柴油各30万桶。此外,为了适应目前急需,首先今年着手准备,明年在延长油区大量打生产井,并建炼厂,争取早日较大量出油。估计1954年底,可以达到年产原油120万桶。这个计划如能实现,国内需油量虽然日增,也可得到大部解决,若继续发展,争取全国全部自给的条件是存在的。”

习仲勋还从交通运输、投资和技术方面,具体分析了实行上述计划的可能条件,最后“提议集中资金、人力开发西北天然石油,以期五年左右大部自给”,“望中央早日决定开发石油的方针,责成有关部门专门研究,拟出计划,以利早日着手筹办。如需详陈,请面询康世恩同志为盼”。为了促成这一计划的实现,他和中共中央西北局派出西北石油管理局负责人康世恩专赴北京同燃料工业部研究这一计划。

就石油开发问题致信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等领导人,习仲勋是经过审慎考虑的。他这种着眼于大局的远见卓识,深深感动了陈云、薄一波和李富春。1951年6月5日,关于西北油田储藏和今后的方针计划问题,他们联名给习仲勋等复信指出:积极地大力开发西北天然石油将石油工业的建设放在今后国家工业建设的主要地位是必须的,并请他对陕北和甘肃河西地区的石油勘探与开发予以支持和重视。

同时,还报告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现中财委计划局及中央燃料部正集中已有材料从事研究,并决定8月讨论明年生产计划时,提出西北油田开发的方针与计划,然后再报中央批准,以便于明年起即能从事石油工业的发展。康世恩同志来京,中央燃料部及中财委自当与之详细研究。”

国家对开发西北石油十

分关心。1952年4月1日,政务院副总理陈云主持起草《开发西北石油和建设新式炼油厂的计划》。他强调:大力开发西北地区的石油,将石油工业建设放在今后国家工业建设的重要地位。新中国石油勘探开始迈出了第一步。

在各级领导的重视和各方面的支持下,西北地区的石油勘探,在三年间普查面积达2万多平方公里,发现适于储油的构造50个,并在老君庙及延长两个老油田的外围,陕北的四郎庙、永坪、酒泉盆地的石油沟、青草湾,潮水盆地的窖水等7个构造上进行了钻探,扩大了老君庙油田的含油面积,增加了地质储量,探明了永坪油田。同时,在新疆准噶尔盆地南缘的天山山前凹陷区和南疆的喀什及库车地区也进行了地质、地球物理调查及钻探,在准噶尔盆地西北缘的克拉玛依地区进行了少量的地质调查及电法勘探,并在浅井中见到了油气显示。

在中共中央和西北局习仲勋等人大力推动下,新中国初期,西北石油工业得到长足发展,并成为带动西北经济发展的龙头产业。

责任编辑:陈尔东

艰难创业坚苦卓绝

新中国初期,石油工业在中国的工业部门中还是最薄弱的一个环节。石油产品的产量大体上只能满足需要的1/4左右,而且石油资源情况不很清楚。如何加快石油工业的发展,国家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做出了重要决策。

要长远地、根本地解决中国石油问题,就要把发展天然石油放在首要地位。中国辽阔的领域内,天然石油的蕴藏量应当是丰富的,关键是要抓紧做好地质勘探工作,大力加强石油普查、勘探工作,大力地勘察天然石油的资源。

新中国成立之初的石油工业,毕竟还处于起步阶段。一方面,它在成长、在前进;另一方面,底子薄弱,技术落后,缺乏经验。但经过中国共产党人的艰苦努力,新中国石油工业的面貌有了很大的改变,石油资源勘探取得了重要成果。

您对《习仲勋力推西北石油业》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