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中华魂》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对一道“万用填充题”的担忧
对一道“万用填充题”的担忧_杂志文章
对一道“万用填充题”的担忧
发布时间:2018-02-12浏览次数:2返回列表

文/颜玉华

最近[来自wWw.LW5U.com],我有一位在某县担任宣传部副部长的朋友高兴地向我报喜:他所分管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受到了上级表彰,获得了一项大奖,其主要政绩就是在全县自上而下,普遍开展了寻找和评选“最美x活动”。

什么叫寻找和评选“最美x活动”呢?朋友告诉我,他发明了一道“万用填充题”。全县只印一种表格,表头是“最美____评选表”,最美后面的下划线上填写“最美机关干部”、“最美基层干部”、“最美教师”、“最美学生”、“最美职工”、“最美农民”等等都行……全县各行各业全复盖,方方面面都适用,三百六十行,行行都通用。

受表彰的朋友高兴之情溢于言表,可我对这道“万用填充题”实在不敢恭维,从内心觉得不是个滋味,因为正在自觉和不自觉运用这道“万用填充题”的地方不在少数,其负面效应已经显现,不免令人生出几分担忧。

担忧物极必反现象出现。“最美”一词是网络用语,被广泛运用始于2011年7月网络对“最美妈妈”吴菊平的宣传和点赞,这是“最美”符号的源头。紧接着就出现了“最美女教师”张丽莉、“最美司机”吴斌、“最美警卫战士”高铁成等标志性人物,这些感人至深的好人好事在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引发了舆论的热议,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舆论之所以热议,社会之所以关注,就在于这些人坚守的不仅是道德的基本操守,而且展现出崇高的思想品格。在张丽莉的心中,保护学生生命安全是恪守基本职责;在吴斌眼里,保障乘客安全是应尽的义务;在高铁成看来,保护群众生命安全是必须担当的使命。这种爱岗敬业、崇德向善的道德追求,自然而然地成为人们学习的榜样。“最美”现象的出现应该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方面的新气象,是件大好事。

无数事实证明,真理向前多走一步就会成为谬误,好事就有可能变成坏事。继网络媒体推出一批“最美”人物产生了巨大社会效应之后,出于各自的不同目的,传统平面媒体和电视、广播、网络等新媒体与党政及群团部门联手,纷纷披挂上阵,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个寻找“最美”,评选“最美”,宣传“最美”,学习“最美”的热潮在神州大地一哄而起,大有如火如荼之势。打开百度,输入“最美”二字,扑面而来的是无数个“最美x”。人物方面:什么“最美孕妇”、“最美大学生”、“最美士兵”、“最美护士”、“最美医生”、“最美富二代”、“最美路人”、“最美清洁工”、“最美孝女”、“最美保安”、“最美警察”……形形色色,林林总总;部门方面:诸如“最美车站”、“最美企业”、“最美乡镇”、“最美学校”、“最美医院”、“最美福利院”……五花八门,包罗万象,“最美”成了一个大大的“筐”。

“最美”之类的符号用多了,就容易让人产生道德审美疲劳——物极必反,“最美”用多了,就让人没感觉了,甚至产生逆反心理。正如有人抱怨的那样,现在一看到和听到“最美”,不管事迹多么感人,首先就觉得其中有水分。当然,更让人担忧的是,这很容易在社会上滋长一种道德浮夸风,大家沉浸于“最美”包围的氛围中,产生一种“道德完美”的幻觉,对现实产生不切实际的认知和判断。

担忧形式主义歪风抬头。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各级领导干部要带头出[来自wWw.lW5u.Com]实策、鼓实劲、办实事,不图虚名,不务虚功,坚决反对干部群众反映强烈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的四风问题,以身作则带领群众把各项工作落到实处。形式主义是“四风”之首,形式主义是会害死人的。千篇一律的、套路化的、照样画葫芦式的“最美”,已经沦为一个看起来很美却很空洞的符号,恰恰表达不出我们真正的赞美。真正的尊重和赞美,并不是使用这种千篇一律的符号,并不是使用华丽而极端的辞藻,而是发自内心的朴素情怀。目前不少地方的寻找和评选“最美”活动,实际上已经陷入了形式主义的泥淖,是形式主义歪风抬头的表现。当前,在全国各地开展的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地方各级党和政府反“四风”正在深入进行,我们不能一边反对形式主义,一边又在搞穿着靓丽外衣的形式主义。当然,任何事物只有通过一定的形式才能表现出来,精神文明建设也确实要有一定的形式,但形式总是服务于内容的。

其实,“最美”在哲学上也是讲不通的。“最”字的本义是“极”,从字的本义看,含有绝对、极端的意思。事物是在不断发展的,同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一样,没有最美,只有更美才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人类在至真、至善、至美的理想追求中,是没有止境的。对英雄之举,需要恰如其分地评价和赞美,而不是无节制地唱高调,过度高调显然就是“不着调”了。另外,“最美”的标签也不利于典型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冠以“最美”后就被捧上神坛,平凡的公众只能将其供奉着顶礼膜拜,而不会去学习和行动。

再说,难道丰富的中国文字,离了一个“最”字就不能赞美英雄与模范了吗?以前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并没用什么“最美”一词来宣传典型人物。雷锋、黄继光、董存瑞、焦裕禄等英雄模范不是同样深入人心吗?当时人们并没有给雷锋冠以“最美青年”的称号,也没有给黄继光戴上“最美战士”的桂冠,更没有授给焦裕禄“最美县委书记”的头衔,时过境迁几十年了,可他们的事迹不仍然家喻户晓吗?不仍然日久弥新地在感动和影响着几代人吗?

当然,在担忧之余也有欣喜。据4月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以《安徽为“好人”开馆为美德“点赞”》为题,对全国首家省级好人馆安徽好人馆的开馆情况进行了报道。安徽好人馆在省博物院老馆基础上改建而成,设有崇德向善、见贤思齐、春风化雨三个部分,以图片、实物、视频、互动等多种形式,直观生动地展现了829位入列“中国好人榜”的安徽好人事迹,安徽兴办“好人馆”的成功经验和全社会关爱礼遇模范的有益做法,深刻诠释了助人为乐、见义勇为、敬业奉献、诚实守信、孝老爱亲的道德精神,体现了安徽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生动实践。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安徽这一个个鲜活的先进人物,没有一个被贴上“最美”的标签,也不是通过寻找和评选“最美”而产生的。相比铺天盖地、乏味的“最美”现象,“好人”二字是多么的朴实,多么的亲切,多么的可信!

您对《对一道“万用填充题”的担忧》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