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中华养生保健》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感昌药成了孩子的隐形杀手?
感昌药成了孩子的隐形杀手?_杂志文章
感昌药成了孩子的隐形杀手?
发布时间:2018-08-17浏览次数:12返回列表

小孩抵抗力比成人弱,感冒是家常便饭。经 常听到家长反映说,西药见效快,一吃感冒症状 就很快消失。确实,感冒后流鼻涕、发烧后吃退 烧感冒药,半小时后症状就得到了缓解,这种立 竿见影的效果要归功于感冒药的作用机理。以常 用的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为例来说,它的主要成 分是乙酰氨基酚,其说明书上注明的药理是:通 过抑制下丘脑体温调节中枢前列腺素合成酶,减 少前列腺素PGEI缓激肽和组胺等的合成和释放, 导致外周血管扩张、出汗而达到解热的作用。 这个药理说明,乙酰氨基酚是通过抑制能够刺激 体温升高的激素的合成,使血管扩张,进而达到 解热的效果。从这个药理说明我们也可以看出, 它仅仅是抑制发热,但并没有真正“治疗”感冒 病,准确的说,它只是“控制”症状。许多有经 验的妈妈都知道,服用这类感冒药后,症状确实 很快消失,但作用时间一过了,发烧流鼻涕等症一状又都回来了,病情就随着药物作用时间反反复 复,这说明,这类感冒药并不是真的治愈了感冒, 仅仅是把人体对身体异常反应的相关中枢神经有 选择地抑制了。

既然不是真的能治疗感冒,那些一看到孩子 感冒就立即给孩子吃感冒药的妈妈们就要留心了, 要注意这类药物的毒副作用。这类感冒药由于成 分较为简单,缺少配伍,因此有它的功效,也往 往伴随着不良后果,如果仅仅是控制感冒的症状, 那么我们在副作用和控制症状之间是不是需要做 一个权衡呢?如果感冒药没有真正治疗感冒的功 效,吃了它在控制症状之余岂不是只剩下副作用了?这想想也是很可怕的啊!

就感冒药的毒副作用问题,我翻了一下资料,发现已经有一些国家发现了若干问题,美国和英国先后对感冒药作了一些规定。如英国的药物安全管理机构(MHRA)日前发现,有69种常用的非处方类儿童感冒药和咳嗽药不仅不管用,而且还可能带来各种副作用甚至是致命危险。

下面是美国CNN -段报道的原文,译文是我翻译的,给大家做为参考。

儿童死亡引发FDA对咳嗽感冒药进行听证

伊利诺亚州最近一个寒冷的早晨, 阿尔瓦雷茨呆坐在自己厨房餐桌旁仔细翻看她儿子戴维的婴儿服。“他一直都很快乐。” 阿尔瓦雷茨后来带着微笑回忆道,“他比我们女孩们镇定多了。”

戴维是阿尔瓦雷茨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她母亲的第一个孙子。他4个月大的时候,得了感冒。阿尔瓦雷茨带他去看医生。医生让她给戴维服用一种OTC婴儿感冒咳嗽药。阿尔瓦雷茨听取了医生指导并给了戴维服用了建议剂量。

然而,几天之后的一个早上, 当这位母亲查看儿子的时候,发现有些不正常。“我大声尖叫,”阿尔瓦雷茨说,“他停止呼吸了,他是冰冷的。”

黛博拉结束周末旅行一回家就得知她小孙子死亡的消息。当她开进自家的行使道,全家站在前院。她的儿子告诉她这个可怕的消息。“我的心仿佛垂落出胸房。我不敢相信这个消息,”黛博拉说。“我的家人从来没有以这种方式死亡。”她需要解释。

起初,调查者把戴维死因归为婴儿猝死综合征(SIDS)。但这并不能让黛博拉和她的家人信服,所以他们主张更多的检测。“我是一名技术人员。”黛博拉说,“我知道凡事都是有原因和结果,而且我认为一定有某种原因导致这个孩子死亡。”

几个月后,结果出来。死因是:氢溴酸右美沙芬中毒。戴维的家人说他们随后被告知,戴维无法代谢许多儿童感冒咳嗽药中的一种重要成分。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统计,在过去的两年中,1500名婴儿和刚在蹒跚学步的幼儿由于对感冒药的不良反应,到急诊室就诊。

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开会讨论了OTC感冒药是否安全,以及是否对6岁以下儿童有效。早些时候,FDA完成了一个回顾分析,发现1969年到2006年秋间,有54例解充血剂和69例抗组胺剂报道儿童死亡病例。大多数儿童死亡时小于两岁。 巴尔的摩市的卫生专员沙福斯汀博士力主并促成此次FDA听证会。在4个巴尔的摩市的儿童死于父母过量喂服感冒药之后,沙福斯汀博士开始警惕。“我并没明确意识到感冒药可能是个生死攸关的事情。”

2009年8月,联邦卫生官员提议把针对幼儿的感冒咳嗽药中“咨询你的医师”的建议改为警告,改警告为:除非在专业人士指导下,否则不要给2岁以下儿童使用该药物。

在听证会之前,一些感冒咳嗽药的主要制造商宣布主动召回约十几种婴儿感冒药。消费者卫生保健品协会说这些产品将会加上足够的警示之后面市。

该组织宣称,潜在的药物滥用,而并非产品安全问题导致了这次主动召回。

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该组织主席琳达说:“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按指导使用时这些药品是安全有效的,大多数父母正确使用了这些药物。”

药品召回“毫不影响到我们把药品致死事件提交到咨询委员会。”FDA非处方药临床评估部,非处方药品公司和药品评估研究中心的代理主任鲍尔博士说,“所有可能的行动都会被公开讨论。”

沙福斯汀说药厂必须做进一步研究。他希望FDA禁止6岁以下儿童使用感冒咳嗽药。“没有证据显示这些药能起效,”他说。在一份美国小儿科学会网站的声明中指出,“在非常严谨的科学研究中没有找到证据能支持镇定剂(包括可待因)和氢溴酸右美沙芬在治疗儿童咳嗽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在儿童中使用这些药物的指标并不成立。”

自从戴维死后,他的祖母开始她“一个女人的十字军运动”。“我就像一个疯子走到杂货店中的每个人面前,问他们是否听说过此事。”黛博拉说。在她位于布鲁明顿市一个宁静郊区的家中,她把评论邮寄给FDA并且密切关注着听证会的发展。

在最近一次去戴维墓前探望时,黛博拉收到了主动召回的消息。“感谢上帝,”她双眼含泪说道,“我再也不想任何一个家庭经历我们所经受的痛苦。”

您对《感昌药成了孩子的隐形杀手?》一文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