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无忧 | 论文发表 | 手机版 | 二维码

《资本市场》杂志
本刊往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杂志文章 泡沫生灭转型持久——台湾经济转型专题研究
泡沫生灭转型持久——台湾经济转型专题研究_杂志文章
泡沫生灭转型持久——台湾经济转型专题研究
发布时间:2018-03-29浏览次数:1返回列表

缘何转型

大致而言,二战以后的台湾经济经历了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基本贯穿了整个20世纪50年代,台湾政府主导推动了第一次进口替代进程。以1953年第~期四年经济建设计划为主要标志,台湾确立了优先发展替代进口民生必需品工业的政策,期间食品,纺织、化工等行业均获得了长足的发展。

第二阶段是60年代,台湾实行出口扩张与第一次自由化改革。由于岛内市场很快趋于饱和,台湾政府于1960年提出大力推动进口替代产品外销的政策,并成立了工业发展投资小组,实行“投资奖励条例”,鼓励民间投资发展劳动密集产业,吸引FDl和技术转移,简化进出口手续推动企业走向国际市场。1966年正式设立的高雄出口加工区也是这一阶段的标志之一。

第三阶段从70年代持续至80年代中期,台湾政府推动了第二次进口替代进程,重点发展原料工业,钢铁、石化等资本密集型工业,替代劳动密集型工业,同时政府对经济的干预程度进一步加深。

第四阶段从80年代中后期一直到90年代,岛内的泡沫经济危机与台湾经济转型的开始。

第五阶段,2000年至今,台湾产业调整与自由经济的演进。

我们讲述的故事从第三阶段开始。70年代,发达国家在高油价冲击下启动转型,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向东亚四小龙转移,日本亦开始转向高端制造业,拥有劳动力成本比较优势的台湾承接了此等产业转型。蒋经国对出口导向经济的青睐,第三阶段出现台湾出口高度增长。80年代中期后,出口导向经济弊端显现,台湾对美贸易顺差过度膨胀,新台币升值压力,最终导致1985年广场协议后新台币升值,引发泡沫经济,1990年初泡沫经济到达顶点后迅速破灭。低端制造业面临劳动力供给,能源资源等瓶颈,产业向大陆转移。80年代首先由政府主导开始产业转型,注重高新技术,逐步形成半导体等先导优势产业,制造业在经济中的占比在2000后重新上升。

出口导向承接转移

20世纪70年代美国遭遇供给瓶颈,能源成本大幅上升,土地、劳动力等要素成本在全球已不在具备比较优势,制造业转移已是趋势。

东亚四小龙在政府主导下推行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同时生产要素具备比较优势,因此发生了制造业从美国向东亚四小龙转移。蒋经国在20世纪70年代力推“十大建设”,使得台湾具备了基础设施以迎接制造业转移。在台湾出口迅速增长的同时,台湾对美贸易顺差在1980年代迅速扩大,直到新台币兑美元大幅升值开始后出现下降。另外一个现象是,台湾逐渐摆脱对美贸易依赖,对美贸易顺差全球占比从250%下降到50%左右。 (见图1)

汇率升值经济泡沫

1987年至1990年是台湾的泡沫经济阶段。1985年广场协议后,日元和新台币相继升值幅度接近50%,引发台湾的泡沫经济。股市在1987年开始启动,1990年1月见顶并大幅回落,泡沫经济破灭。 (见图2)

劳动力与资源瓶颈日益凸显

台湾80年代经济转型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当时的全球贸易失衡不可持续,新台币大幅升值和泡沫经济是其结果:另一方面,单纯依靠传统制造业难以为继[来自www.lw5u.CoM],原因是生产要素成本快速上升,劳动力和资源瓶颈制约岛内传统制造业扩张。

80年代中后期台湾面临第二次劳动力供给瓶颈。

在泡沫经济阶段,尽管制造业劳动生产率增速在提高,但是制造业工资与劳动生产率增速差同样在上升,即工资上升过快。同时,在1990年泡沫经济破灭后,劳动生产增速下滑,但增速差仍然上升一段时间后才开始下降,这意味着制造业劳动力成本的过度上升。1990年代上半期的劳动生产率增速下滑对应的是1990年代中后期的新台币贬值。

单位GDP耗电量在1985年后便开始下跌,电力消耗增速也趋于下降。在遭遇能源瓶颈后,台湾日益注重降低能耗。

转型六大举措

从1980年代开始,台湾政府在科研经费投入、产业政策,中小企业扶持,金融自由化、对外市场开拓,以及降低能源消耗等六个方面采取了较为有效的政策措施,成功推动了台湾经济的转型:1.加大科技经费政府投入,引导私人部门研发支出增长;2.技术密集型导向的产业政策3.大力扶持中小企业发展:4.加快金融自由化;5.对外开拓新兴市场;6.降低能源消耗。

加大研发投入

早在1959年,台湾就制定了《长期发展科学计划纲领》,并设立“长期科学发展委员会”作为科技发展的专责机构。台湾R&D经费在GDP中的占比经历了较快的增长,占比从1986年的不足1%增长到接近3%。

台湾政府在科技研发投入方面从R&D经费的出资构成来看。在台湾80年代的R&D支出中,政府出资占据了主导地位,其占比一度超过了60%。在有效的激励政策下,私人部门的研发支出也开始快速增长,到了90年代中期以后,尽管政府出资水平相比80年代仍然有大幅增加,但私人部门出资的增长则更为迅猛,在整个R&D支出中,私人部门出资占比超过了50%。

90年代以来,随着R&D资金投入的持续增长,台湾每千人口中的研究人员数也持续上升,从1991年的不足2人上升到了2000年的超过3人,到2008年更是[来自wwW.lw5u.cOM]达到了6人以上。平均每位研究人员的年研发经费在90年代初期到中期也有明显增长,在2000年左右超过了280万新台币。但此后,研究人员平均每人每年使用的研发经费则下降至240万新台币左右。台湾R&D支出中,一半以上用于新技术研发。台湾地区获得的美国核准专利数从1988年的不足5∞增长到突破6000。

科技产业集群

1978年,台湾确立以“科技导向”的经济发展战略,1979年,选定集成电路,通讯产业,广电产业、生物技术产业及特殊材料等技术密集型产业作为重点发展的目标行业。

在产业政策的具体执行方面,科学工业园等一系列园区的成立与优惠政策的实施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在1980年,1995年和20D3年,台湾地区相继设立了新竹、台南,中部等三大科学园区。 (见表)劳动密集转向资本,技术密集

自80年代启动经济转型进程以后,台湾制造业的产业结构经历了明显的变化。1981年,在台湾25个制造业行业分类中,产值排名最靠前的是食品业和纺织业,其产值占整个制造业产值的比例都分别超过了10%,到了1991年,电脑,电子产品及光学制造业已经上升为第4大制造业,到1995年,制造业排名靠前的产业为电子产业和重化工业。

劳动密集型产业逐步转向技术、资本密集型产业,导致传统制造业萎缩,而重化工业,机械工业、电子产业崛起。

传统产业日渐萎缩,食品,纺织,服装、皮革等传统加工业的占比自1980年代初至今,基本处于不断下滑的状态。

重化工业如石油及煤制造业、化学材料,基本金属业在转型过程中占比大幅提升。

重化工业崛起改变了台湾工业品的出口结构,即重工业出口占比从1992年的50%提高到2010年的80%,轻工业出口占比则从45%左右下降到15%。

服务业发展

整个90年代,服务业在GDP中的占比快速提高,而制造业占比则快速下降。但进入2000年以来,服务业占比开始下降,制造业占比重新开始上升。 (见图3)

从服务业细分行业来看,大部分产业在1980至2000年问均呈上升态势,而进入2000年后则趋于下降,金融保险,房地产服务、批发零售均呈这种态势。新设立公司中服务业占比在1990年代出现顶峰,并且占比持续高于制造业。大陆贸易,投资

台湾对大陆贸易快速增长发端于80年代中后期,首先是出口的快速增长,而在90年后进口亦迅速增长。台湾在大陆的实际投资额在90年代一直稳定增长,投资项目数也稳定增长。最初的投资绝大多数集中在制造业,占比接近100%,到2000年下降到90%,2009年下降到80%。 (见图4)

转型成效与成败得失

台湾80年代经济转型的成败得失一直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我们的观点是经济转型基本取得成功,经验教训值得吸取。

日本、台湾在贸易多年处于顺差时期,汇率低估,被迫升值,从而引发泡沫经济。

但是经济泡沫可能是新兴国家在成长过程中都会经历的过程,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泡沫经济,而是在于汇率升值后传统低端制造业丧失竞争力后如何实现转型,从而保持国际竞争力。

台湾在经济转型过程中,固定资本形成在GDP中占比总体趋于上升,表明资本深化的进行,也促成了资本密集型产业的发展。同时,转型过程中,台湾人均GDP稳定上升。

台湾制造业劳动生产率增速在90年代初曾经出现下降,1994年开始又重新上升,随后一直稳定,表明台湾制造业历经转型,劳动生产率保持稳定增长,泡沫经济破灭后,转型取得成效,国际竞争力继续保持。

前瞻性基础设施建设与产业政策

东亚的崛起,包括中国大陆、中国台湾,韩国,日本,都离不开政府的政策。70年代,蒋经国富有前瞻性进行了“十大建设”,包括核能发电厂,中正国际机场,铁路电气化,台中港,中山高速公路,大炼钢厂、大造船厂、石油化学工业、苏澳港、北回铁路,在十大建设中,有六项是交通运输建设,三项是重工业建设,一项是能源项目建设。这些建设项目极大地改善了台湾的基础设施,为其承接全球产业转移奠定了基础。

政府主导的产业政策同样具有前瞻性,1980年成立的新竹科学园区现在仍然是台湾规模最大的产业园区。除了三大科技园区之外,还有南港软体园区,云林科技工业区、中部精密机械创新研发社群、南台湾创新园区等新兴园区。

产业升级的反思

我们认为,台湾从传统制造业转向重化工业,电子产业是成功的。电子产业也涌现出一批世界级企业,如台积电是全球最大代工企业,鸿海是全球最大电子制造服务公司,宏基是全球三大PC制造商,其他还有华硕、广达,联电等。这些企业绝大多数从事硬件制造,但在电子娱乐、服务,软件等领域并未能跻身世界一流。这可能也是台湾电子产业发展的一大局限。大陆制造业崛起对台转型利弊

大陆制造业崛起对台湾转型有利有弊。由于成本上升,台湾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已经不具备比较优势,转移到大陆,一方面给台湾经济转型提供了空间;另一方面大陆巨大的需求也为台湾企业创造了发展壮大的空间,而台湾制造业在20世纪80、90年代出现的“空心化”,并不能归咎于大陆,因为台湾制造业向东南亚转移已经开始。

您对《泡沫生灭转型持久——台湾经济转型专题研究》一文的评论